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二百零三章 巨贪的目的

第二百零三章 巨贪的目的

        纱女虽然已经知道邵曦是从京城来的官员,却并未感到安心。眼前的危机虽然有邵曦在,可邵曦若是走了呢?难保这赵氏一族不会凭着自己手中的权力来找她的后账。

        如今自己得罪了赵二,今日邵曦又在自己的纱坊中如此羞辱赵二,想来赵家不会就此善罢甘休。

        虽然目前邵曦在此能镇住一时,但若有一邵曦离开,依赵家在余江郡的势力是绝对不会放过曾经得罪过他们的人。到那时自己又当如何自处?难道真的要关掉纱坊远走他乡吗?

        这间纱坊是父亲留给自己唯一的遗产,无论如何都不能轻易放弃,可自己又有什么能力与赵家斗下去呢?本想安安稳稳,本本分分的纺纱织布过着太平日子,却不想竟因今日自己追那渡船引来如此多的麻烦。

        邵曦似乎也看出了纱女的心思,于是笑着开口安慰道:“姑娘不必担心,今日此事在下既已插手了便不会放任不管,若搞不出个结果来在下是不会离开这余江郡的。在这景元王朝之内竟还有人敢无视王法,称霸一方,我既身受皇命自不会熟视无睹,定要将此事解决之后方才会离开。若是连你这间纱坊我都保不住的话,我这个官岂不是白做了?放心吧!有我呢!”

        纱女听邵曦既已这样了,也心知眼下没有别的办法了,自己的纱坊虽然重要,但她更希望邵曦能替当地百姓出头。若能将这长年在余江郡只手遮,独霸一方的赵家铲除,那真是当地百姓之福,来往客商之福。

        “邵公子,既然你已将话到这个地步,我想我也不必再有所隐瞒了。这赵家在余水县俨然已成了一害,名为当地官员,实则与为祸一方的土匪无异,欺凌乡里,鱼肉百姓已是常态,仅是那一个的赵二便把持着整个余水镇的水路漕运,无论是当地百姓还是过往客商,又或是过路的客旅皆要被他敲上一笔,否则便寸步难校我的纱坊中所制的青霭紫云纱虽做工精细,品质极好,却也是物美而价廉,如今只因他赵家控制着商路,导致这云纱价格比原来高了数倍,不仅是客商的钱难赚,连我们纱坊都因此而受到影响,因价格偏高销售不畅,无法大量出售。”

        邵曦听纱女如此一,顿时来了兴趣,忍不住兴奋地问道:“我看你们这云纱品质极好,样子极美,在原州地界很少看到,就算是在京都大梁也堪称上品。若是能将你这青霭紫云纱销往京畿之地,必定会受到那些王公贵族,富商巨贾们的追捧,倘若价格不高的话,想来许多康之家也都买得起,如此一来你这云纱岂不是大赚特赚?”

        纱女苦笑地摇了摇头,无奈地对邵曦道:“原本正如你所,我纱坊中这上品的云纱如果是销往北方,的确是广受欢迎。只可惜,这余江郡的所有纱坊、布行都在赵家的掌控之中,强制增收大笔纱税导致云纱价格暴涨。由于最终的价格昂贵,致使云纱的销路不畅,而这其中的暴利皆被赵家赚走,我们这些制纱、贩纱的纱坊和布行只能堪堪为继。这种事不仅仅是发生在我们制纱、贩纱这一行业,余江郡的很多行业都是被这样沉重的税收所压制。”

        听到这里,邵曦禁不住皱起了眉头道:“朝廷的确有征收纱税这一项,不过据我所知所征之税并不是很高啊!这余江郡的赵家增收如此多的纱税却未向朝廷上报,岂不都是中饱私囊,据为己有了?看起来,此事的确是要好好的查上一查。”

        完,邵曦朝着老吴招了招手,老吴急忙放下手中的酒壶,颠颠儿地跑了过来。

        “老吴,当年我爹虽然是在礼部任职,但你们同时也在‘敬承司’任职,应该对户部有所了解。据你所知,朝廷每年从江南之地,尤其是余江郡征收的纱税大概有多少?”

        老吴低头思忖了片刻,并不是很确定地开口道:“老头儿我所知道的都是二十多年前的账目,那个时候整个江南每年征收上来的税银大约占了景元帝国的六成,也就是差不多一千两百多万两,仅余州一地就占了近八百多万两,其中纱税占了超过一成,在一百万两左右,余江郡又是盛产云纱之地,仅此一地每年上缴纱税五十多万两。不过这只是二十年前,现在怎样老头儿我就不太清楚了。”

        “仅是纱税一项余江郡每年便能交上五十万两?我的个乖乖!”

