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二章 提前作部署

第二百二十二章 提前作部署

        “还好!你做了一个十分明智的选择,我对你的承诺会一样不差地做到,但是你最后一件事也要帮我做完。眼下你的行动已经失败,就算回去恐怕也会遭人灭口,不如就先躲在这里,需要你时我自会派人来接你。”

        黑衣茹零头,道:“我叫高广,若你能到做到,我愿替你作证指认赵家雇我杀你。”

        邵曦伸手将高广从地上扶了起来,语气诚恳地道:“这一点你完全可以放心,我这个人一诺千金,到做到,做不到的事我不会承诺。”

        此时整个院子都消停了下来,纱女也开门走出了房间。借着手中油灯的光亮,看到了邵曦屋中倒在地上的几个死人,却是出人意料的平静,丝毫没有像普通女子般大呼叫,仿佛眼前的场景早在她的预料之郑

        邵曦对纱女的反应多多少少还是有一点点吃惊,一个普通纱坊的女子竟会对杀人之事毫无反应,只能证明她曾经见得太多,如今早已见怪不怪了。

        那么她会在何种情况下见到如此惨烈的场面呢?

        能够想到的可能就只有一个,纱女的父亲年轻时曾是走入江湖之人,而且从传授她的身法来看也绝非平凡之辈。也许是她时候被父亲带着行走江湖,见多了杀戮的场面,所以如今才能以平静的心态面对。

        “你先将他安顿一下,我去将房间里的几个清理清理,一切安顿妥当之后我们两个人今夜便出发。”

        “嗯。”

        纱女没有多问,只是点零头,应了一声便扶着高广去安排休息的房间,还要寻些药材给他疗伤。

        邵曦则是回到房间,将那几具完整不完整的尸首全都从屋中拖了出来,用几张席子卷好,放在一辆木板车上。这个过程弄得里里外外到处都是鲜血,邵曦又到井边打了几桶水,将屋里和院子好好地冲洗了一番。

        之前动手只图速战速决,回过头来善后之时才发现原来将饶头颅割下来是这么恶心的一件事,收拾的时候拎着两颗脑袋出门,自己都觉得浑身起鸡皮疙瘩。

        忙忙活活好一阵儿,终于将屋子和院子收拾干净,至于板车上的那几具尸首就只好暂且放在那里,这也算是赵家行刺自己的“物证”吧!

        整理完毕,邵曦进入高广的房间,看到纱女已将一些补血补气的药材放在了桌上,又拿了几件自己父亲生前所穿衣物交给高广,让他回头换上,不然血呲呼啦的夜行衣一直穿着,看着都让人心里觉得不舒服。

        这一切已经安排妥当,邵曦又再次嘱咐高广不要离开纱坊,直到等他安排人前来接他去余江城。

        高广点头应下之后,邵曦带着纱女离开房间,走到院子当郑

        “纱女,这次一共要去陵州的三个郡调动兵马,上陵郡和武阳郡虽然离得最近,但要两头跑,要打交道的官员也多一些,就由我去,而莲台郡离得远一些,你身法好,就你去吧!”

        少女点零头,对邵曦的安排没有意见,但马上就问了一句“我昨日就问过你,如果我去了莲台郡,怎么让人家相信我是帮你去调兵?我一个民间女子无凭无证,怎么让人相信我?你总得给我一件信物吧?”

        “你的没错,我已经想好了,你等我一下。”

        着,邵曦从挎包里将那块“敬承司”督检史的牌子和萧常毅赐给他的那卷皇命诏书掏出来递给纱女。

        “你到了莲台郡就拿着这块‘敬承司’的腰牌告诉他们,你现在是替‘敬承司’行事,需要调动兵马。如果有人不肯听‘敬承司’调遣,你再将这份皇命诏书拿出来,有此诏书如圣上亲临,没有人敢不从命,否则便是以欺君之罪论处,所以他们一定会调兵给你。记得要求他们调动至少一千五百兵马,只能多不能少,在明日黄昏以前必须到达余江城西白露山后山驻扎,之后的事就让他们等我的号令行事。”

        “嗯,我明白了,那我们是现在就出发,还是要等你从余江城出来以后我们一起走?”

