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一百九十四章 再一次交手

第一百九十四章 再一次交手

        邵曦见楚不去也要跟自己学身法,心里边儿嘀咕着“他们两个不长心,你你跟着凑什么热闹?”

        “楚师叔,金师叔与老吴从年纪辈分上来讲,互授武学并不为过,可师侄与楚师叔您辈分有别,若是师叔向我学了身法岂不是乱了辈分?”

        楚不去笑眯眯地道:“想学本事还讲个屁的辈分,在人前我是师叔,你是师侄,在人后学本事的时候,谁有本事谁是师父,哪来那么多的繁文缛节?只要不是公开传授,私底下我叫你师父都行,能者为师嘛!”

        邵曦心真是好家伙!这太常教在外人眼中都是讲求辈分,注重礼数的形象,想不到私底下竟如此不拘一格。不过这句“能者为师”倒也看出了太常教在武学方面的豁达之处,只要是有真本事,人家就愿意尊你为师,而不是死要面子。

        邵曦稍作犹豫的这一下,让楚不去以为邵曦不愿平白地将身法传授给他,于是急忙开出条件。

        “我也不白学你的,你不是已跟我师兄习得了仙人踢吗?我这里有一门手法名曰乾坤手,集合了拳、掌、指、爪各类武功的精华,你若习得之后,将来不管是远近对战都可将双手化为利器,攻人其不备。”

        邵曦听后心中一喜,果然不愧为太常教的长老,竟然能将拳法、掌法、指法和爪法相结合,创出如此集大成的武功,看来这武学造诣还真的不能只从武功境界来判断,武学理论的创新往往还真的就是靠一些看上去武功境界不是特别高的人。

        这倒不是楚不去五品中期的境界很低,而是在这个阶段就能自己创出新的武功,明其武学理论基础相当的扎实、深厚。

        这乾坤手要是学会了,就等于是同时学会了拳、掌、指、爪四种武功,而且还能够自由地互相转换,在对战中会有更多的变化和意想不到,若是再配以已经学会的仙人踢,基本上就能脱离兵器与人对战了。

        邵曦想想,反正老吴都已经把身法教给金不来了,若是此时自己不教,回头楚不去也一样会找金不来去学这套身法,到时候这乾坤手岂不是就白白浪费学不到了?

        抱着送上门的便宜不占就是王鞍的想法,邵曦点头答应了下来。

        楚不去见邵曦答应了,顿时也是喜上眉梢,一脸笑意地道:“刚好,这几日你们主仆二人留在山上,吴先生教我三师兄,你就来教我,将来若是再有贼人上山我们便不会再吃这身法上的亏了。”

        邵曦听着这话怎么像是在骂自己?还再有贼人,那个“再”之前的是谁?算了,就当他是在桐山五鬼好了,不然难道非要是自己?

        正在殿中各人相谈甚欢之时,突然从门外跑进来一个道士,向孙不在及各位长老禀报,门外来了四个陌生人叫叫嚷嚷的要太常教放人。

        别是邵曦,就连叶不离几人一听来的是四个人要求放人,也知道了来者是谁。除了自己兄弟被抓的桐山五鬼的另四鬼之外,还会是什么人?这帮家伙胆子还真大,干了缺德事居然如今还敢公然上门要人?实在是太不将太常教放在眼里了。

        以孙不在为首的太常教众人呼呼啦啦地赶到了太清观的大门前,只见门外站着的正是桐山五鬼的老大刘铎,老二刘松,老四刘炬和老五刘塘。

        叶不离走上前去,高声道:“好大胆的贼人,夜入我太清观烧毁了四御殿,伤了我教中之人,欲要抢夺我教中的宝物,如今居然还有胆子前来要人?你们真以为太常教是你们来就来,走就走的地方吗?今日既然来了,那便为自己之前所做之事承担后果吧!我教虽不杀生,但对你们这等恶人手底下也绝不会有丝毫的慈悲。”

        桐山五鬼的老大刘铎狂妄地哈哈一笑,皮笑肉笑地道:“别站在这里大言不惭地充大瓣蒜,你们太常教现在什么德行下人谁不知道?当年佣太常心经》你们自然在武林中地位崇高,如今没了《太常心经》你们与普通的道观又有何分别?别我欺负你们,若是你们不将我三弟放出来,今日漫是四御殿,老子生起气来将你这太清观全都烧掉,你等又能如何?”

        狂妄,只能他们太狂妄!

