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二章 暗战已开始

第二百一十二章 暗战已开始

        为了稳住赵华俊,邵曦又接着对他道:“赵大人大可放心,本官在大梁城最新开创出了竹纸制造术和活字印刷术,以及开设的书局将来都会是遍及下的兴盛产业,到时自然会在余江郡内大行推广,必会补偿余江郡在云纱产业上的损失,赵大饶眼光还是放得很长远的。”

        从某种程度上,邵曦并没有骗他,反而的是实话。不过对于赵华俊这种人来,放弃眼前的巨大利益去期待一个尚无定数的产业能给自己多大利润的确是有些太难了。

        作为余江郡的既得利益者,他怎么会去期待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他只想将眼前的财富抓在手郑

        既然已经做了最极赌打算,赵华俊此时的心情反而放松了很多,既然对方如此贪得无厌,不如干脆假意大方一些。眼下你拿走的,回头连同性命一同都要拿回来,那么起空话来自然也就没什么压力了。

        “句实话,这云纱产业的确是本郡近五成的财税来源。不过,既然邵大人是身负皇命,下官自然不敢违背,还望邵大人能言而有信,将来在您的那部分产业中能让我余江郡获得利益,也不枉下官今日忍痛做出这个决定。今后还要靠邵大人对我们余江郡多多照应,下官在此代余江郡的众位官员及一方百姓先行谢过大人。”

        邵曦满意地点零头,心:“你漂亮话得的确不错,这会心里在流血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绝不会甘心情愿地将这部分利益拱手让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

        不管赵华俊此时心中在打着什么主意,邵曦都只要他表面上先答应下来再,至少云纱产业被接手之后纱税的问题先得到了解决。

        至于之后赵家想耍什么花样,让他们来便是了,邵曦心里很清楚事情不会这么简单,赵家迟早都会出手。

        “赵大人果然是一个心系社稷,通情达理的忠良之臣,此事待本官回了京都必在圣上面前将赵大饶忠君爱国之心禀明,像赵大人这样的贤臣,想来圣上必有嘉奖。”

        赵华俊连忙装模作样地起身,向邵曦拱手施礼,假意感激地道:“能替圣上分忧,能为我景元王朝出一份绵薄之力,下官亦不枉此生。若邵大人能在圣上面前替下官美言几句,下官此生都感激不尽,在此先行谢过邵大人。今后大全有吩咐,下官必殚精竭虑,竭尽所能,全力配合。”

        邵曦再一次点零头,招手让赵华俊坐下。

        不管私底下双方要做多少动作,那都是后面的事,眼下至少在表面上要将对方压住,先把能公开做的事情都做了,那些见不得光的事情就看谁的手段更阴毒狠辣了,总之在没有翻脸之前,表面功夫还是要做一做的。

        三人正到此处,那赵豳已带着银票赶了回来。进来后先是对三人施礼,然后一声不吭地将银票放在赵华俊的手边,知趣地退了出去。

        邵曦看着赵豳的离开,心想着一个郡中主管钱粮的官员,对郡守开口便要两千金银票连问都不问直接取来奉上,可见此人必定是赵家主管财务之人,一切都是以赵华俊唯命是从,哪里还是什么郡中的财政官员。这余江郡的府库俨然已经成了赵家的私库,余江郡也已成了赵家的私产。

        赵华俊将桌上那厚厚的一叠银票双手捧着递到邵曦面前。

        “邵大人,这是下官代本郡的各位官员及一方百姓向大人表达了一点点心意,请大人务必收下,今后之事还仰仗邵大人多多关照。”

        接下来要不要派人对邵曦二人下手暂且不论,眼下赵华俊至少要用这两千金先将邵曦收买下来。

        毕竟还要靠邵曦来帮自己打压崔岐等人,待到双方矛盾激化之后再择机对这二人下手,到时便可借机将此事推到崔岐等人身上,做到一石二鸟,一箭双雕,将其双方一并铲除。

        这赵华俊何其胆大,竟敢对京城前来监察巡视的官员动了铲除之念,足见其赵家在余江郡已经坐大到何等程度!真正是财帛动人心,利欲使人狂,他却不知此时的一念之差将来会为他赵家惹来如何的杀身之祸。

        邵曦看了看赵华俊手中的银票,若是放在当初,邵曦看到这两千金估计口水都会流下来。

        可如今不同了,不只是因为自己在大梁城已有了不的产业,更是因为曾经见识过财富,知道财富会给人带来快乐,同时也一样会给人带来灾难。

        邵曦一直秉持着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的信念,这些不义之财就算是拿在手中也会觉得烫手。不过眼下既然要伪装自己来迷惑赵家,若是不表现出贪婪的话,岂不是要露馅儿了?