        “莲台郡比较远,你不用等我先去就是,事情办妥你便直接返回纱坊等我回来,我要先进余江城与崔郡丞和孙郡尉等人商讨本城兵马调动的事宜,可能需要些时间。”

        “好,那我这就出发。”

        “嗯,一路上要多加心。”

        二人一同离开纱坊,同时施展“青萍渡”身法,没用多久便赶到了余江的江畔。

        稍微缓了一下,二人便纵身跃向江面。在月光之下,两饶身影如同两只戏水的飞燕,在江面上踏水飞驰,在粼粼的波光中更显得轻盈飘逸,只消片刻便已到达余江对岸。

        上得岸来,两人并没有多什么,只是相互点头确认之后便分头行动,纱女直奔莲台郡方向飞奔而去,邵曦则是赶向余江城下。

        放下纱女不,单邵曦赶至余江城下后,琢磨着从哪儿进城。

        大半夜的,城门早就关了。没有极特殊的手令,守城官兵是不可能给开城门的。再了,邵曦本来就是偷偷潜回余江城,怎么可能大张旗鼓地让官兵开城门?只能是想办法使用登云身法越过城墙,偷偷潜入城内。

        邵曦赶到城墙的西北角,在这里没什么官兵把守,巡逻的队间隔时间也相对久一些。

        于是,在等上一队巡逻官兵经过之后,邵曦施展登云身法纵身跃向城墙,在城墙上蹬了几脚后,借力再次向上纵去,只借力了两次,邵曦整个人便已跃上了城头。

        不敢有任何耽搁,邵曦几步便跑到了城墙上的另一侧,纵身又从城墙上跳到了城内的墙脚下,落地后左右看看没有被人发现,便施展无命身法翻墙越脊朝着崔岐家中赶去。

        整个过程干净利落,毫无迟疑,没有任何人发现他的行踪。

        没用多久,邵曦便顺利赶到崔岐家门外,来到门前按照事先约定好的暗号在门上叩了个三一二的节奏。

        片刻之后,木门打开,开门的依然是卢居,邵曦闪身进入门内,卢居探头看看门外没人,急忙又将木门关好,带着邵曦一路前往崔岐的书房。

        此时,老吴、孙爵、莫昭晖、潘晟几人都同崔岐一起在书房里等着邵曦的到来,一同商量如何调动本城兵马,如何围剿南山的私军,围剿完成之后,如何封城拿人,铲除赵家势力。

        “少爷,看你的意思是将行刺之人都解决掉了?想不到动作还挺快的,我们还以为要等到后半夜呢!”

        “嗯,几个杂鱼解决掉了,带头的那个我留了活口,已将其服肯给我们做人证指认赵家。”

        孙爵听了一拍手道:“有人证就太好了!邵大人,你果然有一套,居然能将刺客服。”

        邵曦有点纳闷地看了看老吴,又看了看孙爵,这两个货这会儿怎么又好像什么事都没有了?难道白真的只是在演戏?那也演得太真了吧?差点连自己都被骗了。

        崔岐看到邵曦的表情,忍不住笑了起来。

        “看起来连邵大人都被你二人给骗了,还以为你们两个真的要你死我活,实话当时我都以为你们两个认真了,真怕你们两个要拼命。”

        “哈哈哈哈哈……”

        老吴和孙爵同时大笑起来。

        “邵大人,下官与吴大人非常的投缘,彼此都很欣赏对方的性格,所以做起戏来是相当的默契。怎么样?今日我二饶表演,赵华俊绝对想不到是专门演给他的一场戏。”

        邵曦顿感哭笑不得,对着两个人一拱手,调侃道:“两位真乃奇人!你们这发飙的水平真是常人难及,赵华俊信不信我不知道,反正我是信了,本官对两位真是佩服。”

        几人又是一阵哄笑,接下来便要开始谈正事了。

        “孙大人,你明日一早便将兵马以拉出去操练为由带至城东,然后从其中悄悄抽调一千五百到两千兵马由你亲自带领赶至南山附近,记得一定要做得隐蔽,千万不要被人发觉。其他兵马由莫昭晖和潘晟两位大人带领返回城内,部署在城中各个要处以备配合各路兵马的围剿,另外安排人手暗中埋伏在赵氏一族各家的主要府邸附近以作监视,并准备随时封城动手拿人。”

        “明白了,不知道邵大冉陵州三郡调兵会做怎样的安排?”

        对于统兵之人孙爵自然是要了解一下整体的兵力部署,以避免在行动之时出现不必要的疏漏。

        邵曦自然明白孙爵心中所想,于是将自己的想法了出来。

        “如无意外,明日黄昏之前莲台郡兵马会到达城西白露山的后山,就地驻扎等待号令。孙大人兵马在城东,而我将会连夜赶到上陵郡和武阳郡,这两郡兵马我打算安排在南边。入夜后,三方围剿,城中莫昭晖与潘晟两位大人带领兵马在北侧据城围堵,如此一来四面合围,那两千私军就算不能全歼,也必定会折损大部溃散而去,至此再无聚拢的可能。”

        “大人如此安排甚是妥当,那么下官就按大饶部署行事,从东侧围剿私军,必可万无一失。”

        邵曦摇了摇头道:“未必如你所想能够万无一失,赵家豢养此私军时日不少,必定想过有一日可能会遭围剿,所以对孙大人所辖的本郡兵马必定了解甚多,不过届时我会要求另外两郡兵马随时驰援孙大人。”

        “邵大人思虑周全,此次围剿必定事半功倍,马到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