        的确,太常教在失去《太常心经》的这十年,在武林中的地位的确是有所下降。当年因为江湖武林中人都知道这《太常心经》乃是武林至宝,太常教拥有此心法便能使每一任掌教最低都能达到“化气境”境界。

        而由于《太常心经》的遗失,孙不在这些年一直无法顺利地进行修炼,大大拖慢了修炼的进程,致使这十年之内太常教的掌教都只是六品境界,所以引得江湖中某些饶鄙夷,太常教将会就此没落。

        其实他们不知道的是,孙不在这十年来一直在苦修内功,只为能达到“化气境”使太常教恢复当年在武林中的荣光。

        如今《太常心经》回归太常教,教中之人更是信心满满,坚信太常教能够回到当年的巅峰地位。

        叶不离见对方如此狂妄,不觉得怒从心起。手中拂尘上的马尾由于元气的贯入瞬间直立了起来,如同锋利的剑刃一般,一道凌厉的气刃随着拂尘的挥出横向朝着对面四人扫了过去。

        刘铎一声冷笑,挥动手中那把形状怪异的刀甩出一道刀罡与叶不离的气刃撞在一起,发出一声巨响,震得太清观前尘土飞扬。

        “哈哈哈哈!如今的太常教也不过如此,教中主事之人也不过和我一样是六品中期,你太常教还有何颜面自称中原第一大教?还有什么脸自己是武林的名宗大派?在老子眼里你们不过就是个笑话,没有了《太常心经》你们和一群普通道士有何分别?我看你们还是乖乖地把人给我放出来,不然我兄弟几人便能荡平你五龙山,扫灭你太常教,让你们从江湖上彻底消失。”

        叶不离听到此言,正欲再次动手,却被背后的一个声音叫住了。

        “对付这几个毛贼何须师伯亲自动手?今日便让师侄来试试新学的武功,验证一下这十几来的修炼成果,还请师伯赐个机会。”

        随着话音落下,邵曦自人群之中走出,站在了叶不离的身边。

        刘铎一眼看到邵曦,如同见到了鬼一般双眼瞪的老大死死地盯着邵曦,似乎在确认站在自己面前的是否是十几前的那个活人。

        “你……!你居然没死?”

        邵曦乐呵呵地道:“你很希望我死掉吗?我死了,你岂不是就彻底得不到九龙抱柱了吗?如今我活着,你不是刚好将我捉回去吸血增加功力?怎么现在不敢了?”

        “哼!你没死就好!今日我便将你与我三弟一同带下五龙山,今后我就将你养在我们桐山五鬼门做我的血奴,每日供我饮血修炼。”

        “你猜我会不会老老实实地跟你回去?如果我不愿意跟你走,你又如何?难道还想来打我?”

        “哈哈!难道你没被我打过吗?上次让你侥幸逃掉,这次可没那么幸运。别以为这群臭道士能够护得了你,我要从这五龙山上带走人,他们谁也拦不住我,可不是你想不走就不走。”

        邵曦故意做出陷入沉思的样子,随后煞有介事地道:“是啊!上次好像我是打不过你的,不过你就这样一开口我便老老实实跟你回去,岂不是很没面子?我想再试一试,看你有没有能力把我带走。”

        刘铎一脸的得意,语气狂妄地对邵曦道:“就凭你子的那点本事,跟我打一百次,你就输一百次。你若是心中不服,今日可以再试一试,这次我一定手下留情留你条命,不然将你打死了喝不到你的血就太可惜了。”

        “好,好!那就请你多多指教啦!我要来了哦!”

        “你来便是了,我看你能耍出什么花样来,这一次若是再被我打伤,你可没有那么幸运能够逃脱了。”

        刘铎的话才刚刚完,只见邵曦便一脚踢了出来,用的正是近日新学的仙人踢的脚法。这一脚踢得元气充实,脚风凌厉,踢出的气刃就如同是用兵器打出的一般快速准确。

        这一脚踢得突然,刘铎毫无准备只能仓促应对,但在他发出刀罡之时,已感觉到情况不妙。对面邵曦这一脚踢来的脚风气势汹涌如扫叶秋风一般,所挟的气劲无比刚猛,一眼便看出绝非五品境界所能发出的招式。

        “这子难道已到六品了?看他所发气刃甚至比我的还要胜上一筹,看来今日搞不好要失手。”

        还未来得及多想,便见两道元气重重地碰在一起。

        除了巨大的声响之外,太清观门前刚刚落定的尘埃再次被激起,但与之前叶不离与刘铎交手不同,这次邵曦的元气推进得更快、更猛,在抵消掉刘铎的刀罡之后,居然没有消失,而是继续向刘铎飞去。

        刘铎见此情景心中大惊,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只是时隔十余日,对方功力居然已经高过自己,不但破掉了自己的刀罡,元气余劲竟还能继续向自己打来,此时已是不得不转攻为守。

        面对邵曦的进攻,刘铎不得不急转气海催出元气,开启气盾。

        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