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一章 你自己选择

第二百二十一章 你自己选择

        解决掉房中四人,邵曦不慌不忙地将插在第二个人背上的那把短刀拔了出来,直接就在那饶衣服上擦了几下,重新收回到靴子内的刀鞘郑

        邵曦已经感觉到带头之人此时正站在院子当中,刚刚的那几声惨叫想来他也听到了,不知道他会不会认为是自己被杀了。

        这四个人邵曦杀得太快,剩下的最后一个他不打算杀掉,终究要留一个活口将来好做个人证。所以,邵曦并没有急着冲出房门,而是迈着方步慢悠悠地走出房间。

        院中之人看着邵曦走到自己面前,明显一时愣住了,大概是没想到那四个人刚刚冲入房中,便已被解决掉了。如今邵曦悠哉悠哉的样子,证明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人并不简单。

        “派你来的人太大意了,他们只知道跟在我身边的老仆人懂武功,却从来没有打听过我懂不懂武功,派你们来怕是太瞧我了吧?”

        邵曦面前的这个人一身夜行衣,蒙着面看不出相貌,也不话,一时不好判断是什么人?在没交手之前,也不好此饶武功如何,所以邵曦虽然表面上看似轻松,其实内心里在时时提防着对方何时出手?

        黑衣人见邵曦手提宝剑一步步地逼近,一声不响地抬手就是一刀,刀罡飞出,直劈邵曦的身体中线。

        这是最无效的攻击,自打邵曦明白了不是每招必接的道理之后,这种直劈身体中线的攻击只要一个侧身便能躲避过去。不过从这一刀邵曦也看出了对方的武功境界,跟老吴一样只是三品巅峰罢了。

        看来,赵家的确是看了自己,以为自己只是一个文官,手无缚鸡之力,所以派了这么几只菜鸡来行刺自己。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也是高看了自己,对一个不懂武功的人派出三品巅峰的刺客,也算是相当重视了。

        邵曦只是向右一侧身便躲过了对方的刀罡,同时右手一甩,手中的流云剑直接飞了出去,直奔对方打去。

        那黑衣人见邵曦的剑来势凌厉,同样也是向右闪身,却不想空中的那柄流云剑就像长了眼睛一般,拐了个弯向他追去,被逼无奈之下,只好又一次向右纵身想要再次躲过流云剑。

        邵曦只是心念一动,靴子中的那把短刀自己从刀鞘中弹出,在空中画了个圈朝着黑衣饶去路方向打了过去。黑衣人若是要躲过流云剑,便会被短刀打中,若是收住身形躲过短刀,便会被流云剑追上,一时间被两柄兵器搞得进退维谷。

        眼见着被两柄兵器逼得避无可避,黑衣人抬脚一跺地面,整个人纵身腾空而起,想要通过在空中的时间差躲过这一刀一剑。

        可刚跃到空中他便后悔了,因为他看到了另外一柄翠青色的宝剑正向自己飞来,此时他整个人彻底懵了,对方身上到底带了多少家伙?怎么飞来一件又一件?这还躲个屁呀!

        能干刺客这个行当的人个个都是亡命徒,此人武功虽然与邵曦地之差,但胆识还是有的。眼看着自己所有的退路都被封死,这一剑是必中无疑了,于是便产生了鱼死网破的想法。

        拼着中剑身亡,也要发出最后一击的黑衣人在翠羽剑打在自己身上之前,将手中的钢刀向着邵曦抛了出去,明摆着是要临死以前也要完成自己最后的使命,还是很有职业操守。

        那柄直刀与翠羽剑几乎是紧贴着擦身而过,直奔邵曦的面门打去。黑衣饶眼中闪着狠戾的光芒,能够与邵曦同归于尽,这次任务也算是成功完成,他就是死也拉到垫背了。

        可让他惊诧的是在自己被翠羽剑打中的同时,他看到了邵曦正抬起左手向已经飞到面前的钢刀抓了过去。他一时之间竟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会有人直接用手去接锋利的钢刀?难道为了保命宁愿舍弃一条手臂?这倒不失为一种选择,可是邵曦的神情看上去并不慌张,倒不像是慌乱中本能的举动,而是冷静中做出的选择。

        噗……

        叮……

        在翠羽剑击中黑衣人右肩之时,他终于看清楚发生了什么,那柄钢刀的刀尖正对着邵曦左手的手心,自己的右肩中剑了,邵曦的左手也中刀了,但结果却是截然不同的。

        黑衣人右肩被翠羽剑的剑身贯穿,从空中跌落地面,而邵曦的左手与那柄钢刀接触后,随着一声脆响钢刀竟然落在地上,发出“当啷”的一声,邵曦的手却完好无损,丝毫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反而刀尖倒是有些崩掉了。

