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七章 桐山乌龟们

第一百七十七章 桐山乌龟们

        那“老五”原本并未将这道士放在眼中,可此时却发现自己轻敌了,这一脚若是踢在自己手腕上,估计从此可以退出江湖了。

        不过看得出此人也并非泛泛之辈,面对着突如其来的一脚,立即提吸催气将元气快速贯注至右手之上。躲是躲不开了,但是接这一脚还是能接的,凭借着贯注于手臂上的气芒与道士的腿风来了个硬碰硬。

        两股元气对碰时的声音并不大,但产生的反弹力却是惊饶。

        只见了“老五”被道士这一脚踢得整条手臂都弹了起来,由于惯性手臂甩过头顶,甩至身后,带着“老五”整个人都向后飞了出去,若不是那黑袍人在背后将他接住,此时恐怕已摔了个四脚朝,颜面尽失。

        “多谢四哥。”

        原来那白袍人是老五,黑袍人是老四,这么看来前面应该还有一二三,这桐山五鬼应该是有五个人。

        这一个照面“老五”的落败虽然是由于自身的轻敌,但也不得不道士的内功基础相当扎实,这一脚踢出的腿风元气凝实浑厚,劲力又拿捏得恰到好处,招式也简单直接,并不花哨。

        这一脚踢完,道士依旧如之前一般站在原地,若是目力差的人也只是看到道士的袍子动了一下,却未必看到他踢出的那一脚。

        挨了这一脚,那“老五”的手臂虽并无大碍,但疼是真的疼啊!

        “老四”见自己的兄弟由于大意在一招之内便吃了亏,心中大感不爽,安抚了“老五”几句后,便走上前来亮出手上那把黑色的反曲龋

        他也不废话,手中反握着那件怪异的兵器,反手自下而上挥出一道气刃直奔青衣道士而去。

        道士轻轻皱了下眉头,依然是站在原地未动,如之前一般踢出一道腿风与迎面而来的气刃相抗,却不想那“老四”只是用气刃开路,他本人已紧随气刃扑了上来。

        就在这两股元气对碰的一瞬间,“老四”手中的反曲刃突然一转,带有倒齿的刃口向内,对着道士尚未来得及收回的脚踝直挑过去。

        这套以远攻开路,近身实击的操作的确会出乎很多饶意料。一般人都会认为,既然打出气刃那便是要以元气相斗,可这家伙却反其道而行,气刃是虚招,近身这一挑才是实眨

        邵曦此时看了心中不免也是一紧,心想这道士年纪不大,应该实战经验并不丰富,面对如此反常规的打法,他会如何应对呢?

        此时道士的心中也是一惊,他没想到对方会这么玩,不过自己练的这套腿法也绝非普通的武功,其中变化他的师父早就跟他讲了无数遍,所以在这一瞬间他心中已有应对之策。

        此时再想将腿收回已是来不及,但若是这么直直地踢过去,必定会迎面撞上对方挑过来的那一眨

        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际,道士踢在空中的那条腿突然膝盖一扭,使原本横向踢出的那只脚变成了向斜上踢出,巧妙地避过了迎面而来的反曲龋

        这还不算完,在脚与反曲刃即将进入同一垂直线时,道士的膝盖又向下一扭,同时脚尖一转朝下向“老四”握着反曲刃的手臂戳了下去。

        “我擦!戳脚!”邵曦忍不住喊了一声。

        戳脚本是一种专攻下三路的脚法,主要攻击对方腿部及脚部的关节部位,这种脚法攻击线路短,发力短促,攻击非常隐蔽,招式也比较狠辣。

        被戳脚攻击的人要么是脚骨碎裂,要么是关节处被戳碎。攻击者使用的是脚趾与足弓之间脚掌的突出部位,这个位置不但坚硬,而且便于发力,攻击时产生的杀伤力也非常大。

        戳脚的发力方式与一般常见的腿法不同,一般腿法的发力是以腰带胯,以胯部带动大腿,大腿带动腿,使整条腿像鞭子一样抽出去,所以最常见的腿法就是鞭腿。

        但戳脚不同,在戳脚脚法中大腿只是引导一个大体的方向,真正的发力是靠腿以膝部为轴短促摆动快速戳出,而且一般发力都是将膝盖下压,尽可能使脚尖朝下或是朝侧下方戳出。这种短促发力的方式与咏春的寸劲有很大的相似之处,靠的是短距离内肌肉迅速做出反应后突然发力。

        由于不是像鞭腿那样靠全身各部位的带动配合产生大量的势能,所以戳脚的攻击范围、攻击距离以及攻击力度都不如鞭腿大,但非常适合范围内、短距离的要害攻击。由于动作,发力突然,对方极难防御,一旦被踢中要害基本就丧失了战斗力。

        道士刚刚下压膝盖的那一下就是典型戳脚发力的前奏,膝盖下压后腿迅速向下摆动朝着“老四”的手臂戳下去,这一下如果被戳到,他的结果不会比刚刚的“老五”好到哪里去。

        “老四”眼看着形势对自己不利,可一时又没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无奈之下一咬牙,将持着反曲刃的手撤了回来。这样一来,差点让邵曦笑抽的一幕就发生了。

        你想想,一个向前扑上去想要用手中兵器去攻击对方脚部的人,突然间将攻击的那只手撤回来,那么接下来这个人会是一个什么姿势?

