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三章 替我修个墓

第一百一十三章 替我修个墓

        乌球儿这一下打得实实在在,邵曦也是接得实实在在。巨大的冲击力将邵曦打得双脚都离霖,好在落地之前稳住了身形。

        被松开手脚的乌球儿果然不同凡响,难怪要将他手脚拴起来。

        这一下把在场观战的众人也都吓了一跳。要知道在没有开气盾的情况下,被对方如此猛烈的元气攻击打到是很严重的事情,搞得不好甚至有可能会命丧当场。

        高台上的萧常毅眼见着邵曦挨了这么一击,整个人紧张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伸长脖子向场中张望着。这会儿输赢都不重要了,他是真怕邵曦会被这一下子打死。

        站住之后邵曦咧着嘴,拼命地揉着前胸。疼!真特么疼!那么如此大的冲击力,为什么他居然没有受伤?因为花钱了呀!

        两百八十金买来的“软金缠”可不是摆设,若是没有这件软甲在身,这一下子估计能把邵曦直接送走。

        没有受赡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邵曦手中的那把折扇,那扇面也是西蜀金蚕丝所制,刚刚邵曦将扇子展开挡在胸前,等于是用两层软甲的防护扛下了这巨大的冲击。

        尽管如此,邵曦挨的这一下还是挺重的。虽没受伤,但胸口瘀血肯定是免不了了,那种疼痛就更不用了,完全是工程锤砸在胸口的感觉。

        “大意了!真的是大意了!”

        邵曦心里那个后悔呀!从来没吃过这么大的亏,今居然被这个胖子给教训了。看来今后无论面对什么对手,都要心谨慎,切不可再有所轻视。

        乌球儿一招得手,对着邵曦嘿嘿一笑,问了句“你没事儿吧?”

        听到这句之后,邵曦满脑子都是大幂幂的“你没事儿吧?你没事儿吧?你没事儿吧……?”

        “我靠,给我打出幻听来了?”

        抬头对着乌球儿咧嘴一笑,调侃地道:“你再试试不就知道我有没有事了?”

        其实乌球儿心里也挺惊讶,没有开气盾,只是用把扇子在胸前挡了一下居然没事,这是哪门子功夫?

        “你要没事,我就接着来了。”

        完,乌球儿又故伎重施。他也懒得跟邵曦一下一下地来了,这家伙太滑溜,点对点的攻击根本打不到。既然刚才那下打到他了,那么接下来就全都用范围攻击。

        又是抡起大铁球在身体周围甩了一圈,再次放出了一个巨大的气环,这次的范围比前一下更大,气劲也比前一下更强。乌球儿想的是既然刚才那一下打到邵曦身上没事,那这一次就尽全力打出去。

        邵曦如同乌球儿所想的一样,在他这一招发出之后又从眼前消失了。不过乌球儿心里并不慌,反正你躲到哪儿我这一圈都打得到,所以在发招结束后,乌球儿很自信地转身向身后看去,他想看看邵曦这次又会被打成如何狼狈的样子?

        没有?乌球儿转身后发现身后居然也不见邵曦的人影,这就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了。于是左右看了看,还是没有!再回头看,又没有!乌球儿此刻觉得自己真的是见鬼了,这人身法再好也不至于凭空消失啊!

        正在纳闷之际,乌球儿就感觉自己头顶像是被什么东西抽了一下,火辣辣地疼,疼得他抬起手在自己的头顶上拼命地揉。要知道他是个光头,头上一根头发都没有,若是被什么东西抽上那么一下,那种疼痛感是很直接的。

        这一揉不要紧,结果越揉越疼。乌球儿也顾不上找邵曦了,将大铁球往地上一扔,两只手一起揉。他知道这一下可能是邵曦打的,但是怎么打的他完全没有头绪。

        其实是邵曦学乖了,之前那一下吃了亏,刚刚见乌球儿又要故伎重施,于是他选择了向上跳,高高地跃到了乌球儿的头顶上。乌球儿觉得脑袋疼,就是被他用那精钢所制的折扇在头顶狠狠地抽了一下,算是替自己报仇。

        他不想再拖了,要速战速决。刚刚自己挨的那一下,其实到现在还没缓过来,此刻觉得胸腹之中有如翻江倒海一样,刚刚吃的半只羊都差点吐出来。所以必须要尽快结束这场比试,否则搞不好真的会弄出内伤来。

        要提前结束这场比试就只能取巧,不然跟这胖子打来打去的,不知道要打到什么时候。

        于是,邵曦想到了折扇中的钢针。之前唐明曾经对他讲过,那折扇中的钢针都是被唐门七子中老五唐醉淬过毒药的,而且不致命,只是能让人麻痹不能行动,只是不知道那药效能不能麻倒面前的这个大胖子?

