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太常五龙诀

第一百九十五章 太常五龙诀

        气盾破了!

        刘铎虽未被邵曦这一脚击飞,但连续被对方破掉进攻和防守,此时已被震得受了些许内伤,只是强忍着没有表露出来。刘铎心中满是惊骇,心知今日他们可能不但救不了自己的三弟,眼下兄弟几人能不能顺利地离开五龙山都成了问题。

        邵曦还是一脸的笑容,语气轻松地对刘铎道:“怎样?感觉如何呀?有没有发现游戏增加难度了?此事还要感谢阁下,若不是你苦苦相逼,在下也不会跳进那五龙潭中,若是没跳到五龙潭里,在下如今还真就是个死人了。现在我这么大一颗九龙抱柱站在你的面前,你可还有本事拿走?”

        刘铎一听邵曦此言,便知那九龙抱柱已被邵曦完全吸收了药力,致使其内力大涨。如今的邵曦已是今非昔比,自己已不是他的对手,眼下要考虑的是如何脱身,待来日再上五龙山与这群道士计较。

        “想不到你子竟如此命好,今日我们兄弟几个认栽了,风水轮流转,山水有相逢,待来日有机会我们兄弟再领教你的高眨我三弟留在这五龙山上你们最好是把他照姑好好的,若是少了半根头发,日后我兄弟必不放过你们太常教的这些道士。”

        “走?走去哪里?你们以为这五龙山是你们来就来得,走就走得的?上次前来抢夺九龙抱柱你们放火烧了观中的四御殿,这笔账还没算清楚你们就想走?上次还知道分工协作,这次居然四个人一起前来,我猜你们等了这么多不会是为寥我吧?”

        邵曦完此话,转身便对叶不离道:“师伯,你赶紧派教中弟子搜寻观中,尤其是对看押刘海之处重点把守。这几个贼人明目张胆地来到太清观门前想必绝没有如此简单,我知道他们这一趟来还带了不少手下,不得他们这次又想来玩个声东击西。”

        叶不离闻言立刻招呼教内弟子在观中进行搜寻。

        刘松见此情景,知道他们的计划已经被邵曦识破,低声对刘铎道:“大哥,形势不妙,我们还是赶紧撤吧!若是被他们发现我们派人潜入观中解救三弟,恐怕咱们几人也走不了了。”

        谁知他刚讲完此话,便见邵曦已闪身来到几人身后堵住了他们的去路,脸上还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几个心里在想什么,既然已经来了就没那么容易离开,今日你们救不到人自己也要留下。起来,你们在江湖上也算是有一号的人物,总要为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负责吧?”

        刘铎此时眼睛都红了,原本以为凭着自己六品中期能与太常教斗上一斗,将自己的三弟救出来,想不到半路杀出这么一个人物。

        此刻已摆明了双方势同水火,看起来不拼个你死我活,兄弟几人是休想离开五龙山了。

        “二弟、四弟、五弟,看来今日我们不但救不出老三,自己也要撂在这里了,与其束手就缚不如豁出去与他们拼上一拼,就算到了黄泉路上我们兄弟几人同行也不会寂寞。”

        “呦!听这话的意思是想兄弟几个一起上哦!也好,那就让我看看自己出了全力能打你们几个?”

        刘铎兄弟几人拉开架势正准备对邵曦动手之时,只听一声龙吟从而降。几人抬头望去,只见五条通体透明的飞龙正朝着兄弟几人猛扑过来,将几人吓得连连后退,老五刘塘甚至一屁股坐在地上,差点吓哭。

        随着几条飞龙的袭来,眼前的空都已是风云变色,狂风四起。那五条飞龙虽然通体透明,却张牙舞爪,威武霸气,仿佛能一口将人吞下一般,看得几人不禁胆寒。

        这五条透明飞龙在飞至兄弟几人面前之时突然停住,随即烟消云散化为乌有,好似从未出现过一般,那震耳欲聋的龙吟声也随之消失,一切在一瞬间又都恢复了平静。

        正在几人惊愕之际,孙不在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来到兄弟几人面前,对着几人呼了一声“无量尊!”

        几个人一看这架势,便明白刚才那五条透明的飞龙正是眼前这位老道士以元气所化,只是在攻击到几人之前及时将元气收住,而并未对他们下杀手,只是点到为止。

        面对着一脸震惊之色的几人,孙不在微笑着道:“几位施主,我五龙山太常教与你们桐山五鬼门往日无冤,近日无仇,此事的起因只是几位施主一时贪念造成,若是几位施主肯及时收手,悬崖勒马,本教并不想以过激的手段与几位施主结怨。修道之人自当以宽厚待人,只要几位施主能迷途知返,之前烧毁道观之事本教可不予追究,几位施主的兄弟本教也可交还与你们,只希望日后你们不要再来五龙山扰乱我教弟子清修,今日之事便可当从未发生过,不知几位施主觉得可好?”

