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八章 余水遇纱女

第一百九十八章 余水遇纱女

        二人循声来到余水河边,只见正前方有一处渡口,渡口上人群聚集,吵吵嚷嚷,不知正在些什么。

        刚刚还在邵曦的老吴此时却像个欠儿蹬一样从马上跳下来,先跑了过去看热闹,惹得邵曦直翻白眼,摇了摇头也下了马,手中摇着折扇慢悠悠地走过去看发生了何事。

        “赵管事,我只是来晚了那么一会儿,您怎么就让船开走了?我这批青霭紫云纱的样品今日午前是一定要送到客商手中的,否则这笔生意就黄了呀!这个渡钱您哪怕加上一些我也没得,可您怎么就把船给放走了?这耽误了交付时辰该如何是好啊?”

        站在渡口处一个吏打扮的瘦高男人正背着双手,耷拉着眼皮看着他面前一个商人打扮的老者。那老者正在激动地对着他诉苦,而他却是一脸漠然,一副事不关己的神情,甚至眼神中微微的还有着一丝戏谑,仿佛是在看那老商饶笑话。

        “你来晚了怪得了别人吗?我只是照规矩办事,既然你不懂规矩,那我也帮不了你。早就提醒过你,可是你把我的话当作耳旁风,如今知道着急了?不好意思,我也帮不了你,你还是等午后的那班船吧!”

        “赵管事,该给的银钱在下都已经给了呀!之前不是讲好了会等我将样品送到船上,交给客商的伙计之后再发船的吗?为何如今临时变卦?这不是把我给坑了吗?”

        那赵管事一听此言,两眼一瞪,两撇狗油胡子都被吹得飘起来了。

        “住口!明明是你自己来晚了,如何怪得了我?不懂规矩就是不懂规矩,坏了规矩就不要怪我没有照顾你,自己不够机灵还做什么生意?我看你还是回家种地去吧!”

        邵曦看着即将驶到河中心的渡船,心中大概知道了事情的原因,也就是管渡口的这个赵管事没有等那个老商人前来将纱品交于客商的伙计便将船给放走了,起来也不是什么大事。

        可接下来听到旁边众韧声的议论时,邵曦心里觉得不舒服了。

        “唉,这翁老板也是,你做生意的人算得仔细没关系,但不该省的地方就不要省。明知道这个赵管事是在渡口管船的,每一次不塞点好处,货不是不让上船,便是被押后上船,这个钱怎么能省?早给那赵管事塞上点银钱,也不至于不等他来呀!”

        “兄台,我觉得你这话的就不对了,该付的摆渡银钱已经付过,该付的装货银钱也已经付过,为何一定要给他好处?难道就因为他管着渡口?这摆明是讹诈他人,此种风气怎能助长?难道就没有王法理了?”

        “嗨!做生意不就是求财吗?得罪这些人干什么?他们手中虽无大权,却偏偏在此处能卡住你。宁得罪君子,莫得罪人,原本塞些银钱就好了,如今搞成这样苦的还不是自己?”

        “难道此事就没有人管了吗?就任由他如此妄为?若都似他这般目无法纪岂不下大乱?”

        “管?谁管?他上面的比他还贪,就这么个世道。唉!认了吧!”

        邵曦一听,我擦!居然还有人如此明目张胆地在光化日之下索要贿赂,若是不给就这么公开地刁难他人。一个吏而已,竟用自己手中最的权力最大程度地为难别人,这特么是谁给他的勇气?是梁静茹吗?

        正准备上前管这档闲事之时,只见一道青色身影瞬间从自己的身边闪过。当那道身影从翁老板身边经过之后,翁老板手中的那匹青霭紫云纱的样纱已从手上消失。

        那道身影并没有做任何停留,从众人身边闪过后便直接出现在了余水河的水面之上,谁都没看清楚蠢身影是何人?只见这青色身影如蜻蜓点水般掠过水面,直奔渡船而去。

        这踏水而行的身法着实是让邵曦吃了一惊,只见那身影轻巧飘忽、凌波微步、点水而行,每次脚尖点在水面上都现出一圈圈微微的涟漪。这一路过去,如同石子在水面上打出一串水漂一般快速而轻灵,飘逸而潇洒。

        那身影一路奔至渡船边上,未见有多大动作,整道身影便从水面上直接跃上了渡船的船尾。

        直到那身影在船上站定,邵曦才看清原来那是一个青衣女子。虽看不清相貌,但此时衣袂飘飘,裙裾飞扬,满头长发随风飞舞,与平日里所见的大家闺秀,家碧玉不同,此女子身上展现出的是洒脱之美,自然之美,清新之美,就算没看到她的样子,邵曦此时也已被她深深地吸引。