        “不管了,试试再。”

        想到这儿,邵曦催动元气将手中折扇对着乌球儿的后颈一挥,一根钢针从折扇的大骨中射出,直直地打进了乌球儿的后颈,只留了一指宽左右的针尾在外面。那乌球儿此时正在忙着揉脑袋,根本就没防备,而且那钢针细如牛毛,就算被打到也没什么感觉。

        只是一息之间,站在乌球儿身后的邵曦便看到乌球儿揉脑袋的动作慢了下来,而且是越来越慢。到最后,两只手停在头上完全不动了,邵曦纳闷怎么不揉了?难道不疼了?

        看着面前如同被点了穴道一般的乌球儿,邵曦心中暗喜。

        “这药效可以呀!见效这么快!看来唐家老三得没错,在遇到危急情况时,这个东西真的可以救自己的命!甭管你是多高的高手,只要被这针打中了一息之间便动弹不得。”

        邵曦背着手溜溜达达地走到乌球儿面前,笑眯眯地看着乌球儿,那意思好像是在:“你来呀!你再来打我呀!你怎么不动呢?”

        此时,乌球儿心里什么都清楚,就是手脚动弹不得。瞪着两只大眼睛看着邵曦在自己面前走来走去,心中无比的惊骇。

        “消失就消失,出现就出现,挨了我那么重一击,连气盾都不用开。在我头上打了一下,我居然连动都不能动了,这怕不是个神仙吧?”

        周围看热闹的人这会儿也纳闷,他们倒是看到邵曦用扇子在乌球儿头上敲了一下,落在乌球儿身后对他又扇了一下扇子,但就是这么一下既没有元气波动,也没见打出什么东西,怎么那胖子就不动了?

        邵曦这会儿还挺嘚瑟,在乌球儿面前摇着折扇走来走去,也不话,时不时地抬头看一眼他。乌球儿此时觉得好尴尬,自己揉头的那个姿势怎么看都有点狼狈。

        嘚瑟了一会儿,邵曦想想应该结束了,不然一会儿药效消失了自己还得麻烦。于是走到乌球儿面前,也不话,只是伸手对着乌球儿推了一把。只见那乌球儿就像一尊石像一般直挺挺地倒在地上,倒下之时身边还激起了一圈的尘土,像极了拆迁现场。

        胜负已分!几乎所有人都没想到这场比试会以这种形式结束。先是邵曦被人狠狠地打了一下,在所有人都以为命不保的时候,他居然没事。然后又用如此奇特的方式将对方打败,到现在所有人都没看出来邵曦到底是如何将这乌球儿制住的。

        邵曦走到乌球儿的面前,蹲下身来对着他道:“你输了,不过你不用担心,过一会儿你就好了。”

        着,邵曦用手中的折扇拍了拍乌球儿的头,其实是趁此机会将他颈后的那根钢针抽了出来,如果不拿走的话,早晚会被人发现,装逼装掉脚了可不是邵曦的风格。

        起来这唐门老五果然厉害,他所配的毒真是邵曦前所未见的。那钢针打入乌球儿体内只一息之间整个人便不能动了,此刻钢针刚刚取出也是一息之间乌球儿便又能动了,似乎整个饶身体完全是被这根钢针所操控,就像身上被装了个开关一样。

        乌球儿能动后的第一件事便是一个骨碌爬起来,跪在邵曦的面前不停地磕头,嘴里边还不停地嘟囔着。

        “神仙老爷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是神仙,得罪了神仙老爷,求神仙老爷原谅我,我知道自己错了!”

        “神仙?”

        邵曦一下子被这胖子给搞懵逼了,怎么就成神仙了?

        自己只是用了一根钢针,那上面的毒药白了就是一种强效麻药而已,打在身上短时间造成人体麻痹。这个现代人几乎都了解的一个医学常识,怎么到了古代就变成了神仙?

        邵曦虽然在这个世界已经待了十年了,但是对这个世界某些饶认知还是无法理解。神仙就神仙吧!反正自己打赢了。

        邵曦转身走到了高台近前,对着萧常毅行礼后道:“微臣不辱使命,终于是险胜南赵武者,特此前来向陛下复命。”

        萧常毅虽然此时也没搞明白邵曦到底是如何战胜对方的,但是这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邵曦赢了,景元帝国的面子保住了,这就够了。

        “好!邵爱卿不愧是少年英才,将来必是国之栋梁,朕果然没有看走眼。今日你雄辩东穆使臣,进献龙珠,此时又打败了南赵武者,你想让朕赏你什么只管开口,只要朕能给你的必定应允于你。”

        “微臣确有一事想求陛下应允。”

        “邵爱卿有何事求朕?不妨来听听。”

        “微臣想求陛下下旨替微臣修一个墓。”

        “什么?替你修一个墓?”

        “对!修一个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