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六章 修炼新武功

第一百九十六章 修炼新武功

        一听邵曦真要桐山五鬼赔条命给他,连孙不在都被愣住了,他刚刚还在劝双方和解,怎么这开口就要人命?这是不想奔着好了整啊!

        邵曦看着几人目瞪口呆的样子,忍不住哈哈大笑。

        “你的确欠了我一条命,那日若不是你将我打伤,逼我跳进五龙潭,我也不会有今日的脱胎换骨,有如重生,所以我之前的那条命就是送在你的手里,你你是不是欠了我一条命?既然欠了我一条命,那就先欠着,日后若我有需要你们兄弟帮忙之处便会去找你们,到时候你们可不能推辞。”

        这么一在场几人立刻就听懂了,原来邵曦只不过是想让对方欠自己个人情,日后求人帮忙的时候也要方便上一些,还真是无利不起早。

        刘铎倒也不含糊,对邵曦一拱手道:“兄弟仁厚,在下差点要了兄弟的命,兄弟也不过是向我讨个人情而已。在下在此承诺,若有一兄弟用得到我们只管吩咐,我们兄弟的性命兄弟随时可以取走,为了兄弟我们愿肝脑涂地也在所不惜。”

        邵曦心想你答应就行,于是也开口道:“你们几位的名字我已知晓,在这里重新向你们介绍一下我自己,在下邵曦,晨曦的曦,之前那个波阿波阿实在是和你们开玩笑的,以后千万不要这样叫我,会被人误会。”

        那兄弟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虽然没话,但那意思就好像是“他不是叫爸爸吗?怎么又改了?那以后就不能再跟他叫爸爸了?”

        刘铎自怀中掏出一串铃铛,递于邵曦手中并开口道:“邵兄弟,这是我桐山五鬼门的信物五鬼铃,将来你若是到鬼桐山找我们,将此铃悬于腰间无须通报,一路上便无人敢拦你,可直接进入五鬼门。”

        邵曦伸手接过五鬼铃,只见是五个铜铃被串成一串,每个铜铃上面都刻着一张鬼的脸,看起来不但不吓人,反而还有些可爱。

        将那五鬼铃收于挎包之中,邵曦对着刘铎兄弟几人一拱手。

        “此前多有得罪,现如今此事已经过去,今后便不必再提。待来日有机会在下必定会前往五鬼门拜访几位,到时候免不了要劳烦几位了。”

        刘铎几人也拱手还礼道:“谈不上劳烦,若邵兄弟有事,我兄弟几人自当尽力,我等便在五鬼门恭候邵兄弟的大驾,到时定要痛饮几杯。”

        “好好。”

        众人就此一笑泯恩仇,反而还成了朋友,想想前些日子还你死我活,还真是世事无常。

        正在几人话之际,只见叶不离派出去在观内搜寻的教内弟子押着一群黑衣人走出了太清观的大门。

        这群黑衣人皆都是桐山五鬼门的门徒,此刻一个个鼻青脸肿,看得出方才在太清观内着实是费了一番手脚才将他们拿下。

        看到自己的手下被押出来,刘铎脸上露出了尴尬笑容。不过还好,只是挨了一顿打,并没有人受伤或是丧命,这已是不幸中的万幸。

        与此同时,孙不在派去观内的弟子也将桐山五鬼门的老三刘海带了出来。兄弟几人见面差点没哭出来,一番问候安慰之后便一同向孙不在、邵曦及太常教诸位道士赔礼告罪。

        最后这桐山五鬼门的兄弟五人终于是向众人告辞离去,带着手下呼啦啦的一大帮下了五龙山,估计没什么特殊情况的话,他们这辈子都不会再来了。

        孙不在出关的第一战也算是为五龙山太常教正了名,今后估计不会再有什么人太常教是靠一本《太常心经》才成为中原第一教的。

        接下来的日子,邵曦与老吴便是留在太常教内,一边传授金不来和楚不去身法,一边向他们学习各自的武功,倒是有趣得很。

        邵曦向楚不去学习乾坤手时才发现这门武功的精妙之处,其中不仅涵盖了拳、掌、指、爪,最重要的是其中的变化多不胜数,在与人对战之中非常的实用。例如,拳风气劲集中,单线攻击,杀伤力强;掌风攻击范围较大,且在攻击方向上有诸多变化;而指风专门打击要穴,快速隐蔽,不易察觉;爪风攻击线路变化多端,其杀伤性极强,专攻弱点,防不胜防。这四种特点在乾坤手中可以随时变化,任意调整,对战中对手根本无法准确掌握你的攻击意图和攻击方式,应对难度极大。

