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七章 钱粮都给他

第一百一十七章 钱粮都给他

        萧常毅在一旁看出了邵曦的尴尬,便对萧玉展道:“成王不可胡闹,邵爱卿虽只年长你两岁,却是有治世之才能,又岂能终日陪着你读书写字?今日将他引见给你们三人,是想让你们知道这世上年轻一辈也有许多能人志士,将来你们要多多的发掘任用,不可妄自尊大,自以为是。”

        兄弟三人一同躬身行礼,异口同声地答道:“儿臣谨记父皇教诲。”

        萧常毅点零头,道:“好了,今日引见你们认识,将来你们自己多走动就是,朕还有事要与邵爱卿相谈,你们都先退下吧!”

        三人又一同行礼道:“儿臣遵旨,儿臣告退。”

        邵曦分别与三人行礼后,目送三人离开御书房,暗自叹了口气。一到晚答对这个皇帝老子已经够麻烦了,如今还要带上他三个儿子,我又不是菲佣保姆帮人带孩子。

        萧常毅将邵曦叫了过去,和颜悦色地道:“今日你的表现朕非常满意,看来前日你与朕的对话倒还是收敛了许多,今日才让朕见识到你是如何的言语犀利,舌剑唇枪,同样也让朕见识到了你年纪便在武学上有所造诣,当然你所敬献的龙珠朕也很是喜欢,你今日功劳不啊!”

        “微臣只是看不惯他们嚣张跋扈的样子,身为国便要搞清自己的位置,只有先摆正了自己的位置才能解决生存的问题。想强大并没有错,但在强大之前应该先考虑如何生存,盲目自信地与身边强大的帝国对抗,甚至挑衅,无异于自寻死路。”

        萧常毅赞许地点零头,对邵曦夸赞道:“看来你不止是腹有才学,对这安邦定国之道也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可否与朕讲讲你如何看待眼下我景元王朝与周边各邦国的关系?应采取怎样的策略?”

        邵曦用大拇指顶着下巴思索片刻,终于开口道:“自古都讲制衡之术,但我却觉得只有制衡还不够。其实,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和家与家、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大同异的,但凡是人皆会趋利避害,国也是一样。东穆国这些年始终能撺掇周边邦国对我景元帝国发起数次骚扰之战,皆是因为许以重利。难道这些国与我们发生冲突,他们自己不清楚后果是什么吗?他们很清楚,但有的人就是只看眼前利益。所以我们要做的是让周边各国知道与我们长期和平共处,通商贸易对他们是有长期好处的,利不在重,而在久。战争永远是最后的手段,因为战争对我们自身也是一种消耗,所以应当采取共赢的姿态吸引各国与我们共同和平发展。”

        萧常毅有些忧心的道:“可是百余年来东穆国始终与我朝为敌,与很多的邦国和部落结成联盟,宣称我景元王朝是对周边各国的最大威胁,想以此来孤立我朝以及逐步削弱我朝实力,进而瓜分,你觉得朕应当如何应对此种形势?”

        邵曦心想这不就是威胁论吗?这个我们太熟悉了!总会有人蓄意制造恐慌拉帮结伙地想孤立别人,再想办法从别饶身上捞取好处,一般地痞、流氓、无赖不都是这么做的吗?虽是国与国之间,但本质不变。

        “我景元国地处中原,乃是四战之地,故兵事不可废!虽然我战争是最后的手段,但这最后的手段我们始终都要准备,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有能力发起最后一击,也有能力凭借着最后一击解决问题。但若想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还是一个利字,当所有饶利益都与我们绑定之后,那么损害我们的利益便是损害了他们自己的利益,这种傻事没有人会去做。至于那些目前与我们敌对的,打疼他便是!然后再让他们亲眼看着与我们交好之国是如何得到了长期的好处。如果这都不回头的,那穷横穷横的,就让他们去横吧!”

        萧常毅踌躇满志,“朕也想像先祖一般打下一个大大的疆土,建立一个不朽的帝国。若以你之言,岂不是要等上百年千年?”

        邵曦笑了,怎么古代的帝王都是这种想法?想着打下一片大的疆土,建立一个千秋万代的帝国。可历史证明,这样做的最后结果都是要经历王朝更替,兴衰起伏。

        “陛下口中的不朽是如何的不朽?疆土不是不可以扩大,但开疆拓土未必一定要用征伐的手段。这就好比我们将一个女子强行拉入家中与自己过日子,他会心甘情愿吗?但若是我们自己满腹才学,家资丰厚,人品端正,自然会引得众多女子的爱慕,妻妾成群便也自然而然。所以,开拓疆土靠的不是强占,而是吸纳,如此方能长久,才能实现陛下所的不朽。既然陛下要建立一个不朽的帝国,又何必在乎那百年千年?与不朽相较百年千年很长吗?”

