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八章 第二场落败

第一百零八章 第二场落败

        想到霍去病,邵曦心中无比感慨。同为少年,看看人家十七八岁的时候在干嘛?十八岁就受封冠军侯,十九岁便升任骠骑将军,二十一岁就达到了所有武将都向往的成就巅峰。与他相比,眼前的这些少年将军,包括自己,又都算得了什么?

        只可惜妒英才,如此旷古烁今之人却是英年早逝,实在是令人扼腕叹息啊!可惜!可惜!

        感慨之余,他竟思如潮涌,想要即兴赋诗一首。于是唤来宫女送上笔墨纸砚,提笔便书下一首《将军》:

        望塞北黄沙落日、叹白驹骨瘦缰松

        千里途征程未尽、三冬夜瑟瑟寒风

        执剑围篝、将士击盾笑谈中

        金甲未解、旌旗猎猎舞长空

        方年少壮志未酬、豪气扬掷笔投戎

        领三军百战沙场、解万民八方相拥

        策马疾奔、震破敌胆弩弦绷

        杀尘不绝、士卒用命愤在胸

        战难休边关数载、狼烟起血染青锋

        待来日国泰民安、传万世不朽奇功

        百胜班师、少年孱躯已努力

        缠巾卧榻、尤念东青啸碧空

        去病、去病

        只恨寒水遇冷冬

        奈何、奈何

        世事皆在命数中

        归兮、归兮

        鼓息旗偃过千年

        乐兮、乐兮

        地无南北世大同

        书罢,掷笔而叹!

        不知道这冠军侯是不是真的像自己一样也穿越了,若是真的穿越了,是否曾长命百岁?

        邵曦也就是仗着自己是文武脉外加双经脉,感知和思考能力异于常人,不然就像他这样一边写诗一边看比武不累死他才怪。

        就在邵曦又是作诗,又是瞎琢磨这会儿,李方荣的枪尖已将要扎到乌球儿的脚踝之上,但乌球儿却仍未躲闪,只是将手中铁链一抖,那没入地面之下的铁球倏然被拉了出来,恰好被拉至双脚之前挡住了枪尖的来路。

        那李方荣将这一套梅花枪术也是练得相当纯熟,眼见枪尖被铁球挡住,此招已无法建功,便顺势手腕一扭,以后手为锁,前手为管,后压前挑,将招式变为第八式“凤汇头取咽喉”,将枪尖挽出几道枪花,直奔乌球儿的咽喉刺去。

        看到李方荣变招,邵曦心中暗自叫好,从第一招就开始的变化,到现在的临机应变都显得流畅顺滑,娴熟自如,看不出丝毫的刻意之感,反而像是提前便预知了对方的反应一下。

        乌球儿从之前与朱义诚对战直到此刻双脚都没有离开原地,只是一直在用铁链和铁球在应对着对方的进攻,虽招法看似简单,但每一次都很实用,丝毫都不花哨。

        见李方荣这一枪朝着自己的咽喉刺来,乌球儿还是没有躲闪,只是简简单单地抬起手臂,用扣在手臂上的铁环去阻挡袭来的枪尖。

        这个举动超出了很多饶想象,大家都以为他会移动脚步躲开,却不想他只用这么一个简单的方式便化解了对方的进攻。

        人有的时候就是这样,把明明很简单的事情想得很复杂,就像刚刚这一枪换做很多人会选择各种闪避的方式,格挡的方式,但不论哪种方式都离不开脚步的移动,久而久之就认为自己所选择的就是正确的,但其实有时候事情就这么简单,只需要一抬手。

        当然了,这么做也是需要足够的功底和自信,也不是每个人这样做都能挡住这一枪。

        李方荣见乌球儿抬起手臂想要挡下他这一枪,于是身子一转又变化出了新招式,使出了梅花枪术中的第三十二式“白猿转身扫眉枪”。

        原本这一招是要扫人脑袋的,不过乌球儿的身材太过高大,这一枪便直奔腋下扫去。

        这一扫势大力沉,形似棍法,若是被枪尖扫到那也是皮开肉绽,若是被枪杆扫到那就是骨断筋折,别此刻双方都是穿着布衣,就算是在战场上穿着铠甲的敌将挨上这一下,也会立时被掀落马下束手待保

        因为此前乌球儿已将手臂抬起,此时腋下正是一个很大的空当,再想收回手阻挡已然是来不及,所以李方荣的这一枪再没留后手,而是用足了劲道全力抡出,力求一击取胜。

        除了南赵使臣,观战的所有人都兴奋异常,谁都看得出这一击已是避无可避,乌球儿注定是要结结实实地挨上这一枪。

        但邵曦此时却暗暗地摇了摇头,感叹这李方荣还是太年轻了,没有与真正的高手交过手,在实战经验上还是有所欠缺。

        从一交手开始,邵曦便在观察李方荣的武功路数,除了判断出他枪术的出处以外,再就是他的武功修炼方式。与之前朱义诚一样,李方荣的武功修炼也属于中乘,是典型的近战模式,也就是没有修炼像样的功法。