        邵曦此时想到了自己存在泰和商行内的那六千多金,若是折合成银钱也不过才六万多两,就这他都觉得自己是个很有钱的人,现在看来个饶财富与一个庞大帝国的财政相比简直连根毛都算不上。

        老吴看着邵曦那一脸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心中一阵的无语。

        “你以为景元帝国像你开的那个书局一样大?挣了几个钱就觉得自己是个富豪了。整个景元王朝每年的税收要超过两千多万两,可是开销同样也是大的惊人,治理河道,兴修水利,发展农耕,招兵买马,屯田养军,赈济灾民等等等等,哪里不需要用钱?这一年下来国库之内也剩不下多少了,尤其是还要拿出一笔钱来养活像你这种吃白饭的官员,又是好大的一笔负担,圣上手里的钱也要算着用的。”

        邵曦一听就老大不乐意了,立马回怼道:“谁吃白饭呢?我的钱是凭我自己本事赚来的,圣上将钱交给我也是想让我帮他多赚点钱,我可没花过圣上的钱,我花的都是自己的钱。”

        “好好好,你本事,你最牛,你最棒,可是除了你以外呢?朝中这些官员真正能替圣上分忧的又有几人?大多的还不都是尸位素餐?”

        “那倒是,每年光官员的俸禄就是一大笔开销。”

        邵曦转头又朝纱女问道:“你们现在纱税是怎么收?”

        “我记得的时候纱坊中每向布行售出一匹云纱,官府要征收两百五十文钱,而布行转手倒卖每匹云纱要向官府缴纳一两银。可自从这赵氏一族在余江郡做了官以后,纱坊的纱税从每匹涨到了半两,而布行则是每匹涨到了一两半银,这样一来每匹云纱官府便要征走二两。这还不算,平日里各种名目的苛捐杂税数不胜数,就比如今日在渡口除了要缴纳正常的摆渡钱,装货钱,还要向管渡口的管事交些好处钱,否则便会遭受各种刁难,导致货品无法顺利运出造成更多的损失。”

        “那么,这余江郡大概有多少间纱坊和多少家布行?”

        “具体多少不是很清楚,但少也有过千家了。”

        “姑娘的纱坊在余江郡可算是大的纱坊?每年大概能制出多少匹云纱?最大的纱坊一年能制多少?”

        “我这间纱坊只能算是中等规模,不过二三十个工人,每顶多能制出两匹云纱已算不错,一年下来大概能制五百匹左右,至于那些大的纱坊每年制出千匹云纱是不在话下的,不过各种开销也很大。”

        邵曦低着头开始盘算了起来,这么一匹云纱征收二两银钱,按照纱女这种中等规模的纱坊加上翁老板那种中等规模的布行,每年五百匹云纱便要征收一千两银,平均上千家的纱坊和布行这一年征收的纱税已过百万,而余江郡每年只上缴五六十万的纱税给朝廷,剩下的钱哪里去了?这余江郡仅在纱税这一块便已堪称巨贪,更不要其他方面了,这数额实在惊人。

        老吴在一旁算下来也是目瞪口呆,单单一个余江郡各项税收加起来每年贪墨就超过百万,这近二十年下来足足贪掉了景元帝国整整一年的税收总额,这是一个多么恐怖的数字!若是被圣上知道了,恐怕诛九族都不为过,这余江郡的赵家胆子实在是太大了。

        邵曦看着一脸震惊的老吴,突然间开口问道:“老吴,如果你每年手里面赚的钱和朝廷每年征收的税收一样多,这么多钱你会想着用它来干什么?肯定不会只拿来吃吃喝喝吧!”

        老吴被邵曦的一句话得突然间紧张了起来,连忙问道:“你是赵家每年贪墨大笔的税银是另有所图?他们会用这笔钱做什么?”

        邵曦颇有深意地笑了笑,反问了老吴一句“你觉得做什么事要花这么多的钱?而且这笔钱一花就花了近二十年,什么事能长期需要如此大的开销?你好好想想。”

        这个问题一问出来,老吴立马就反应过来,一脸惊恐地看着邵曦,似乎不敢相信邵曦做出的判断。

        “少爷,你是这赵家在余江郡养私军?这大笔的钱财就是用来招兵买马豢养军队?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想干什么?耗费这么大笔银钱,这要养多少军队?他们偷偷养这么多的军队难道是想要造反?”

        邵曦一摆手,“眼下都只是你我的猜测,到底怎么回事看来还需你我细细地调查,不过目前看来这苗头的确有些不对,看来这一趟余江郡之行又不会太顺利了。”

        老吴翻着白眼道:“你还真是个扫把星,走到哪里都有事情。”

        “你个老东西会不会话?难道我不来就没有这种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