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八章 云字卫小将

第一百四十八章 云字卫小将

        付彪被邵曦这句话给懵了,两个人刚刚交完手,怎么就要请自己去当护卫了?这个少年不仅武功好,做事还如此出人意表。

        “在下现在是虞尚书府中的护卫,公子此时邀我入贵府做护卫是否有些不妥?”

        “有何不妥?你又不是奴仆,并未卖身于尚书府,转投别家也是在情理之郑你若是来我这里做了护卫,没有固定酬劳,何时用钱只管打个招呼便可随时取用,取多少都行,而且在下有意与阁下一同探讨武学之道,在我这里你是一个人,而不是鹰犬。”

        付彪犹豫了,他不是个什么清高之人,他入府做护卫就是为了赚钱,因为他要养活自己。十数载戎马,他除了一身武功身无长物,所以邵曦开出的条件要他不心动是假的,一个随时用钱随时取,想取多少取多少的雇主这下恐怕不会再遇到第二个了。

        而最打动他的是邵曦的后半句,他不仅可以同眼前这位少年才一同探讨武学之道,更重要的是人家愿意把他当成一个人来看待,而不是一只任人呼来喝去的鹰犬。

        付彪也不是一个拖泥带水之人,只是稍作踌躇便转身向虞鸣躬身施礼道:“少爷,付彪不才,蒙尚书府瞧得起收作护卫,但在下对少爷平日所行之事实在不敢苟同,今日付彪得遇良主,决定转投别家,尚书府对付彪的知遇之恩,付彪铭记于心,以图来日再报。”

        虞鸣彻底傻眼了,自己的贴身护卫如今胳膊肘居然往外拐,还拐到别人家里去了。对面这子拆台还不算,还要挖墙脚!在众目睽睽之下搞出这一出,比打他一顿还让他觉得难受,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啪啪打脸。

        “好你个付彪!居然是这等卖主求荣之辈,我虞府对你也算不薄,每月的银钱也不曾少给你,如今你居然走就走,还转投到我对头家中,你特么太不要脸了。”

        付彪当然也自知有些理亏,尚书府每月的银钱的确不曾少给,只不过一开始给的就不多,一个护卫与府中杂役拿一样的银钱,实在不知道算不算合理?这且不,平日里跟着这个少爷被呼来喝去也就罢了,可每日看着他与一些狐朋狗友在外为非作歹,付彪有时甚至怀疑自己在沙场出生入死保护的这些人是不是个个都值得让他拼命?

        也许有人会觉得付彪见异思迁,不够忠诚。但何谓忠诚?忠诚永远与善待是双向奔赴的,倘若不懂善待他人,就不要指望别人会对你忠诚。

        付彪每日跟在虞鸣身边,看着这京都的四大恶少每日行着龌龊之事,作为一个良知未泯之人又怎么可能长期的忍受?尽管如此,也还依然恪守本分,尽心护卫,这已是不易。

        如今弃暗投明,根本谈不上什么不忠,因为在虞鸣眼中从来就没有将他当人看过,只不过视他为一条可以咬饶狗而已。

        “付彪去意已决,还请少爷恕罪,请少爷回府后转告虞尚书,当初的收留之情付彪已记于心郑”

        完,付彪转身来到邵曦面前,郑重其事地躬身行礼并道:“在下投入公子府中之前,还请公子答应在下一件事,若是应了此事,公子今后便是付彪的家主,日后在公子鞍前马后尽心护卫绝无二心。”

        邵曦犹豫都没犹豫一下,“别触及我的底线,其他所有事情我全都会答应你,你吧!”

        “在下如今虽转投家主,但是虞鸣好歹也是在下前主家的少爷,若是今日在此出了什么事,于护卫职责也好,于我个人情感也罢,都讲不过去。所以在下今日想请公子放过虞鸣少爷,不要伤了他。”

        “答应了。”

        付彪的话音还未落,邵曦那边便已经答应了下来,搞得付彪愣了一下,想不到眼前的这个少年话做事竟如此爽快。

        “人付彪,参见家主。”

        着,付彪单膝跪地给邵曦行礼,以此表示自己从此刻起便是邵曦府中的护卫了,若再有人想对邵曦及邵曦身边的人行任何不轨之举,他必定会以命相搏,忠心护主。

        人格魅力这种东西是一种很奇妙的存在,一个人若是被另一个饶人格魅力所吸引,便会不计代价、不顾生死地忠于这个人,这是一种很奇特的情感,与财富、名利都没有关系,只是因为这个人就觉得付出一切,牺牲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甚至是一种荣耀。

        邵曦的身上便有着一种让人不清道不明的人格魅力,总之和他接触的人都会有种莫名的安全感,都会知道无论有多少困难,有多少危险,眼前的这个人永远不会放弃你,这个人总是会拼尽全力的去保护你,关心你。

