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七章 平静的死去

第一百八十七章 平静的死去

        此时,对于邵曦来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跑到哪儿算哪儿吧!

        只是越跑邵曦感觉越不对劲,此时身体内就像有一团猛烈燃烧的火焰不停地在灼烧着他的五脏六腑,他感到自己的经脉、血管都快要胀破了,整个人就像一颗随时会爆开的炸弹一样。他知道那是自己一口气吃了整棵九龙抱柱造成的结果,还真是应了那句老话:“贪多嚼不烂。”

        又跑了一阵之后,竟然听见了“哗哗”的流水声,借着月光仔细看去,只见远处一道瀑布挂于山崖之上,水势汹涌,落如倾盆,如同银河坠地,好似白练挂壁。

        瀑布下方是一处面积不的水潭,水花飞溅,波光粼粼,在月光下看去潭色幽深,如同黑洞一般深不见底。

        邵曦此时已经将整棵的九龙抱柱全都吃进了肚子里,正是药力显现全身燥热难耐,见前方有水潭连想都没想便朝着水潭奔了过去。

        后面一直追赶的刘铎此时见邵曦朝着水潭而去,心中暗喜。正犯愁追赶不上,想不到邵曦竟自投绝境,若是能将其堵在潭边没准儿还有机会将剩下的九龙抱柱夺到手郑

        可是他哪里知道,此时邵曦手中哪儿还有什么九龙抱柱?已经全部被他吃到了肚子里。

        邵曦跑到潭边止住脚步,此时潭水所发出的清冽之气使邵曦全身感到清爽无比,浑身舒畅,身上的燥热之感减轻了不少,竟一时忘了身后追来的刘铎,而是尽情感受着这份畅快。

        尽管如此,身体里那团如同炽烈火焰一般的炙热感仍是让邵曦感到难以承受,手臂、脖子、额头上的血管都已是青筋暴起,如附体的根脉一般,像是随时都会爆裂。此时的邵曦感觉全身又热又胀,就像马上要爆体而亡一样。

        刘铎赶着潭边看到邵曦如雕塑一般站在那里,心中不免有些诧异。明明刚刚有路可逃,为何一定要向着绝路上逃来?此时又为何站在潭边发呆?难道这子脑子真的有问题?

        邵曦缓缓地转过身来,当刘铎看到他的样子时忍不住心中大骇,面前这个人还是刚刚自己看到的那个少年吗?为何此时的样子如此恐怖?

        只见邵曦整张脸和脖子上的血管全部都暴了起来,好似有无数条虫子在皮肤下面不停地蠕动。邵曦原本已是满口鲜血,此时的双眼也变得血红,那样子看上去就像地狱里爬出来的厉鬼站在刘铎的面前。

        看到邵曦这个样子,刘铎不自觉地向后退了两步,之前那股不杀了邵曦便誓不罢休的气势此时弱了几分,虽眼中依旧充满恨意,但身体却很诚实,迟迟不敢靠近。

        邵曦咧着他那满是鲜血的嘴巴,又是“嘿嘿”的一笑。

        这一声笑,笑得刘铎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此时,他也不确定自己面前站着的这个到底是人还是鬼,为何被自己追得穷途末路,此时居然还能如此肆无忌惮地嘲笑自己?而且这笑声夹杂着口中血泡的“咕噜”声,听起来就像是来自地狱的声音。

        尽管如此,刘铎还是不愿放弃对九龙抱柱的念想,依然想着要从邵曦的手中夺回来。

        “臭子,不要在我的面前装神弄鬼,赶紧将九龙抱柱交出来。如今你已无路可走,别再想着耍什么花样,在我面前你没有任何机会。”

        此时,邵曦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似乎没有任何畏惧,倒是看上去神情有些呆滞,只是死死地盯着刘铎。

        “你想要九龙抱柱?就在我的肚子里,现在我的身体里面到处都是九龙抱柱,要不你直接把我吃了算了,你敢不敢吃了我?”

        “什么?你把那一整棵九龙抱柱全都吃光了?”

        刚刚他就担心这子没深没浅地大口大口咬着九龙抱柱,别到时都给吃光了,而此时他最担心的结果到底还是出现了。那可是整整一棵九龙抱柱,全都被他吃光了!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将这子绑回去取血服用,只有这样才能将他体内九龙抱柱的药力转移到自己的身上,而且还不能一下子喝光,只能将他长期养起来每日取一点。

        想到这儿他也不再犹豫,纵身便朝邵曦扑了过去,想要将邵曦擒下带回桐山五鬼门。

        可此时的邵曦早已是气海满溢,全身贯满了元气,只是身体一抖便从体内释放出大量元气,猛烈的元气波动将刘铎震得倒飞了出去。

        摔在地上的刘铎翻身爬起,震惊地看着邵曦,此时他已看不出邵曦到底是几品了,如此雄浑的元气波动早已超出他现在的认知。他感觉自己面前仿佛站着一个已入化境的绝世高手,无须任何招式,只要将元气外放便能将他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好,很好!想不到九龙抱柱的确如传中一般对内功修炼大有裨益,不过你今日吃了一整棵,我倒看你能挺多久?我只需擒你回去,你身上的血一样可以助我突破‘化气境’。”

        邵曦虽然已经难受得有些意识不清了,但刘铎的话他还是听懂了。看来九龙抱柱被自己吃了,这个家伙真的把主意打到了自己的身上,落到他的手里那就是生不如死,比死还难受,邵曦又怎么会让他如愿?

