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五章 她是我老婆

第一百一十五章 她是我老婆

        杨木城脸色大变,“你……,竟敢在圣上面前如此无礼。”

        “礼是放在心里的,不是挂在嘴上的,像你这种满口仁义道德,一肚子鸡零狗碎的才最让人不齿。”

        “哼!你站出来替一个女飞贼讲道理,难道就光明磊落?”

        邵曦不屑地一笑,道:“那账册呈递到你刑部,你们可曾核对?那青山郡守及其手下诸多官员所行之事是不是贪赃枉法、养寇自重、残害百姓、其罪当诛?”

        “查案乃是我刑部的职责,何人有罪,何人无罪我们自有定夺,何须你来干预?”

        “证据是我提交,青山郡之事是我亲眼目睹,作为当事人也好,作为证人也罢,我都有资格知道你们查案的进度如何。更何况如今我身为‘敬承司’督检史,当然有权查问你们查案的进展,也有权怀疑你们办案不力,甚至有权怀疑你们徇私枉法,相互包庇。”

        杨木城一下子脸就绿了。

        讲道理就讲道理,抬杠?先不邵曦抬杠的本事,就是这个督检史的身份就能压死他。

        别看同是四品官,邵曦有权查他,他却没资格查邵曦,这就是皇帝亲授的特权。

        “邵大人别扯没用的,那女子是飞贼总是事实吧?”

        邵曦冷冷一笑,“若是官员尽职,百姓安乐,何人愿行偷盗之事?那青山郡守带着手下官员勾结贼匪残害当地百姓,搞得民不聊生。紫苑姑娘虽是行了偷窃之事,却也帮了很多穷苦之人,若不是她将账册盗出,只怕靠你这种只会动动嘴巴的无能之辈是永远也查不出青山郡之事。如今该查的你不查,反而在此侮辱为了帮你们提供证据而付出生命之人,你的良心难道在出生的时候被狗叼走了吗?”

        杨木城见不过邵曦,便耍起了无赖,阴阳怪气地道:“来去她还是个贼。”

        “贼?那青山郡的官员勾结贼匪抢盗当地百姓及过往客商,你他们是不是贼?你这种证据摆在面前,却还毫无作为,尸位素餐之人,难道不是窃取皇家俸禄?难道就不是贼?”

        “你……”

        “一个一到晚不想着如何查案,却老想着去扒证人家底之人,你到底是没正事,还是存心想包庇那青山郡的贪官?难道你也有份?”

        杨木城一听这话立马就急了,这可是在圣上面前,这要是不清楚岂不是被邵曦生生扣了一个结党营私的罪名?这可是要掉脑袋的。

        “你休要胡袄!我对朝廷的忠心日月可鉴,怎会与青山郡的那班贪官行慈苟且之事?在圣上面前,你莫要信口开河。”

        “我胡袄?你不尽心查案,对地方监管不力,便是有负皇恩,是为不忠;身为人子,却还轻视女子,是为不孝;对一个死去之人极尽言语侮辱,毫无悲悯之心,是为不仁;手握证据却不尽力查办,反而污蔑提供证据之人,是为不义。你一个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人,有何颜面在圣上面前你的忠心日月可鉴?简直笑话。”

        杨木城被邵曦气得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这着着就给他上纲上线了。在圣上面前编排他不忠、不孝,不仁、不义,这不是要他的老命吗?

        “你休要巧言令色,污蔑本官,难道你口中的女子便是忠孝仁义之辈?你如此替她讲话,可是早就与她勾搭,行了苟且之事?”

        邵曦听到杨木城讲出此话,气得乐了出来。堂堂的一个刑部侍郎,四品大员,居然靠妄自揣度别饶私生活来为自己争辩,实在是可怜。

        “果然是一肚子的男盗女娼之辈,自己心里面心心念念惦记着什么,就怀疑别人做了什么,看起来你也没少打他人家中女子的主意!”

        “哼!你讲不清楚,就休怪他人怀疑。”

        “好!那我今日就讲个清楚,让你听个明白。那紫鸢姑娘不畏生死盗取账册,只为揭露贪官罪行,于朝廷,于圣上她尽了忠;自幼卖身葬父,以致落入风尘,她尽了孝;一身的好武功,虽行亮窃之事,却从未伤人,这便是仁;扶危济困,劫富济贫,为一方百姓的平安献出自己的生命,这便是义。一个忠孝仁义的女子,难道不值得为她修一座墓吗?”

        别杨木城,这会儿就连萧常毅都被邵曦得一愣一愣的,怎么听着那么有道理?被邵曦这么一,叶紫鸢的确是一个忠孝仁义的奇女子。

        邵曦继续道:“你妄言我与她行苟且之事,你可有证据?毫无证据地指责他人可是你刑部侍郎的一贯作风?我也不妨告诉你,在她死后我已认她作结发之妻,如今在她的墓碑之上便刻着‘亡妻’二字,你待如何?”

