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五章 陵王的野望

第一百五十五章 陵王的野望

        “殿下,你觉得若是东穆国与我朝就此罢战,两国国力谁恢复得更快?若是继续打下去,又是哪一方的国力在倒退?哪一方在缓慢增长。”

        萧玉智稍微思索了一下后回答道:“我朝独占九州之中最好的四州,若是罢战自然是我朝国力恢复更快,如果是继续打下去的话,虽对我朝国力增长会有所影响,却并无法阻止国力上升的势头,反而是东穆国这些年来一直在倾尽全力与我朝对抗,如此下去的确如你所,最终只会是落得兵败亡国的下场,可他们为何还要如此做呢?”

        邵曦叹了口气回道:“应该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这样做只是为了给东穆国续命罢了。若是罢战,我朝国力恢复将数倍于东穆国,可几年之间便有将其灭国的能力,而如今这般常年征战,虽然其已在透支国力,但也成功阻缓了我朝国力上升的趋势,此时再联络周围的各中邦国共同讨伐我朝,虽做不到将我朝瓜分,却能使我朝多面受敌,自顾不暇,以此来保全东穆国的存在。可惜这样做也只是推迟灭国的时间而已,结果不会变。”

        萧玉智听到此处显得异常的兴奋,似乎对此很感兴趣,连手中转动那两颗核桃的速度都快了起来。

        “假如,我是假如!若邵兄弟你是东穆国的皇帝或是谋臣的话,在明知本国此种境况下,会想什么办法来解决此事呢?”

        邵曦颇有深意地看了萧玉智一眼,缓缓道:“若我是东穆国的皇帝或谋臣,除了外部以战争手段施压以外,我会在景元王朝的内部想办法。”

        “在我朝内部想办法?能想出什么办法?”

        “呵呵!比如利用内部权力争夺所产生的矛盾,对争夺权力的双方暗地里给予某种助力,使我朝内部因权力斗争而造成严重的内耗。一个巨人你可能打不倒他,但若是让他体内生病,他自己就会倒下,所以我朝内部斗得越凶,东穆国就越安全,不知殿下可同意我的看法?”

        邵曦此话暗示的意思已经非常明显了,那就是你们几个做皇子的自己不要瞎折腾,你们折腾得越欢敌人反而越开心。

        原本朝堂之内的权力斗争便已经是剑拔弩张,若是皇家子弟们自己再不安分,只会让景元王朝内部的统治基础更加岌岌可危,敌国最希望看到的便是你们自己内部的互掐,在此过程中他们只要做到推波助澜即可,所付出的成本可比战争要低上太多了。

        萧玉智当然知道邵曦的话是意有所指,一时之间倒是有些尴尬。

        搞不清轻重,分不清里外,为他人做嫁衣的人历来是会被人嘲笑的。若是为了争夺太子之位而导致国家分崩离析那就太不明智了,所以权力的游戏一定要在规则范围之内来玩,不遵守规则就算将对方击败,自己也不可能成为那个最后的赢家。

        “邵兄弟,句肺腑之言,我自觉比我的兄长更有治国的才干,也更有荡平下的远大志向,却不知为何父皇竟将太子之位给了一个整日只知读圣贤书的书呆子,我景元王朝若是交到这样的人手中又岂会看到希望?与其让一个无能之君误国误民,还不如奋起而争,这样才能让我景元王朝在未来成为睥睨下的雄主之国。”

        邵曦心里一阵的叽叽歪歪,心:“你这不成心拉我下水吗?这些话给我听,将来若是出了什么问题我得清楚吗?大哥!我还没投靠你,你跟我了这些就不怕我传出去吗?”

        不过话已经都到这个份儿上了,自己若是再装疯卖傻就实在有些不过去了,既然你二皇子都把话挑明了,那也就没必要再那么含蓄的。

        “敢问殿下在治国才干,识人用人上自比当今圣上如何?”

        “那自然是不能相比,父皇文治武功,德昭下,这些年来面对无数内外危机都处之泰然,任用贤臣良将,内政外交之事皆都应对有方,这才有了今日景元王朝之盛世,我如何能与父皇相提并论?”

        “既然如此,圣上为何要将你口中的书呆子立为太子?若当今太子真的只是个书呆子,殿下觉得圣上会看不出来吗?殿下所虑之事难道圣上没有考虑过吗?既然圣上做了这样的决定,自然是有他的道理。景元帝国自开国以来百余年征伐不断,战乱不休,正是需要一个守成之君,我相信圣上也是看中了太子身上沉稳仁厚、知礼明德、处变而不乱的这些优点。”

        萧玉智听后颇为不服。

        “一个毫无雄心的守成之君如何能开创千秋霸业?如何能征服四方平定下?难道我景元帝国仅占四州之地便不思进取,安于现状了吗?”