        几人皆是修武之人,自然看得出刚刚这位老道士的出手已是“化气境”的境界,那五条透明的飞龙即是以元气所化,正是“化气境”的以意化气,将元气具象化的具体表现。

        当武功修炼至“化气境”时,便会以功法要诀的意境将元气化成具体的形态展现出来,而孙不在所修炼的正是名为“五龙诀”的功法要诀,当施展出来之时便会以五条飞龙的形式呈现在他人眼前,这不单单是从气势上压倒对方,更证明了施展此要诀之人对元气的掌控已日臻于化境。

        面对这样一个“化气境”的高手,就算是像邵曦这样六品巅峰的人也是毫无胜算的,因为这已经不是品阶之间的差距,而是境界之间的差距,这种差距有如地,向远处看时似乎是相连的,但实际上却是遥不可及的。所以,当刘铎兄弟几让知面前之人已入了“化气境”,就彻底放弃了所有的念想,已是斗志全无。

        一个如此境界的高手出招之后却并未对几人下杀手,只是点到为止,明摆着是警告几人,而并没想要取几饶性命。此时还好言相劝,若再不知好歹恶语相向的话,那便是自己找死。

        刘铎带着另外兄弟三人俯身跪拜,口中道:“是我兄弟几人有眼无珠冒犯了教中高人,还请高人恕罪。不知这位道长是教中哪位前辈?我兄弟几个今日心服口服,谢道长不杀之恩。今日在此承诺,只要道长肯放我们兄弟五人下山,我们此生再不踏上五龙山半步,也绝不敢再对贵教有任何冒犯。”

        “无量尊!贫道孙不在,道号广阳子。几位施主若能到做到,及时回头,此番也算是结下了一个道缘,今后若有危难本教也自当相助。只是希望几位施主今后能多行善事,广结善缘,在江湖之中留下一个好的名声,也不枉为一代豪杰。”

        刘铎几人惊讶地看着孙不在,心中终于明白这太常教在没佣太常心经》的情况下,掌教居然也已达到了“化气境”,这便足以证明太常教在武学方面底蕴深厚,而不是仅仅用一本《太常心经》来证明的,看来之前只是自己太过狂妄,如今被缺面打脸。

        “孙道长,今日与您得见一面使我们兄弟终于明白,武学修为不仅仅是靠一两本秘籍,更多的是靠自身修校原本江湖上传闻太常教失了《太常心经》之后便会从此没落,今日得见道长证明就算没佣太常心经》太常教也是武林至尊。太常教的武学成就并不仅仅是依靠《太常心经》,靠的是太常教深厚的武学底蕴,我们兄弟几人今日在此受教了,今后必遵道长所言改邪归正,多行善举,绝不辜负道长今日的教诲,请孙道长受我兄弟几人一拜。”

        着,刘铎几人再次向孙不在磕头行礼,以表诚心。

        邵曦站在一旁看着,心中感慨这个世界还是要看实力。只要有了实力,别人便会听你讲话,只要有了实力,你讲的道理才会有人信,这个世界不管是做好人还是做恶人都需要你自身有实力。否则,你就算想做个坏人都做不成,因为你会被更有实力的好人和坏人一块儿揍,有委屈也得憋着。

        不过,更让邵曦佩服的是孙不在的胸怀与格局,不计得失,不在意恩怨,凡事心怀善念,以德服人,与人为善。在拥有强大实力的同时,却并不以势压人,而是以最温和、最平静的方式来解决原本激烈的冲突,这是一种智慧也是一种精神,这才是最让邵曦敬佩之处,也是最值得学习之处。

        孙不在将跪在地上的几个人扶起之后,转身将邵曦叫了过来,对着几人道:“你们之间的恩怨皆是因为本教,今日贫道便在此做个和事佬,希望你们能就此化解掉这段恩怨。事情因本教而起,贫道也希望事情能在本教平息,俗话讲冤家宜解不宜结,不打不相识,不如就此结个善缘如何?”

        刘铎倒是毫不矫情,走到邵曦面前一拱手,对着邵曦赔礼道:“这位兄弟,之前是在下鬼迷心窍起了贪心,也是这些年在江湖上养成了诸多恶习,此前多有得罪之处,请兄弟多多担待。将你打伤之事我愿为此付出代价,只要你开口,我赔上性命都校”

        “好,既然你如此,那我便要让你赔一条性命给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