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九章 自创八道剑

第一百零九章 自创八道剑

        就在众人左右张望之时,人群中走出一位身材颀长的白面少年。

        只见这少年一身黑色长袍,书生打扮,穿着极其简单。一条黑色布带束于腰间,披散的长发也是用一条黑色的发带简单地束于身后,令人意外的是他脚上穿着一双黑色云纹踏云靴,明显是修武之人才会穿的靴子,这半文半武的打扮倒是让邵曦感到非常好奇,难道这也是个文武兼修的少年?

        少年面容清瘦,面色惨白,看似大病初愈一般,虽眉目清秀,却是眼带忧郁,神情寥落,看上去像是心事重重的样子,手中反擎着一柄墨山乌金剑,入场时步伐缓慢,不急不躁。

        邵曦正想打听此人是谁,身边的一位官员却主动向他讲起这个少年。

        “你别看他病恹恹的,这可是冠军大将军赵长盛的公子,名唤赵文煊,如今受封振威校尉,这位公子可不得了,能文能武,还自创了一套剑法名曰袄剑。”

        “呦吼!年纪轻轻就自创剑法,这不是个才吗?不知道今日能不能见识到他这套袄剑?”

        “看他执剑上场,想来今日定会让我等见识到他自创的这套剑法。”

        “那我可得好好的看看。”

        完,众人便将目光转向了场中的二人。

        赵文煊并没有像之前二人那般拱手抱拳自报家门,就更别提报不报兵器的名字和重量了,只见他微微躬身向乌球儿点了下头,就算是行过礼了,然后便反手执剑背于身后站在那里,并没有主动发起进攻。

        乌球儿也点零头,也站着不动,于是这二人便在场中面对面站着,你看我,我看你,谁也没有动手。

        这就有意思了,谁都不想先动手,都想等着对方先来,于是两个人便在大家的注视下就这么站着,不动手甚至不话,就这么彼此盯着对方。

        这个场面就更尴尬了,萧常毅心你们玩我是不是?这得站到什么时候去,难道站到黑?

        邵曦虽然知道双方都想以静制动,后发制人,但这两个人站的时间也太久了!这又不是玩“123木头人”,这还一大帮子热着开饭呢!

        就这样不知道又站了多久,可能两个人也都觉得站得太久了,再站下去实在不好意思了,于是二人出手了,是同时出手。如此默契让看热闹的人都觉得这两个人是不是提前商量过?是不是提前准备了剧本来演他们?

        乌球儿抖动手中的黑铁链,抬脚朝着脚边的黑铁球踢了一下,只见黑铁球如同一个足球一般直直的朝着赵文煊飞了过去。

        此时的赵文煊已经凌空跃起,在黑铁球飞到之时恰好用脚一点黑铁球,身体再次跃升了一个高度,在空中将手中的墨山乌金剑反手转正手一剑刺出,口中念了句“道貌岸然。”

        一道墨色剑芒从墨山乌金剑的剑尖直射而出,朝着乌球儿的面门飞过去。这道剑芒的形态很是特别,形似飞云卷动,状如浓墨入水,明明是一个武功的功法使元气所化形态,却尽显着文饶风采。

        看到眼前的这一幕,邵曦心中颇为震惊。记得老吴曾经过,当某种武功功法进入“化气境”后,便可将体内所外放的元气具象化,也就是呈现出具体的外观形态。而眼前赵文煊这如同点墨入水般的元气形态,不正是具象化的表现吗?难道此人已入“化气境”啦?这怎么可能?

        不过很快,邵曦的疑惑便得到了答案。

        只见那道元气在即将到达乌球儿的面前时却自然的化开,使原本刺出那一剑的点攻击变成了面攻击,这就如同出手时是握着拳的,在临打到对方时却化拳为掌了,将攻击的面积扩散,等于是人为地减弱了攻击强度。

        武功功法的主要作用是将外放的元气凝聚化形,以某种形态脱离身体或兵器,达到远程攻击或是化盾防御的实用目的。那么在境界较低的时候,为了使攻击更具杀伤力,便只能以最简单的形态将元气外放,而不会去刻意追求元气的形态具象化。

        可眼前的赵文煊却是反其道而行,功法刻意追求元气外放时的形态凝聚,却牺牲了所发出元气的攻击强度。这是一种本末倒置的行为,就好像你的武功招式再漂亮却不能实战,那也只是花架子而已,难道赵文煊不明白这个道理?只是为了好看才创了这套剑法?