        “是吗?你猜我会不会让你如愿?会不会跟你回去?”

        刘铎哈哈一声狂笑,脸色阴恻恻地道:“你还有的选吗?如今你已经无路可退,我虽暂时无法对你下手,但我只需在这里等着你药力发作自己撑不下去即可,到时你不过就是一只待宰的羔羊,怎么下刀子还不是我了算?哈哈哈哈……”

        噗通……

        刘铎的笑声还没结束,便听到这么一声。定睛一看,这时邵曦已经从眼前消失了,只剩下水潭中水面上那一圈圈的涟漪。

        邵曦投潭了……

        刘铎此时是真的傻眼了,笑容僵在脸上,双眼直直地望着水潭,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邵曦会作此选择。

        求生是饶本能,能够违背自身本能的人大多都是些与众不同之人,从一开始刘铎就觉得这个少年同别人不太一样,此时他明白了邵曦的与众不同在于他比别人更加决绝和疯狂。面对强大的对手他想的不是如何苟且地活下去,而是如何能在自己死后让对手更加难受,这完全就是个疯子!

        刘铎急得在潭边一直打转,他也想跳下去,但是他知道自己跳下去以后肯定就上不来了,因为他不会水,看着幽深如墨的潭水,他只能捶胸顿足地干着急。九龙抱柱被邵曦吃掉了,他也看到了那药力所带来的效果,本来满心想着能将邵曦捉回去也算此次不白跑一趟,可谁想到这子居然自己寻死,刘铎是又气又急。

        “啊——!你这个疯子!你就是个疯子!啊——!”

        刘铎就这样在水潭边像个疯子一样疯狂地骂着邵曦是个疯子,那场面不出的滑稽、怪诞、可笑。

        邵曦跳进水潭是抱着必死的信念,依着他的性格,就算是自己死了也不能让自己的对头称心如意,哪怕死了也要将对方最想要的东西带走。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他实在受不了身上的那种如同烈火焚身一般的感觉,让他宁愿死也不愿再承受了。

        落入水中之后,邵曦在第一时间感受到的并不是死亡带来的恐惧,而是潭水带给他无比清爽舒畅的感觉。就像一个浑身着火的人突然跳进水里,身体上那种炙热难耐,如同剥皮剔骨一般的痛苦瞬间消失了。

        “舒服!真舒服!怎么会觉得这么舒服?”

        邵曦此时在水中的感觉居然是这样的!

        紧跟着他便感到了不舒服,因为他在大口大口地喝水,呛得鼻子、喉咙非常的难受,这时他才想起来原来自己是不会水的。

        对于会水的人来,可能水并没有那么恐怖,但是对于一个不会水的人来,落入水中就如同是被死神抓住了脚踝,无论你怎么挣扎身体都是在不断下沉的。

        当邵曦感受到呛水带来的痛苦后,便开始了毫无章法地慌乱挣扎,可越是挣扎越是感到身体被什么东西向水中拉扯着。

        最可怕的是瀑布上落下的水流,巨大的冲击力就像一只无形的大手将他不停地向潭底推去,他越是拼命挣扎,下沉的速度就越快。

        他伸手想要抓住什么却什么也抓不到,只是这样毫无意义地舞动着自己的手脚沉向潭底。

        “我为什么要挣扎?我跳进来的时候不是已经想好了要死的吗?既然已经抱了必死的念头,为什么还要挣扎呢?平静地面对死亡吧!”

        清冽冰冷的潭水渐渐使慌乱中的邵曦头脑清醒了过来,身体上的痛苦正在渐渐地减轻,可内心的恐惧却在一步步地加深。

        虽然跳进来的时候明知自己会死,但多多少少也是因为当时身体上的痛苦使他无法忍受,头脑中的疯狂冲动将他推了进来。此时被如锥刺骨的潭水激过之后,清醒过来的头脑才真正感受到了水底的恐怖。

        邵曦在这一瞬间甚至产生了自己会不会死后又穿越回原来世界的幻想,既然已经无法阻止死亡的到来,那就干脆平静接受吧!至少死的不会那么难看,被人找到尸体时不会那么丢脸。

        随着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邵曦的意识越来越模糊,直到最后眼前一片黑暗,静静地沉入潭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