        这等于是将了杨木城一军,张罗给你们家人修墓你不反对,现在我张罗给自己的亲眷修个墓,你如果跳出来反对那就是居心不良,心怀叵测。好歹邵曦现在也是四品官,跟圣上请旨给自己老婆修个墓怎么了?

        一直坐在一旁看热闹的萧常毅听到邵曦这话,一下子就坐不住了。抻着脖子的邵曦问道:“邵爱卿,你所言可当真?那叶紫鸢如今当真已是你的发妻?为何之前未听你提起过?”

        邵曦心:“你个做皇帝的就好好做你的皇帝,怎么那么八卦?只是想在紫鸢死后给她一个名分,怎么这皇帝老子看起来好像认真了?”

        “陛下,那紫鸢姑娘生前与微臣彼此倾心,两情相悦,怎奈造化弄人,她先走一步。微臣并未正式迎娶过她,只是在她死后认她做了发妻,算是给她个名分,因此之前并未向陛下提起,并非微臣有意隐瞒。”

        萧常毅听到邵曦此话,手往大腿上一拍,一脸威严地道:“此事不必再议了,朕相信邵爱卿的人品,同样也相信邵爱卿的眼光,能被邵爱卿认作发妻的女子岂会是一般的女子?而且此事朕也知晓,那紫鸢姑娘为揭发青山郡守勾结贼匪之事,不惜以身涉险盗取证据,最后不幸罹难,正是下女子的楷模,更是不让须眉的巾帼奇女子。朕这便拟旨,待青山郡一案查清之后,诰赠叶紫鸢四品郡君,将来品级随邵爱卿一同擢升,只升不降。另诏当地郡府以四品诰命规格修建墓园,树碑立坊,以颂其生前之功德。”

        皇帝发话了,这回谁也别逼逼了。

        邵曦终于在叶紫鸢死后为她正名,并争取到了该有的身后功名。青山郡之事对于邵曦来,就像是一道永远都抹不去的伤疤,他一直都觉得叶紫鸢的死自己有很大的责任,是自己的疏忽造成的。所以他要尽力将叶紫鸢身后之事全部做好,算是一种补偿吧?

        别看邵曦平日里嘻嘻哈哈的,好像很快便从青山郡之事中走了出来,其实他只是不想表现出来给别人知道而已。自己内心的痛苦,何必让人知道?亲近的人知道了跟着难受,仇家知道了反而更开心,所以还不如放在心里。其实,他从来都没有忘记过叶紫鸢,从来都没有忘记那个舞剑抚琴,与自己月下相谈的女子。

        邵曦虽然此时身上并未着官服,但却依旧整理衣袍,郑重其事地对萧常毅行了跪拜之礼,磕头谢恩。

        无论怎样,皇帝认可了此事,从今往后便再没有人敢对叶紫鸢品头论足,长道短。否则,他必会让那些人付出代价。

        “陛下圣明。”

        在场文武群臣一同起身,口中高呼圣明。其中有多少人是真心实意,有多少人是凑数敷衍就不得而知了,反正喊得都很响亮。

        这边邵曦在谢恩,那边杨木城却悻悻然地回了自己的座位。

        在他转身离开之前,邵曦提醒了他一句“回去好好教教你那个儿子,下次若是再敢对我妹妹动手动脚被我撞到,别怪我打断他的手脚,断掉他的命根,让你杨家从此绝后。”

        杨木城听得心里一哆嗦,心想那兔崽子回到家中也没与他讲对人家妹妹动手动脚的事情啊!居然在外面给老子惹了这么大的麻烦。

        如今,皇帝认可了叶紫鸢的功绩,那么邵曦心中就有数了,青山郡一案基本上已成了铁案,那陈默槐等人注定是要人头落地了。只不过现在必须要由刑部、大理寺按照既定的程序进行查办,哪怕只是走走形式,也要以此来彰显公正。

        这场闹腾腾的比试到此时终于算是结束了。邵曦跑回座位,又开始往自己身上套那套官服,但是这袍子实在是太罗嗦,不好穿。曹公公眼尖,急忙命身边的太监跑过来帮助邵曦穿好衣袍,邵曦心中发誓,以后能不穿绝对不会再穿。

        邵曦这边刚把袍子穿好,便见一个巨大的身影站在自己面前。抬头一看,原来是那个乌球儿,此时他手脚上的铁链又拴了回去,拖着个铁球走路“稀里哗啦”的。

        邵曦心:“不是打完了吗?这货怎么又凑过来了?这还有完没完?别跟我没打过瘾还要再来一场,老子死都不会再陪你玩了。”

        乌球儿走到邵曦面前,有点害羞地摸了摸自己的大光头。

        “你不是神仙老爷!你是个神仙哥!你能告诉我,你是用的什么法术让我动不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