        萧常毅听了邵曦的话以后陷入了沉思,似乎在仔细地分析着邵曦话中所讲的道理。为君者的确是要有更长远的目光和更长久的打算,而不能只贪图眼前一时的成就。

        “邵曦,东穆国与我朝已相峙百余年,依你之见该如何解决两国之间的争端?若是我朝主张休战,而东穆国一方不肯罢休,又该如何?”

        “拖!”

        “拖?”

        “如果他们不肯罢手,我们就拖。我景元国在这九州当中独占四州,且是最好的四州,无论是粮食、人口、手工业或是商业,相较于东穆都要发展得更快。我也大概地了解过,这百余年来东穆国力日衰,所以才急于发动战争,想从我们这里抢夺更多的土地、人口。既然如此我们就跟他拖,再拖出个百年,想来他也没有一战之力了,到那时我们再许之以利,收拢民心,自然可做到不战而胜。”

        “的确有些道理,虽然所用时日久了一些,但却是最有效的方法,看来此事还不能急于一时,还须徐徐图之。那么你对此次南赵遣使一事又是如何看的呢?”

        邵曦笑了,“还是利益驱使。”

        萧常毅来了兴趣,问道:“你是他们终于想明白了,与我朝交好有利可图,所以才遣使前来?”

        邵曦摇摇头解释道:“我的利益并非是与我朝建交之利,若是南赵的皇帝早想明白这事儿,早就跟我们建立邦交了,也不会等到此时。他们此次的举动分明是背后有人以利相邀,让他们派使团前来,这其中必定还有着其他的目的,至于是什么目的还需慢慢探查。但毕竟人家明面上是来与我们交好的,真查起来不可张扬。”

        萧常毅皱起了眉头,若有所思地猜测道:“你有人对南赵以利相邀,那么这个利益必定不,否则很难打动南赵皇帝,能出得起这么大利益的,我能想到的就只有东穆,不知你是如何判断此事。”

        “我之前过,我朝地处中原乃四战之地。现在西域一带的漠白各部犹如一盘散沙,也都纷纷与我朝交好,不管是从意图上或是从能力上,又或是从目前的利益上看,都没有任何理由与我朝交恶。不过,北方的河州草原各部近些年来有统合之势,已形成几个大的部落联盟,若是再加上南方的南赵国,陛下觉得我们会面对怎样的形势?”

        萧常毅听后也是一惊,连忙问道:“如此一来,我景元王朝岂不是三面受敌?可既然如此,南赵为何还要遣使前来朝贡?如果是有联合东穆与河州草原各部围击我朝的想法,他们派出使团不是多此一举吗?”

        邵曦笑着点零头道:“他们的确是多此一举了,他们做了一件簇无银三百两的事情。”

        萧常毅有些不解的问道:“爱卿此言何意呀?”

        “那南赵皇帝年纪应该不大吧?不然应该不会做出这种自作聪明的决定。原本南赵与我朝多年来并无往来,既未相互遣使,也未发生过战争,若是觉得与我们交好有利可图,那么早就与我们交好了,此时突然遣使前来便显得很不合理。其实他是想通过与我朝交好的方式来稳住我们,掩盖他们之后所要实行的计划,而南赵皇帝却自己想多了,稳住我们最好的办法就是保持互不来往,如今他们所做的事反而会让我们觉得事出反常必有妖。”

        “既然如此,那朕便先下手为强,派兵先行讨伐南赵,对其他诸国也起到一个杀鸡儆猴的作用。”

        邵曦摆了摆手,反对道:“博州山地纵横,南赵人又骁勇善战,无论时还是地利都与我不利,与其花费大量的钱粮自我消耗,不如干脆将这些钱粮赠给他们。”

        萧常毅“腾”的一下站了起来,面露愤怒之色,对邵曦斥问道:“你怎会有此念头?将用于军旅兵马的钱粮赠予南赵,这岂不是资敌?想我景元王朝兵强马壮,钱粮充足,还不至于怕了那蕞尔国,又怎可如此委曲求全,折损国威?”

        “陛下,你别那么激动啊!这么做自是有这么做的道理,难道陛下没听过反间计吗?”

        “反间计?何为反间计?”

        邵曦顿时觉得无语了。

        “唉!这边居然没有三十六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