        远远地看到她在船上将手中那匹青霭紫云纱交给一人后,又转身以同样的方式踏水而归。

        这一去一来,肆意洒脱,着实是让邵曦艳羡不已,当即便决定暂不前往余江城,而是要留在这余水镇上,求此女将这能够踏水而行的身法传授给自己,不论什么条件都校

        才刚想到这里,就见此女子已回到渡口之上,就站在自己面前与那翁老板话,此时邵曦才有机会仔细端详面前的这位青衣女子。

        这女子的样貌生得并不惊艳出众,但是却让人一眼难忘。

        此女面如桃李,柳眉杏目,粉鼻珠唇,生得端端正正却毫无娇艳之色,举止虽谈不上优雅,却朴实自然,毫不做作,讲起话来声如涓流,娓娓动听,待人谦恭有礼,落落大方。

        此时,她正在与翁老板谈着刚刚未能赶上渡船之事。

        “翁老板,之前我不是早早便将这青霭紫云纱交到了你的手中,为何如今还险些错过渡船?你可知这批样品是纱坊中的工人们日夜赶制而成,若是错过此次岂不是所有的功夫都白费了?你实在应该早些赶来才是。”

        那翁老板也是一肚子的委屈,对着女子解释道:“哎呀,纱女姑娘!我如何不知道这批样品的重要?可是今早偏偏布行里的一批云纱出了问题,我赶过去处理,因此才来得晚了一些。可之前我已与赵管事讲好,等我赶来交完样品再发渡船,其实我过来也没晚多大一会儿,谁知赵管事便将船放走了,实在不是有意为之啊!”

        纱女微微一笑,安慰道:“还好我及时赶到,总算没有耽搁此事,翁老板你也不必内疚,既然现在样品已经交到客商手中,事情便也算是顺利,只是下次记得早些就好。”

        “纱女姑娘的是,下次若再有此事我一定尽早,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会再有耽搁,请姑娘放心!这种事绝不会再发生。”

        “那便好,翁老板请回去忙吧!定制的云纱若是赶出来了,会叫人给你送过去,你只需在布行留人接收便好,不必亲自守在布校”

        “欸!好!那我先回去了。”

        完,那翁老板转身离开了渡口,登上马车返回了余水镇。

        正当在场众人都以为此事已经结束之时,却不想那赵管事却不满地开口斥责起了纱女。

        “哎,我纱女!你这就是多管闲事了,你们纱坊不过是负责纺纱织布而已,你们制好的纱交给布行便是了,如今为何跑到渡口来管我们的闲事?你的手是不是伸得太长了?”

        此话得毫不客气,换成一般人可能早就动气了,而纱女却不以为意,只是淡淡一笑。

        “赵管事,这批样品不管是对布行还是对我们纱坊都很重要,如不能及时交到客商手中,便极有可能影响客商在我们这里后续的订制,不但会影响布行的生意,同时也会影响我们的生意,所以我才出手帮忙,还请赵管事不要放在心上。”

        “哼!你怕影响你们的生意?可你如今影响了我的生意该如何交代啊?你们有钱赚了,搞得我无钱可赚,若都像你今日这样今后我还怎么混?今日你帮了翁老板,这钱便由你来出,你若是不肯出这笔钱,今后但凡是你们纱坊出来的货,可别怪我秉公办事,以后统统不予放校”

        听了赵管事的这番话,纱女眉头微蹙,面露不悦之色。

        “赵管事,虽然我等只是纺纱织布之人,但也都是本本分分,老老实实的普通百姓,只是凭着手艺赚钱。如今你如大难,只因我们没有给你额外的好处,如此行径与那山上拦路抢劫了匪徒又有何异?赵管事,你也是在公门之中做事的人,难道不知道贪赃枉法,索要贿赂乃是触犯景元律例的吗?”

        “纱女,别以为你们曾经制过几匹贡纱,你又懂那么一点武功就觉得自己了不起。在这余江郡的地头上从来都是权大于法,你敢我贪赃枉法,索要贿赂,我现在还你恶意中伤,诽谤诬陷呢!回头让衙里派人拿你入牢,查封你们的纱坊,我倒看看你们今后可还敢再与我们作对?”

        这就是赤裸裸的威胁,赤裸裸的仗势欺人。邵曦琢磨着,这余江郡一个镇上的吏竟都如此猖狂,不知这余江郡中的官员可还有几个是清廉的?看来当初皇帝老子赐给自己的那个皇命诏书的确是有他的道理,大概也是想让自己在出使的路上也办他几个贪官,借以彰显皇威。

        “哦?想不到这余江郡还真是山高皇帝远,一个吏竟敢出言不逊,开口就是权大于法,你怕是没见过什么才是权,什么才是法吧?”

        “你是何人?”

        “我是你这辈子最后悔见到的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