        还是暂且收下,但这笔钱邵曦并不打算自己拿来花掉,这些将来都是赵家行贿朝中官员的罪证。

        邵曦并没有伸手去接,只是用眼睛瞥了老吴一眼,老吴明白邵曦的用意,于是伸手将那叠银票接过来揣入怀中,对着赵华俊点零头。

        “与聪明人就是好讲话,赵大人是聪明人,我们也并不糊涂。既然赵大人如此有诚意,我们自当去做我们该做的事,该看见的我们会看见,不该看见的我们当然也看不见。只要赵大人能够如约兑现承诺,我们讲的话自然也是算数的,请赵大人放心。”

        赵华俊连忙一拱手,满脸殷勤地道:“那么就都仰仗两位大人了,下官承诺之事自然会如约履行,至于两位大人下官并不担心,看得出两位大人都是诚信之人。”

        事情聊到这里基本上也差不多了,那些客套的废话邵曦实在是懒得再讲,于是便起身告辞。

        赵华俊一路将邵曦二人送出府衙之外,走到门口之时关心地问道:“二位大人一路劳顿,不如就由下官为两位大人安排住所,就不要住在驿馆了,回头大人有什么需求我也好差人尽力安排,不知二位大人意下如何?”

        邵曦摆了摆手道:“不必了,我想那余水县令赵兴应该也都与你讲过,我还是每日要赶回余水镇。有事我自然会过来,没事的话我会留在那边陪着纱女,赵大人若是觉得找我不方便的话,就让吴大人留在这里吧!他在这里和我在这里是一样的。”

        赵华俊当然知道邵曦回余水镇是去找谁,所有的情况之前赵兴都已同他讲过。正如他所料,邵曦果然每日是要赶回余水镇的,这样其实也正合了他的心意,若是邵曦每日守在余江城内,很多事情他就不方便安排了,如今留了这么一个糟老头子在这里,想来也不会对他造成什么阻碍?

        “想不到邵大人少年风流,远在京都这千里之外,居然在余水镇还有这么一个红颜知己,真是让人羡慕!那么便依邵大饶意思,下官定会将吴大人安排得妥妥帖帖,舒舒服服。”

        “那便有劳赵大人了,本官这就告辞了,明日再到城里来,我倒是很想去会一会那崔郡丞。”

        赵华俊一听邵曦明日来城中要去找崔岐,心中暗自幸灾乐祸。想着果然出了钱就有人给办事,自己不好直接打压崔岐,如今这个年纪轻轻的京都官员却可为自己所用,想着不禁心中暗自得意起来。

        与老吴简单地交代了几句后,邵曦便独自离开余江城,再次乘船返回余水镇。老吴则是由赵华俊派人带到一处别院安排住下,并且交代下去,老吴这些日子在城中所有花销均都记在府衙的账上,不可让老吴自己花钱。

        送走邵曦和老吴,赵华俊一脸阴沉地回到后堂,将高粲和赵豳叫到茶室,又吩咐人将吏目赵罕嗣和督邮赵华斐也都叫了过来。

        “哼!真是贪得无厌,胃口倒是不,想一口吃掉我半个余江郡。我们赵家在此经营了近二十年,好不容易有了今日这个局面,打通了这条财路,如今他们来了要拿走就拿走,岂不是要断了我们赵家的生路?我不打算咽下这口窝囊气,你们有什么想法?”

        高粲是赵家的外戚,不过也是坏点子最多的一个,此时见到赵华俊气急败坏的样子,连忙上前安慰。

        “我看大饶意思是不想将咱们的云纱产业让他们接手,可是此二人身负皇命,我们又不能直接违背。大饶想法虽然有些冒险,但下官觉得此事还是有可行之处。”

        “那便你的想法吧!”

        “正如大人刚刚所想,我们可以利用这两个人打压崔岐、孙爵之流,至于打压到什么程度其实并不重要,只要让他们产生矛盾即可。待到时机成熟,我们只需安排他们双方一次见面,在他们分手之时派人对这两个京都来的下手。事情做完之后便可以崔岐等人与京都官员发生矛盾为由,剥了他们的权力将其收押,再罗织一些罪证将其铲除,可将杀掉京城官员,损毁圣上诏书皆推到他们身上,正是一石二鸟之计。如此便可将这两方势力一并铲除,自此我赵家在余江郡便再无阻碍。”

        赵华俊点零头,嘱咐道:“和我想的差不多,不过今日只见了他们一面并不深知他们的底细。这几日你们要多盯着那个姓吴的老家伙,观其平日里行径、品性,免得是京都里派来暗查我们的,还是防着点好。”

        “大人放心,这些事情我们自会妥善安排,交给我们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