        手撤回来了,就只剩下自己的那张脸了。如果从主动和被动的角度来看,发动攻击的人攻击并未停止,只不过是改成用脸去攻击了,用自己的脸去攻击对方的脚!这个场面有谁看了不会笑出猪叫声来?

        道士看到这个情景的时候也差点笑出来,心你这是要手不要脸了?这要是再不配合就太不给面子了。

        这会儿他的脚根本就不用发力了,只要将向下戳的方向调整为将脚伸出去就可以了,结果就是“老四”的脸直直地撞在了他的脚上。

        “老四”成功地用自己的脸攻击到了对方的脚,至于谁更疼,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由于之前冲得太猛,所以这次的攻击力度也相当的大,在反作用力下“老四”也倒飞了出去,只不过这次飞得与之前“老五”不太一样,因为是被踹到了脸,所以是一边飞一边翻,结果落地时刚好摔了一个“饿狗抢屎”。

        “哈哈哈哈……!”

        邵曦这一下是实在忍不住了,简直要笑抽了。

        他平生还是第一次见到用脸主动去撞人家脚的,而且现在再看“老四”趴在地上的那个样子,他实在是没办法忍住不笑。

        笑的兴起了,邵曦直接便从凳子上站了起来。

        坐过长条凳的人都知道,两个人坐在同一条凳子上时,一个人起来的时候如果不打招呼,旁边的另一个人就很有可能会将凳子压翘起来,然后整个人摔在地上。

        所以,此时老吴正一脸不高胸看着邵曦,心你起来就起来,打个招呼啊!这个跟头摔得多冤啊!

        可谁知道邵曦这倒霉孩子回头看到老吴摔在地上的时候,不但没觉得不好意思,反而笑得更厉害了,好像很久没见老吴出过糗,今这一下子全都给补回来了。

        “你笑个屁呀!你笑!把我摔了你还幸灾乐祸是不是?看戏就看戏,你怎么还起哄?一点规矩都不懂。”

        邵曦也是嘴巴不饶人,立马对着老吴回嘴道:“我刚才是笑那两个摔得像乌龟一样,这会儿是在笑你,难道你是那个屁?”

        老吴听了这话,一脸的不乐意,也是不甘示弱地回击道:“哎呀,你敢我是个屁?我要是个屁,你就是被个屁养大的,现在还一到晚带着个屁到处晃,你你是个啥?”

        邵曦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消失了,愣了好一会儿,似乎陷入了沉思,把老吴都给看懵了。

        “哎!你是不是傻了?”

        “我在思考,你刚刚的这个问题非常尖锐。我正在想,我为什么要带着一个屁到处跑?”

        “……”

        正在这一老一少没个正形的时候,刚刚停止打斗的双方所有的注意力全都被他们吸引过来了。尤其是桐山五鬼中的“老五”,听到邵曦他们兄弟两个摔得像乌龟一样,立马就来了火气,顾不得那个青衣道士,提着手中的家伙直接就冲邵曦来了。

        “子!我刚刚就瞅你不顺眼了,我们报桐山五鬼门的名号时你就笑,现在看我们兄弟吃了瘪,你又在这里笑,你找不自在是不是?”

        邵曦一见对方来势汹汹,连忙解释道:“你们报名号的时候,我是笑你们这个名字很有意思,桐山五鬼门,我怎么听着都像桐山乌龟们。而且你们兄弟两个,你差点摔了个四脚朝晒龟肚,你那个哥哥就直接趴在地上晒龟背,难道不好笑吗?”

        这就是毫不掩饰,直截帘,赤裸裸的嘲笑,完全没有顾及对方的感受,老吴在一旁听得心里直发慌。

        心里一个劲儿地嘀咕“你这孩子是不是傻?是不是傻?哪有当着人家的面直接人家是乌龟的?还是五只乌龟!万一人家那个大龟二龟三龟来了你怎么办?吃饱了撑的给自己找麻烦。”

        “欸?我为什么要大龟、二龟、三龟?而且我们好像的确是刚吃饱,要不然怎么会吃饱了撑的坐在这里看戏?都怪这子让我吃太饱了。”

        老吴急忙上前解释道:“实在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孩子太不会讲话,我们就是在这看戏的,你们继续,你们继续。”

        邵曦转过头,像看傻子一样看着老吴,心:“我不会讲话?你把人家当猴戏看,还我不会讲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