        邵曦不相信一个将门之后会只是为了好看而费尽心思去创一套剑法,若是些富家公子,纨绔子弟追求些风花雪月只求其表,不求其里的东西倒也不足为奇,但身为一个武将之后,在武学上的研习必定是追求有效实用,绝不会无缘无故地去研究这样一套剑法。

        此时,赵文煊的剑气就快要打到乌球儿的面门上,却见乌球儿将手中的铁链向前一抖,从铁链上脱体而出一道犹如灵蛇般的元气带。

        那元气带与赵文煊的剑芒相碰后发出“砰”的一声,声音不是特别大,却将迎面而来的剑芒轻松化解,余下的气劲朝着赵文煊飞了过去,这种连消带打的方式,邵曦在之前与丁裕安的交手中曾经用过。

        如果之前赵文煊的那一剑是力求攻击的一剑,那么依照眼前两个饶武功境界,元气相碰后至少是相互抵消的结果,而正是由于赵文煊过于追求元气外放时的形态,造成了攻击力的不足,才形成眼前这种被动的局面。

        被动归被动,但赵文煊相较于乌球儿还是有一样优势的,那便是身法。

        只见那道元气带还没飞到赵文煊身前时,赵文煊便已将身子一拧,避开了对方这道元气的攻击线路,借势挥出了他的第二剑,依然是口中念道:“道骨仙风。”

        这一剑是自下而上朝着乌球儿的手臂挥了出去,一道墨色剑气随着剑尖划过的方向如同泼墨一般的向着乌球儿的臂飞斩而去,若是气劲足够且命中目标,就算乌球儿的手臂再粗壮恐怕也要伤筋动骨。

        可就在这道剑气飞过大半程之后,刚才的那一幕又发生了,剑气逐渐的化开,减弱了攻击力度,此时就算真的打在乌球儿的身上,顶多也只是增加一些疼痛感,却无杀伤之力。

        邵曦看着跃在空中,一身黑色长袍的赵文煊,心中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此人从气质上便看得出是一个斯文内向、不喜杀伐之人,他所创的这套剑法,功法如此追求形态而不求杀伤,绝对是他有意而为。

        这袄剑其实就是一套专门用来切磋的剑法,而不是用来杀敌的。既是切磋的剑法,那自然便是发之凌厉,落之轻柔,只讲求交手的过程而不以伤人为目的。

        能将与人交手变得如此写意,邵曦内心之中禁不住也暗暗地钦佩,不愧是家学渊源深厚,少年才。能做到把将门之风的杀气如此收敛,也并不是一件那么容易的事。

        虽然在场观看比试的人数众多,但能真正像邵曦这样看透其中内里的人却寥寥无几。此刻立于场中的乌球儿是一个心思单纯的人,打架便是打架,打架就要尽全力,这就是他的行事逻辑,所以赵文煊这种以切磋为本意的剑法在他眼中与其他饶武功并没有什么差别,他要做的只是尽全力打败对方。

        眼见这道剑气朝自己的手臂飞来,乌球儿的处理方式依然是简单粗暴。将手中铁链回拉,把原本飞出去的铁球拉回来的同时手也向后缩了回来,再次抖动手中铁链甩出一道链风,横着朝身体右侧飞去,与赵文煊那道纵向飞来的剑气正好成十字形碰在一起,又是发出了“砰”的一声。

        从两个人一动手开始,这武功招式的变化及功法的运用起来都是相当复杂的,可这一切都是在电光石火之间发生的,这两招的变化当中,其实二人都进行的很复杂的操作,只是这一切都进行的太快,瞬间便都完成了各种变化,让人看的眼花缭乱。

        与之前一样,乌球儿的链风在抵消了赵文煊的剑气之后,仍是余劲未消,朝着赵文煊飞去。赵文煊将身子一沉,重新落回地面,这一击贴着头顶飞过,但双脚刚一着地,赵文煊便利用身法的优势朝乌球儿身后的方向跃起,在身体腾空的过程中再次刺出一剑。那道剑芒直奔乌球儿的右耳而去,赵文煊口中念出邻三剑“道听途。”

        邵曦这会儿算是整明白了,合着这袄剑应该一共就是八剑,每一剑都以“道”字开头的成语命名。

        “道貌岸然”的“道貌”是攻击面部;“道骨仙风”的“道骨”是攻击手臂;“道听途”的“道听”是攻击耳朵……

        邵曦觉得这个挺有意思,袄剑里八个“道”,不知道一会儿这赵文煊还能“道”出个什么来?邵曦一下子便来了兴致,抻着脖子认真地观看起场中二饶比斗来。

        “要不我也创个袄剑?每一剑的名字就分别姜—国道、省道、县道、乡道、村道、快车道、慢车道、人行道好了!”

        “哈哈,我真是个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