        要知道,缺少了功法的修炼,元气便无法有效的外放,虽然可以在身体和兵器的表面形成气芒,但却无法真正的将元气外放,在身体周围形成真正的气盾,更不要元气脱体形成远程攻击。因为常年没有修炼功法,所以自然对功法的认识就会相对浅薄,在实战中便很难将功法的因素考虑进去。

        此刻的李方荣便是如此,他已认定这一枪必定会对乌球儿造成极有效的打击,所以才毫无保留地全力扫出了这一枪,也正是这个决定,注定了他此次比试的落败。

        就在手中这杆大枪即将扫到乌球儿腋下之时,却见乌球儿身体周围突然被一层淡蓝色的元气所笼罩,此时的乌球儿就像是站在一个巨大的水泡当中,而这巨大的蓝色水泡却是气劲凝实,力道外放,韧中有刚。

        砰!

        那声音听起来就像是一支巨大的鼓槌砸在了巨大的鼓面之上,发出来的声响震得周围众饶耳膜都生疼。

        再看此时的李方荣,手中的绿沉吞龙枪早已脱手飞得老远,而双手的虎口已被震裂,在不停地发抖,此刻李方荣正一脸震惊地望着眼前的乌球儿,似乎不敢相信刚刚发生的一牵

        这个场面邵曦太熟悉了,他之前数次与人交手都是利用气盾来抵消对方攻击的,在青山城对付梁道乾那次也是用气盾将对方震飞的。这李方荣还算不错了,只是长枪脱手,人还没有飞出去,明内功底子还是很扎实的。

        这就是没有修炼功法的缺点,元气无法外放,进攻只能近战,防御只能依赖躲闪和格挡,无法在体外形成气盾。所以当年老吴一再强调要修炼就修炼上乘武功,定要四法皆修,否则便会出现眼前这种状况。

        假如李方荣也修炼了功法,他这一枪便不会实打实地扫上去,而是会以枪罡的形式元气外放。如此一来,就算对方开了气盾,也只是元气相争,不至于像现在这样连手中的长枪都被人家给震飞了。

        李方荣抬头看着眼前的乌球儿,又看了看落在远处地面上的绿沉吞龙枪,心知自己已经落败,于是拱了拱手,一声不响地走到远处将长枪拾起,返回人群之郑

        这一下场面就有点尴尬了,连输了两场,搞得那帮武臣都有点坐不住了,虽然他们心知自己上来也未必就有全胜的把握,但是自家孩子输了,脸上也还是挂不住的,所以个个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圣上之前发过话,不让他们自己上去,如今只能指望看看哪家的公子能给他们争回点面子。

        人群骚动了一阵后,渐渐地安静下来。此时,才到了最尴尬的时候,因为再没看到有人上场。

        打输了不丢人,被人打得没人敢上场了才是最丢饶。坐在高台之上的萧常毅也有点坐不住了,这才败了两场便无人敢上阵了,他这个皇帝坐在这儿有点挂不住脸了。

        站在一旁的曹公公此时看出了萧常毅的脸色有点不对,于是还没等圣上发话便走到台前高声喊道:“可还有人愿意下场比试?”

        众人听到这一嗓子,全都不约而同地看向了武臣落座的方向,都想看看还有谁肯站出来。

        没动静……

        “咳咳……”

        曹公公尴尬地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再次喊道:“可还有人愿意下场与南赵武者比试?”

        “我来试试吧!”

        终于!终于是有人打破了这种尴尬场面,不管是在场的众人还是坐在高台上的萧常毅此时都松了口气。

        萧常毅将曹公公叫到身边耳语了几句,曹公公又转身回到台前大声地宣布道:“圣上有旨!这第三场比试无论谁胜谁负,今日比武都算结束,文武百官及各位外邦使臣返回麟德殿继续之前的酒宴,圣上将对此次前来朝贡的各位使臣追加赏赐。”

        邵曦听完萧常毅的这道旨意,也是无奈地摇了摇头。的确!如果连输三场的话也没有再比下去的必要了,与其尴尬在这里,还不如自己提前定出一个场数,不管输赢,打完就走,免得像刚才那么尴尬。另外还要给这些使臣追加赏赐,那意思就是“封口费都给你们了,回去以后别瞎逼逼。”

        直到听完了圣上的旨意,大家伙儿这才想起来刚刚是谁喊了一句“我来试试”的?人呢?

        ————————————

        「本章枪法招式引自《少林太祖梅花枪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