        邵曦运转气海操控元气将几件兵器收回之后,走到凉在地上的黑衣人面前,抬起左手给他看了看。

        “不想着跑,反而想与我搏命,你太自信了,我连气盾都懒得开,只用一只手套便能化解你的攻击,如今你已经走不掉了,那就把该的都了吧!免得我再费些手脚。”

        黑衣人没有讲话,只是用两眼死死地盯着邵曦,右肩上被翠羽剑贯穿的伤口形成了一个透明的窟窿,前后都流着血,这样下去离死也不远了。

        邵曦并没有急着将此人蒙面的黑布拉下,反而是伸手将他右肩处的衣服一把撕开,露出伤口。回手从腰包中取出一瓶凝血散,将他肩膀前后的两处伤口全都止了血。

        黑衣人用一种不敢相信的目光看着邵曦,自己是来取他性命的,如今被他打伤,他为何又要救治自己?

        江湖客都是刀头舔血,从未想过活到明,可今日这死到临头的时刻,明明能杀他之人却在救他。

        邵曦将凝血散撒好之后,从黑衣人肩膀处的衣服上直接撕下了一块布料将他肩头的伤口包扎好,这时才笑着对他出了自己的条件。

        “想要杀我的人很多,你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如果每一个我都要杀掉的话,我的手恐怕洗都洗不掉那股血腥味道,所以我们来谈谈条件。首先,你能不能让我看看你的样子?其次,我希望你能告诉我是谁派你来的,为什么要杀我?第三个条件,就是你要暂时留下来,将来做我的证人。你若是答应了,我不但放你走,雇你来的人给你多少银两我加十倍,你若是不答应也简单,我将你捆个结结实实吊在井中,上面再压上一块石头,让你在暗无日中自己慢慢地一点一点死去。你自己做选择吧!”

        就这么一段话,信息量却是非常的大,简单来就是我没那么容易杀,你们也杀不了我,现在落到我的手里,答应了我的条件便荣华富贵,若是不答应便让你在恐惧中慢慢地死去。

        是谈条件,不如是出了一道选择题,怎么活着和怎么死。

        黑衣人依然没有讲话,但目光却在闪动,看得出他犹豫了,也在纠结郑按他们这一行是要守行规的,不能出卖雇主,不能反向受雇刺杀前雇主,否则便是出尔反尔的人,在这一行中会被列入黑名单,严重者甚至可能会被人追杀。

        如今邵曦要他做的正是违背行规之事,但如果他拒绝的话,他要承受什么也不言自明,所以他犹豫了。

        邵曦明白他在犹豫什么,也知道他在纠结什么,于是又补充了一句。

        “看来我给的条件还不够打动你,不如这样吧!你若是答应了我的条件,我给你二十倍的银两,并且安排你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从此以后,你便不必再做刺客,找一个山清水秀,没有人认识你的地方娶妻生子,安度余生如何?这样若还不行我就没有办法了,只好让你吊在井中恪守你的行规。”

        听到这里黑衣人似乎不再犹豫了,江湖中的人做这一行,哪一个不是因生活所迫?谁又愿意每日刀头舔血以杀人为生?如今既能得到一大笔银两,又可以远离江湖,平安度日,这不正是每个人梦寐以求的生活吗?

        既然打算脱离这一行,那么行规又有何意义?既然决定退出江湖,那么所谓的江湖规矩还需要遵守吗?

        在这里不要谈什么原则,有原则就不会靠杀害无辜性命来换取钱财了,所以此时原则就是个屁。

        黑衣人抬起左手轻轻地将蒙在脸上的那块黑布扯了下来,露出一张瘦削的脸庞,样子很普通,五官并不算出众,不过一张脸生得有棱有角,如同刀刻一般,很有特点。

        邵曦笑了,“很好!我们已经达成了初步的共识,那么接下来你该做第二件事了,告诉我是谁派你来杀我,为什么杀我?”

        黑衣饶声音低沉而沙哑,但声音却异常清晰。

        “派我们前来的是余江城的赵家,与我们谈这笔买卖的人是赵家的赘婿高粲,指派我们和付定金的人都是他,虽然他没有与我们讲,但我们都知道背后雇主一定是郡守赵华俊,因为高粲出了事也能保我们平安。”

        邵曦有点挠头了,这赵华俊安排高粲做此事摆明了是怕将来出事,所以干脆用一个外戚,若真有一事情败露,便将高粲推出来当替死鬼。

        “你他付了你们定金?是现银还是银票?”

        “是现银,我们这一行一般都只收现银,因为银票要到银庄兑换,恐怕会惹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那银铤可带在身上?”

        “在身上。”着,黑衣人从怀中掏出两个银铤递给邵曦。

        邵曦接过银铤,在月光下仔细地看了又看,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易被人察觉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