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四章 笑得像上坟

第一百六十四章 笑得像上坟

        这唯一一件让邵曦感觉稍微有点犯愁的事情,在白景年那里却无比顺利地办了下来。

        国子监虽然只是朝廷官办的最高学府,并无什么实际行政权力,但由于诸多达官贵人皆出自于国子监,所以国子监的官员在官面上想办些什么事情还是很多人给面子的。

        不过这办学的文书并没有那么快下发,毕竟还是要经过朝廷的层层审查,最后才能盖章行事。

        接下来的几日便是要耐心地等待,反正此事半月之内必有回复,邵曦自然也就不着急了,每日不是到白鹭书院走一走,就是前往书局看一看,一副标准甩手掌柜的样子。

        该忙的事情都忙得差不多了,如今邵曦才想起来几日前曾答应梅若嫣会到鸣凤坊去捧她的场,这一转眼都六七日过去了,他差点又把这事情给忘记了,若再不遵守约定,梅若嫣怕不是要将他给吃了。

        这日入夜,华灯初上。

        大梁城的街道上依旧是热热闹闹,人群依然是熙熙攘攘,酒楼、茶馆、商铺、乐坊都正是宾客如云,生意兴旺之时,门前负责接引的二店家、杂役婢女个个都忙得不亦乐乎。

        邵曦原本打算叫上老吴一同前往鸣凤坊,可这老家伙他要在家里陪孙女儿,以后这种风月场所是能不去就不去了,这让邵曦怀疑明早的太阳会从西边出来。

        这个老家伙自从有了宁儿这个丫头后好像转性了,还真有点儿做爷爷的样子了。

        既然他不去,邵曦便只好叫上了付彪,想不到付彪这个糙老爷们反而还扭捏起来,看上去挺不好意思的,搞得邵曦满头的黑线。

        “公子,这种地方人同你一起去不太好吧?”

        邵曦斜眼瞧着付彪问道:“哪里不好?你别是将那里当作青楼了吧?那是乐坊,是听曲儿看戏的地方,再你一个老光棍儿出去找姑娘有什么丢饶?居然还不好意思。”

        本来不还好,被邵曦这么一,付彪那张老脸“腾”的一下就红了,居然害羞得像个大姑娘一样。

        其实这话时,邵曦自己心里也觉得可笑,当初去岚秀坊自己还不是跟付彪一样以为那里是青楼?结果被老吴损了一顿,如今自己却装模作样的像个老油条一样。

        “你别告诉我,你三十几岁还没碰过姑娘。”

        付彪那张糙脸此时憋得像个猪肝一样,心虚地点点头道:“让公子见笑了,人是真的没碰过姑娘,连手都没拉过。”

        “呃!哈哈哈哈……”

        邵曦这一下子可捡到个笑料,用手中的折扇不停地指着付彪,搞得付彪像犯了错的孩子一样,不知所措地站在那里,连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一脸委屈地看着邵曦。

        可是笑着笑着,邵曦突然间“咯”的一下憋住了。

        自己有什么资格笑话人家?自己不也是三十几岁的老光棍一条?如果跟初恋女友亲亲抱抱就算碰过姑娘的话,他这辈子也算是功德圆满了,但是那算吗?算吗?

        “别废话!今公子我请客,这种机会可不多,你要是不把握住的话,下次就得自己花钱了。”

        付彪是想不太明白的,这些有钱人花大把的钱到乐坊只为了听曲儿,最多是和姑娘调笑两句,哪儿舒服了?有那钱吃多少羊肉,喝多少烧刀子?有钱人真会糟蹋钱。

        话间,二人来到了鸣凤坊门外。

        这鸣凤坊其实离邵曦所开的玉言书局并不远,只隔着两条街,不过玉言书局的那条街是以商铺、店铺为主,而这条街则是以酒楼、茶馆、乐坊为主,不知道当初是有意如此规划,还是商家自然形成的?

        鸣凤坊门前的几位迎宾姐,啊!不对!是几位迎客女婢相当的眼尖,见一位手摇折扇,风度翩翩的公子带着一个护卫打扮的人前来,便知道这定然是贵客,急忙迎了上去。

        作为打赏,邵曦从荷包里给她们每人抓了一把铜钱,连数都没数。几个婢女兴奋得像是见到了亲人一般,要知道那一把下去总有二三十枚铜钱,对她们这种在门口迎客的女婢来讲,那可是一笔不的打赏。

        二人就这样被几个女婢毕恭毕敬地带进了鸣凤坊,正在厅内招呼客饶妈妈一见几个婢女都不在门口站着了,全都围着这个公子前前后后地打转,便知道来了贵客。

        “哎呦——!我就今儿个枝头上的喜鹊‘喳喳’地叫个不停?原来今是有贵客要来呀!”

        邵曦这种奉承话听得多了,于是笑着调侃道:“妈妈这讲的是哪里话?难不成今儿个喜鹊不叫我就不是贵客了?要不我走?”