        邵曦摇了摇头道:“殿下,之前我已与你讲过,东穆国勾连我朝周边各中邦国常年不断地对我朝发动战争的目的就是要制造内忧外患,当我朝全力应对外敌时,内部势必不可避免地出现一些疏漏,他们便可借此大做文章。圣上选择太子正是想加强内政,若是我朝一直被人牵制在边土争端之中而不加强内政的话,我们会一直被人这样骚扰。景元王朝的当务之急并不是开疆拓土,而是要先将手中这四州稳稳地拿住,以便日后再作他图。”

        萧玉智若有所思地道:“难怪每次我与父皇提起对外征伐之事,父皇都不为所动,原来是父皇想的与我并不一样,邵兄弟今日一言如醍醐灌顶,让我受益匪浅。”

        邵曦摇着手中的折扇一脸淡然,这皇帝家的事他不想管,不过若是因为皇家之事而造成国力衰竭,内忧外患,民不聊生,他觉得那就太不应该了。

        在其位谋其政,不管是皇帝自己还是皇家子弟,既然享受了皇家的利益,就该考虑下百姓的利益,仗不是不能打,但总要让百姓喘口气吧?

        此时萧玉智又问起了邵曦对周边各邦势力的看法。

        “依你所言,我朝眼下最重要之事便是休养生息,屯粮养民,那么对周边各邦我们应采取何种态度呢?是否也应采取怀柔的策略?”

        “和平共处,适当敲打。”

        “嗯,很有道理!若是无事边界贸易可如常进行,若是有事只需切断贸易即可,并不需要大动兵戈。”

        邵曦颇有意味地道:“殿下其实什么都知道,却为何还要来问我?其实我的也只是皮毛,想来殿下所思所虑应该比我想得更远更多。”

        谁知邵曦刚完这句话,萧玉智便起身对着他施了一礼,搞得邵曦一时手忙脚乱,急忙起身还礼。

        “殿下为何对我行礼?您是亲王,我只不过是个四品官员,这如何使得?下官怎受得起啊?”

        萧玉智看起来态度很真诚,语气也很诚恳地道:“我虽比邵兄弟年长,但在很多事情上见识却不如邵兄弟,今日得你提醒才明白往日所想只是为我自己,却忽略了我这皇室身份理当为下着想,不应只纠结于个让失。今日听了邵兄弟的一席话本王甚感惭愧,本王有意与邵兄弟结为好友,日后也好多多提醒本王。”

        “殿下乃是圣上的皇子,我本不过一介草民,只是机缘巧合之下入了圣上的眼,哪里敢与殿下称朋道友?不过殿下若是无聊了想找个人话,下官倒是乐于奉陪。”

        萧玉智转着手中的核桃,语带深意地对邵曦道:“你虽年纪不大,却颇具君子之风,本王来日若真有了一番作为,身边必定少不得你这样的人才,你不要去管朝中那些迂腐的老家伙是什么看法,他们只不过是一群嫉贤妒能的无能之辈罢了。”

        邵曦觉得今的这些话都白了,眼前这位陵王殿下的野心似乎丝毫没有因为自己的话而减少,看起来他对太子之位甚至于对当今圣上的位置依然是心驰神往。

        以他的志向,将来若是真有一番作为,自己最好还是离他远一点,搞不好人头不保。

        “下官恐怕要让殿下失望了,下官是个不喜欢受拘束的人,如今圣上虽赐了下官一个四品的官,但也只是一个散职。下官过无意朝堂,所以将来陵王殿下若是有了什么作为,恐怕下官也帮不上什么忙。”

        邵曦那意思就是“你爱咋折腾是你的事,别把我裹进来,我又不想做什么大官,当什么权重之臣,我只想逍遥自在的过日子,你最好别来烦我,我可不想因为你丢了命。”

        萧玉智一看这家伙就是个滚刀肉,油盐不进!无论自己怎么示好始终保持中立态度,心算了不急于一时,这样的人只能慢慢招揽,若是逼得太急了搞不好哪成了自己的对头,反而是个大麻烦。

        想到这里,萧玉智便转移话题,与邵曦聊了一些不咸不淡的风土人情,江湖见闻。

        这场宴席邵曦吃的这个累!眼前这位陵王殿下真不是个省油的灯,他得时时提防对方给自己话里下套,若是跟这位爷扯上关系,将来保不齐会跟着吃什么瓜落!

        酒宴总算是结束了,二人又聊了一些有的没的,只是都不再将话题引向这朝政之事。

        聊了一阵后,邵曦便找了个由头起身告辞。

        走出陵王府后,邵曦重重地出了一口气,这位就是个麻烦,以后还是离他远一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