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七章 英俊小武将

第一百零七章 英俊小武将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是一个红袍将,十五六岁的样子,一身团花的红绣战袍,黑色云纹束袖,脚上蹬着一双虎头战靴,头戴翘脚幞头,一张红扑颇圆脸上,狮眉虎眼,圆鼻厚唇,整个人看上去虎头虎脑,颇有英武之气。

        邵曦已从身旁官员口中得知,这位将便是云麾将军朱汝安之子朱义诚,如今已被封为翊麾校尉。

        朱义诚阔步走入场中,手中拎着一对玄铁破锤,看起来分量不轻,想来也是一个力量不之人。

        “大胖子!我叫朱义诚,我手中这对玄铁破锤一个重五十斤,两个加起来共重一百斤,你和你手中的兵器都叫什么?有多重?”

        朱义诚的一句话,把在场的人都给逗乐了,到底是个孩子,打架之前自报姓名也就算了,还要报一下自己兵器的分量,真是一颗赤子之心。

        对面的乌球儿一看便是个不善言辞之人,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光头,有些呆呆地道:“我叫乌球儿,它也叫乌球儿,我和它重多少斤我也不知道,没称过。”

        这个回答把在场的人再次逗乐,怎么人和兵器叫一个名儿?

        “那好!你心我要来了哦!”

        完,只见朱义诚催动元气,双锤上浮现出一层透明的元气气芒,那气芒形成之时,朱义诚已飞身跃起,高举双锤向乌球儿的头顶砸了下去。

        这一锤势大力沉,一般人恐怕是很难接住的。锤这种兵器通常本身重量就很大,使用这种兵器的人也都是臂力过人,一般使用刀剑、长枪的人都不会与用锤的硬碰硬,因为冲击力实在太大,别人受不受得住,手中的兵器一般也扛不住。

        那乌球儿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只是呆呆地看着朱义诚的双锤向自己的头上砸来,这一锤如果砸在头上那必定是脑浆崩裂,立死当场。

        跃在空中双锤砸下的朱义诚此刻心里也有点儿纳闷,心:“他怎么不动啊?要是不动,不是被砸死了?”

        正在大伙儿纳闷的时候,那双锤眼看着就要砸到乌球儿的头上,这时他动了,只见他抬起双手直接向砸来的双锤抓去,看得在场众人更是一脸的懵逼,双手接双锤?他怕不是疯了吧?这对玄铁锤若是砸在手中,双手岂不是要骨断筋折?

        在场感到吃惊的大都是不懂武功的文臣,而懂得修武之道的人此刻也都跟邵曦一样看出了其中的名堂,其实此时乌球儿也已催动元气,双手之上也有着一层气芒。

        只见乌球儿伸手接住朱义诚的双锤后,顺着锤势双臂向下弯曲,突然又向前一推,将朱义诚整个连人带锤都推了出去。

        朱义诚人还在空中,就这么被乌球儿一把推飞了出去,急忙身子一拧,卸掉力道落在地上。他怎么也没想到乌球儿竟然会用双手去接自己的双锤,而且在一瞬间便将双锤的力量卸掉,反而还将他推飞了出来。

        内心中震惊归震惊,但作为将门之后,少年英才,心中自是有着傲气,才输了一招半式又怎么肯放弃,于是朱义诚再次催动元气,挥舞双锤朝乌球儿冲了过去。

        锤法招式包括:涮、拽、挂、砸、擂、冲、架、云、盖。

        这一次朱义诚没有再跃身砸锤,而是改变了策略,选择攻击距离最短,最简单直接的“冲”。要知道玄铁破锤乃是玄铁所铸,沉重异常,锤头有刺,利可破,中锤者不仅要承受锤子带来的威猛绝伦的伤害,还要受到那锤刺之苦。

        这一击刚猛迅疾,直奔胸前要害,对方若是挡不下这一击或是躲闪不够迅速,便会被锤刺命中,再加之玄铁锤的重量,必是锤劲透体,胸腹俱裂,内外皆伤,再难活命。

        朱义诚的意图很明确,之前的砸锤你不是能接住吗?如今,这一招冲锤之下,锤刺在前,就算你是钢筋铁骨,想来也不敢再用双手接锤,否则必定是皮穿肉烂,双手俱废。

        就在双锤的锤刺眼见就要刺到乌球儿的胸口时,只见乌球儿将手中铁链向胸前一抖,将铁链的链环套在双锤的锤刺之上,那铁链上还微微泛着淡蓝色的气芒,就势向右一扭便将朱义诚整个饶身体扭得在空中拧了几圈,再次将其甩了出去,那双锤之上的锤刺也因这么一扭而双双断裂,落在地上。