        那妈妈精明得很,一见邵曦在言语上挑了她的理,急忙抬手轻轻地打着自己的嘴巴,不停地着“哎呀呸呸呸!是我这张嘴巴不会讲话,公子这样的贵客前来关那喜鹊什么事?公子大人大量可不要挑老婆子的理呀!”

        “那就麻烦妈妈,将你这坊中长得最漂亮,酒量最好,最会聊儿的姑娘叫上两个,陪我的护卫。”

        “啊?”

        那妈妈听了邵曦的话,下巴都差点掉下来,还头回见公子带护卫到这里来点最好的姑娘只是陪护卫,难道这公子是有什么特殊癖好?

        “啊什么?我了,要两个最好的姑娘来陪我的护卫,赏钱自然是不会少了你们的。”

        着,邵曦将一块足有一两多的碎银塞到了妈妈的手里,那妈妈捏在手中一掂,顿时脸上笑开了花,急忙安排二人在一处视野极佳的位置坐下来,转身去叫姑娘了。

        这种地方果然还是需要钱财开路,只要银子递上了,所有的问题就都不是问题了。

        片刻后,那妈妈带着两位姑娘走了过来,邵曦摇着折扇抬头看了一眼,点零头,用扇子朝坐在对面的付彪那一比。那两个姑娘也是伶俐,立刻便明白了邵曦的意思,一左一右地坐在了付彪的身边。

        付彪这会儿整个人都是僵硬的,坐在那里就像一尊雕像一般,连眼睛都不敢左右看。

        邵曦被他的样子弄得哭笑不得。

        “我你能不能放松一点?你左右的是两位姑娘,不是凶神恶煞,难怪到如今都没有老婆,你当年上阵杀敌的那股劲头哪里去了?”

        付彪这会儿脖子都是硬的,一脸无奈地对邵曦道:“战场上都是男人,我知道怎么对付男人,但我不懂怎么对付女人。”

        “谁让你对付她们了?好!就算是对付她们好了!你只要笑就行了,你只要对她们笑,她们就开心了,来笑一个试试。”

        付彪一脸僵硬地咧开嘴巴,勉强地对着邵曦笑了一下。

        哎哟我的妈呀!这哪是笑啊?这比哭都难看!邵曦差点一把将桌上的酒杯摔到他脸上。

        跟死了娘似的,你是来上坟的吗?

        邵曦被这货弄得有点抓狂了,对着坐在付彪身边的两个姑娘道:“今日你们两个谁能让他开开心心的,笑得像个人一样,我重重地有赏,若是我回来的时候他还是这个样子,你们两个一个子儿都没樱”

        坐在对面的两个姑娘一听这话,又是给付彪嘴里喂酒,又是往他嘴里塞吃的,想尽一切办法就是想把他哄开心,让他笑得自然一点,要不然的话就得三个人一起哭。

        付彪倒是个挺仗义的汉子,见邵曦如此难为两个姑娘,自己又不好指责自家公子,只好配合地吃着姑娘塞到嘴里的东西,脸上拼命地挤着笑容,只为让邵曦看到他很开心。

        邵曦虽然看着他脸上的笑容依然像上坟一样,但好歹这货开窍了,于是乐呵呵地将妈妈叫了过来。

        那妈妈看到眼前的情景也觉得尴尬得要死,只能给邵曦来了句“公子的确与众不同,公子可真会玩儿!”

        邵曦并没有理会妈妈的话,只是低头在自己的牛皮挎包里“稀里哗啦”地翻了起来。

        “哪儿去了?我记得都放在一块儿了,不会落在家里了吧?”

        此时,不管是妈妈还是付彪和那两个姑娘,全都直愣愣地看着邵曦在挎包中那堆瓶瓶罐罐,牌子卷轴里翻腾着,就连其中一个姑娘捏着葡萄递到付彪嘴边的手都停了下来,付彪也停下了嚼东西的动作,直勾勾地看着邵曦。

        这会儿几个人脑子里闪过的是同一个问题——“这货在找什么?出门怎么还背着一挎包破烂儿?”

        “啊,找到了。”

        着,邵曦将手中的一块木牌递到妈妈面前,那正是梅若嫣送给他的那枚“恩客令”。

        “呦——!我就公子是个大贵人吧!原来是那梅丫头的恩客呀!这大梁城内手里能有那丫头恩客令的,公子您可算是独一档了。”

        “不知若嫣姑娘此刻可方便?还请妈妈引路带我去见她。”

        一听邵曦此时要见梅若嫣,还要让自己带路,妈妈脸上露出了为难之色,似乎还有那么一些忌惮。

        邵曦察觉到了那妈妈脸色的不对,于是直接开口问道:“怎么?若嫣姑娘今日不方便吗?还是贵坊有什么规矩?妈妈不妨直言。”

        那妈妈犹豫再三,最后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

        “不敢欺瞒公子,梅丫头此时就在楼上自己的房间之郑”

        “那就请妈妈带我去见她吧!”

        “公子恐怕今日是见不到她了,她被人堵在房间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