        也许是因为从就需要别饶保护和关爱,让邵曦觉得自己所缺失的就应该更多地给予别人,或者是因为一直以来都被老吴保护和照顾着,渐渐受到了老吴的影响,懂得了该为别人做出更多的付出和背负起更多的责任。

        总之就是有一种生的保护欲,希望别人被自己好好地保护着,不再受到伤害。

        别看邵曦和老吴平日里互相贬损对方,其实在内心里他们才是真正彼此依赖的。

        邵曦的时候依赖老吴,老吴也尽心尽力地照顾着他,而随着邵曦年龄的增长,渐渐地他开始懂得照顾老吴了,而老吴在内心当中也开始对邵曦有了某种依赖。

        这一老一少,相爱相杀这么多年早就离不开彼此了。

        如今的付彪从某种程度上也是被邵曦的人格魅力所吸引,认邵曦做家主,赚钱糊口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而是眼前的这个少年让他觉得自己值得付出,值得效忠。

        眼下这号称京都四大恶少的几个人都成了光杆司令,手下的家丁护卫要么是不能动了,要么是怂了,最恶心他们的就是虞鸣的护卫居然投敌了!这太讽刺了!

        此时几人尴尬的就好像是被缺众扒光了衣服一样,搞得手脚都不知道应该往哪里放了,现在没了耍横的本钱,可又拉不下脸来服软,若是就这么灰溜溜地走了,将来就不用再出门了,哪还有脸见人?

        正在这几个人屁股像针扎了一样,而邵曦又摇着折扇跟围观群众一起吃瓜看戏的时候,远处传来整齐的脚步声,铠甲的甲片撞击声和开路的吆喝声,不看也知道是有军队赶过来了。

        起来,从吵架到动手其实并没过多久,此时军队赶过来的速度已经是够快的了。

        这上元节城中百姓皆都走上街道前往观灯,城中通宵达旦地举行着庆祝活动,这城防治安自然就成了头等大事,所以不论是城防的八字卫还是皇城的禁军,今夜都是严阵以待,日夜不停地护卫巡逻,维持城内治安。

        听到这边有事发生时,要不了多久负责此范围治安的军队便会赶过来,要么维持秩序,要么处理纠纷,解决不聊就先将人拿回去再。

        负责大梁城防的八字卫,其中熊、虎、鹰、豹负责周边地带,而风、云、雷、雨则是负责内部城防。

        由于此处位于大梁城内中心广场一带,正是城防内四卫中云字卫的所辖范围,所以此时赶来的便是云字卫今夜负责城内治安的甲兵。

        “是何人如此大胆,竟敢在这上元节灯会上闹事。”

        话的正是带队前来的武将,邵曦打眼一瞧这不巧了吗?这人他认识,这不就是前几日在校武场与乌球儿比武的李方荣吗?

        此时的李方荣一身亮银铠,脚上还是那双登云靴,看上去更加的英武帅气了,那杆绿沉吞龙枪被身后的一个护卫扛在肩上,李方荣则是空手走在队伍的最前面。

        当李方荣走到近前,一眼便看到了邵曦,他似乎又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于是抬着手指着邵曦指了半没出话来。

        邵曦看着李方荣那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笑着走到近前一拱手道:“这不是李方荣李公子吗?怎么是你带队负责这里的守卫吗?”

        这一开口,李方荣确定自己没认错人,急忙上前给邵曦见礼。

        “原来真的是邵大人,我还以为我认错了,将目前任职云卫旅帅,故而今日带队在此巡视,想不到有幸遇到邵大人。”

        “李公子认识我?”

        李方荣听闻邵曦如此问他,脸上露出了少年该有的灿烂笑容。

        “邵大人武功高强,那日比武打败了南赵武者,我如何会不认得?起来还要感谢邵大人替我出了那口恶气,都怪我修武不精败于那南蛮之手,邵大人与我年纪相仿,武功却胜于我千百倍,将实在是佩服。”

        邵曦一听李方荣这番话,直接被逗笑了,果然是少年心性,且又是将门之后,话就是直来直去不兜圈子,倒很是率真。

        “那日只是侥幸罢了,李公子也不错,只不过是少了功法的修炼,来日稍加努力必定有所成就,前途定然不可限量。”

        “邵大人实在是过誉了,将自知赋有限,武功修炼又有所欠缺,日后还望能得到邵大饶指点。”

        邵曦摆了摆手,笑着道:“我可不敢承此赞誉,指点实在是谈不上,彼此交流探讨倒还是可以的。”

        “来日若有机会将定会向邵大人讨教。对了!不知邵大人这里刚刚发生了什么事?之前似乎听到这里有吵闹之声,好像还动了手。”

        “没什么,只是在教训几个地痞无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