        乌球儿还是那副呆呆的样子,只不过目睹了眼前的这一番交手,此时没有人再敢瞧他的这副呆相,都看得出此人并非只有一身蛮力,而是功法奇特,刚柔并济。

        邵曦此时看得很明白,朱义诚所修炼的其实是一套不错的锤法,只是缺少功法,只能近战,武功修炼只能划入中乘,而且目前修为尚浅,还无法将锤法的精髓发挥出来。

        而乌球儿所修炼的是什么武功目前并不清楚,但看得出修炼的也只是中乘武功,其中缺少了身法的修习,但可见他已将此武功修炼得相当纯熟,运用自如,得心应手,所以在比试中才能始终占据上风。

        朱义诚这一次被甩出来由于力量过大,身形已在空中失控,整个人重重地摔在地上,爬起来后看看双锤的锤刺已断,心中已知自己与对方之间的差距,于是将双锤往地上一撴,掸璃衣服上的尘土,向着乌球儿一抱拳。

        “打不过!你比我厉害,我回去再好好练练,有机会再来与你打过。”

        这朱义诚倒真是一个爽直赤诚、单纯率真的少年,没有虚礼客套,而是直来直去,输了就认。

        乌球儿虽然看上去身材庞大,还是一个大光头,满脸大胡子,但眼神却无比清澈,看上去如同孩子一般,听到朱义诚的话后并未作答,只是对着朱义诚点零头,便又是呆呆地站在那里,没有任何多余的举动。

        在场众人看着朱义诚拎着两只锤子走下场去,心中也都暗暗赞叹,虽然打输了,但却并不沮丧,单是胸襟就不愧为将门之后。

        第一场就打输了,这让在场的众多武臣心中颇感不爽,以往在战场上向来是无往不利,如今怎可轻易认输?

        正在众人还对之前的那场比试纷纷议论的时候,从人群之中又走出一位将,来到乌球儿面前。

        只见这员将一身青色云纹锦绣战袍,一排狮子襻,银丝腰带佩以翠玉犀比,脚上一双登云软靴,头上一顶紫金红樱冠,面如锦方,剑眉星目,鼻直口阔,手持一杆绿沉吞龙枪,看上去英姿飒爽,威武帅气。

        看着眼前这个英姿勃发的少年,邵曦都忍不住向身边的人打听道:“如此英武的一员将,不知道这又是谁家的公子啊?”

        正在低声议论的众官员中一人回答道:“这位是怀化将军李树怀的公子,名叫李方荣,如今已被封为振威副尉,也是这新一辈少年武将中的佼佼者,前程一片锦绣。”

        邵曦突然心有所感,想起了那首曲词《定风波·攻书学剑能几何》。

        敦煌曲词有曰:

        攻书学剑能几何,

        争如沙塞骋偻啰?

        手执绿沉枪似铁,

        明月,龙泉三尺斩新磨。

        堪羡昔时军伍,

        谩夸儒士德能多。

        四塞忽闻狼烟起,

        问儒士,谁人敢去定风波?

        这曲词虽义有偏颇,却不失豪放之情。身为边关将帅,自是要有这种舍我其谁的英雄气概,征战沙场,保家卫国才能换来国泰民安,下太平。

        李方荣面向着乌球儿持枪拱手道:“在下李方荣,我手中之枪称作绿沉吞龙枪,枪长一丈一,重六十八斤,前来向你讨教。”

        完,李方荣将枪尖向斜下方划了个半圆,斜横在胸前,紧接着再将枪尖向右上划了个半圆,手中一抖,挺枪便向乌球儿直刺而去……

        枪者,乃百兵之王,素有一寸长一寸强之,执枪者因向来以正面拒敌,不弄诡诈之道,故:枪称君子械,人存侠客心,否则便不配以枪为伴。

        枪之战法灵活丰富,守能遮、架、拦、挡;攻则是扎、刺、挞、抨、缠、圈、拿、扑、点、拨等等,实在变幻莫测,神化无穷!

        李方荣这一出手,邵曦顿时便来了兴趣。此前与丁裕安交手时,双方并没有过多的招式往来,而是以元气相斗,但见眼前这李方荣所使枪法却是传中的梅花枪术。

        梅花枪术特点是刚劲有力、节奏分明,枪法变化多端、连贯通达、技击点神出鬼没。

        梅花枪术的主要招法有:拦、拿、扎、挑、刺、崩、劈、穿、摆、抡、连环把、舞花枪等。

        招法要诀为:身动灵和猫,枪出速如镖;枪扎一条线,枪抡不见面;枪收如按虎,枪摆龙蛇现;手眼身步法,气力达枪尖。

        只见李方荣一起手便是梅花枪术的第一式“白蛇出洞奔中膛”,那乌球儿抬起手中铁链刚要格挡,却见李方荣招式一变,换成邻三式“狮子摇头取下方”,枪尖左右虚晃之后,直奔乌球儿的脚踝而去……

        邵曦看着眼前这员将所用的梅花枪术,这会儿心里就犯琢磨了。

        “难道当年的‘冠军侯’霍去病也穿越过来了?”

        ————————————

        「部分专业内容来源于网络,如存在错误,敬请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