        在修炼了数日之后,邵曦便能熟练掌握。由于脑子反应快,对其中的变化不但是学习,更有了很多创新,作为传授他这门武功的楚不去看在眼里也是欣喜不已,想不到自己所创的这套武功在邵曦这里竟然又有了新的提升,这让他对邵曦有了更多的喜爱之情,教得也更加用心。

        “邵曦呀!我是真没想到,这乾坤手到了你这里竟然比我初创之时更加完善了。起来,我还应该谢谢你才对,若不是你的这么多想法,恐怕乾坤手原本只能沦为二流武功,如今你却将它变成了一门独到的武功。”

        邵曦挠了挠脑袋谦虚地回道:“师叔过奖了,我所提的只是一些零碎的想法,而真正创出这门武功的师叔才是武学奇人,凡事从无到有才是最难的,而我所做之事不值一提。”

        楚不去赞许地点零头,面前的这个年轻人虽赋异禀,但却谦虚好学,不骄不躁。无论是谁遇到这样的学生都会愿意将毕生所学传授给他,只可惜时日太短,若是邵曦能长期留在山上,他必定倾囊相授。

        “邵曦,你要记得这门武功在你进入‘化气境’之后才会发挥出它全部的作用,等你能将拳风、掌风、指风和爪风化为具体形态之时,你便会知道它虽不华丽,却极其实用。这乾坤手并不单单是能隔空打人,还能隔空打穴,隔空擒拿,能做到出其不意,啃制胜,是一门朴实无华的武功。”

        “师侄记下了,多谢师叔指点。不知师叔这些日子将那无命身法修炼得如何了?可要师侄陪师叔一同跑上几程,试试成果?”

        楚不去一拍巴掌,蛮兴奋地道:“如此甚好!修炼了这些日子,虽觉此身法精妙,但只是一个人跑来跑去也不知道进境如何,今日刚好与你一试,看看我身法可有长进。”

        邵曦笑着问道:“师叔,这次可还是你来追我?”

        楚不去哈哈一笑,道:“当然是我追你,若是你追我如何跑得过你?跑不了多远便被你抓到了,我追你才能感受出与之前的差距。”

        “好,师叔,那我要跑喽!”

        “你跑便是,师叔在后面追你。”

        楚不去的话音未落,邵曦已经蹿到房上了,他根本就没看清邵曦是怎么上去的,又是一阵子目瞪口呆。

        等到反应过来之后,楚不去也纵身上房向邵曦追去,邵曦是头也不回地闷头跑,楚不去在后边是一边追,心里头一边纳闷。

        “这子升了六品巅峰之后好像跑得比以前更快了,我这是跟他习得了无命身法,倘若是从前的自己想要追上现在的他,恐怕是连影子都看不到,此子果然是赋异禀,修武奇才,师兄真是好运气。”

        就在邵曦与楚不去二人在外面比拼身法之际,此时的老吴也正与金不来在学习着那门短刃武功。

        金不来传授给老吴的这门武功名曰细月,顾名思义便是所发气刃如同一道道弯弯的细月,轻盈飘忽,悄无声息,是一手偷袭和刺杀的上佳武功,也正适合老吴这种偷偷摸摸的性格,而且修炼要求不高。

        这门短刃武功用起来轻巧灵活,速度极快,若是必要之时,甚至可以连发气龋最重要的是细月对内功的要求极低,毕竟发出的气刃又细又对元气本来就没多大消耗,不然就以老吴修炼的那垃圾心法,根本就供不起发出攻击招式所需的元气消耗,这也恰恰更加适合老吴来修炼这门武功。

        老吴这一辈子都没正儿八经地修炼过武功,只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修炼身法上。

        别看老吴平时起武学理论来一套一套的,此次随金不来修炼细月才发现原来自己根本就不是修武的那块料。都学了一段日子了,对元气发出时的拿捏及招数的变化总感觉不是很得心应手,不过好在金不来耐心地指导,再加上这门武功非常适合他,这才总算是练得有模有样了。

        由于老吴的时候被那个群众演员欺骗,致使他心法修炼从一路歪到了老,所以他的武功境界只是达到了三品巅峰的阶段,想进“御气境”已是遥遥无期。不过不管怎么,老吴现在总算不再是那个毫无还手之力的菜鸡了,终于有了自保的能力。

        传授老吴武功的金不来这些日子也头疼得要死,他始终不明白老吴到底是在哪儿学的这种地摊心法?在太常教中随便找出一种心法给老吴修炼这么多年,他都绝对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但是现在想改已经来不及了,毕竟都已经修炼了六十多年了。

        “吴先生,可否冒昧地问一句?您所修炼的这个心法是个什么来头?怎么从未见过?”

        “我这个没什么来头,这心法名曰究阴正经,是我时候花五个铜板买回来修炼的。”

        “呃!究阴正经?五个铜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