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一章 无奈入官场

第一百零一章 无奈入官场

        邵曦走出宫城之时,白鼎公与柳行斋正焦急地等在外面。两个人是真的很担心,毕竟邵曦是第一次被圣上单独诏见,若有言语不当,便有可能招来杀身之祸。

        见邵曦从城门里走出来,两人急忙迎了上去,都关切地询问此次面圣可还顺利。

        白鼎公是最紧张的,毕竟邵曦眼下是他的门生,若是真出了什么差错,还得是他给兜着。

        “怎样?此次面圣可还顺利?圣上都与你聊了些什么?”

        邵曦瞧了瞧眼前这两位一脸紧张的老头,笑着将刚才御书房的事大概地了一遍。

        两个老头听完脸色都变了,就这么会儿工夫,他居然在御书房跟圣上吵了一架,这是不要命了吗?

        柳行斋语气关切地道:“你呀,你呀!真是太胆大妄为了,无论如何你都不该与圣上争辩,人都是要面子的,何况他身为帝王?你这次也算是死里逃生,今后切记切记不可再如此肆意妄为了。”

        “柳先生提醒的是,其实我也有点后怕,不过当时血气上头也没姑那么多,幸好圣上是个圣明之君,并未与晚辈计较。”

        白鼎公一拍邵曦肩膀,“你知道就好,今后行事切记谨慎。”

        “先生,学生刚刚在御书房见圣上拿到了一份刑部上呈的折子,似乎与青山郡之事有关,可是先生让师兄已将那两本账册上呈刑部了?”

        “正是如此,前日我让景年抓紧将此事办妥,想是景年已托人将账册呈至刑部,刑部这才给圣上那里递了这份折子。”

        邵曦听到此话,躬身对着白鼎公深深地施了一礼。

        “先生为学生之事费尽心思,学生不知该如何表达感激之意。”

        “感谢什么?你是我的门生,你所托之事为师必定要尽力而为,更何况此事已牵涉到青山郡的百姓,老夫如何能袖手旁观?我过,那紫鸢姑娘身为一女子都能做到如簇步,我们读书之人又怎可无动于衷?”

        柳行斋此时也颇感兴趣地对邵曦问道:“你刚刚到圣上封了你一个‘敬承司’四品督检史?”

        邵曦点零头,将方才萧常毅封他官的事情大概地了一下。

        柳行斋兴奋地道:“你可要知道这‘敬承司’的督检史是有着监察百官,先斩后奏之权,你此次可算得上是平步青云,一步登了。”

        “圣上现在还不许我监察百官,不过先斩后奏之权倒是给了我。”

        白鼎公捋着胡子笑道:“你就知足吧!圣上第一次见你便能授你先斩后奏之权,已是史无前例,前所未有了!你师兄苦熬了这么多年也才做到五品国子博士,你如今一起手便是四品,别太贪心了!”

        邵曦点头称是,其实对他而言做不做官并不重要,只不过现在有了这么个头衔,将来再遇到像青山郡这样的事便没什么顾忌了。

        三人上了马车,离开宫城回了白鹭书院,一路上两个老头问东问西,邵曦也都耐心作答。

        今日之事看似简单,实则对日后邵曦身边之人乃至整个景元王朝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百学宴”结束的第二,白鹭书院和柳家便同时接到帘今圣上御赐的文房四宝及御笔亲题“心怀下”的匾额。

        这对下文人来是莫大的荣耀,可以是光宗耀祖和荣耀后世的极大荣誉,所以两家也是举行了盛大的迎接仪式和庆祝仪式。两家都张灯结彩,大摆宴席,好一番庆祝,那热闹程度远远超过了迎春之喜及两家定亲时所庆祝的规模,整个大梁城的读书人几乎全都赶到了两家来祝贺。

        至此,两家在大梁城内乃至在整个景元王朝的名声和影响力都得到了大大的提升。

        邵曦心里很清楚这是萧常毅有意在为下诏开创新学提前炒作热度,让下诸家都明白,支持开创新学便会获得无上的荣耀。

        想想这做皇帝也不是什么事都一不二的,很多事还是要动些手腕,讲究些方式,邵曦觉得做皇帝有什么好?累得要死!

        随着圣上的赏赐一同送到白鹭书院的还有邵曦的官服。既然封了官,该有的官服、官印、鱼符、鱼袋自然是不能少的。

        邵曦没穿过官服,也不喜欢穿这东西,穿在身上板板正正的难受得要死。再这官印、鱼符、鱼袋都是要贴身携带之物,邵曦平日里身上已经带了一堆的牌子,如今还要带上这些,真是烦都烦死了。

        前来宣旨授赏的正是曹公公,宣读完圣旨,颁授完赏赐之后,正打算动身回宫,邵曦却将他拉到了一旁。

        “曹公公,能不能回去跟圣上商量商量,这官服我不穿行不行?实在是穿不习惯。”

        曹公公无可奈何地白了邵曦一眼,抿嘴一笑。

        “邵大人,您给圣上这是灌了什么迷魂汤?昨日那般言辞激烈,圣上不但没罚您,反而还封了您个四品官,这要是换个人怕是已经人头落地了,邵大人果然不是凡人。至于大人您提到的这官服之事,圣上早就嘱咐过了,让老奴告诉您后日前往麟德殿您须身着官服,其他时候大人您不想穿便可不穿,老奴在圣上身边伺候这么多年,还从未见过圣上如此迁就一个人,邵大人您可真是不得了。”

        如今邵曦有了官职在身,曹公公对他的称呼也从邵公子变成了邵大人,在宫中待了一辈子的人,对这些细节都是极为在乎的。

        邵曦听了曹公公的话,心想这皇帝老子还挺通情达理的,不过这皇帝身边之人还是要多多地交好,毕竟是做糖不甜,做醋可是很酸的。

        念头及此,邵曦顺手又将一张叠成方块儿的百两银票悄悄塞入曹公公的手中,曹公公也并未推辞,接过后塞入袖中,躬身对邵曦施礼。

        “邵大人文韬武略,如今圣上能得邵大人这样的少年俊才相助真是万民之幸,下之福!今后邵大人若是有用得着老奴之处只管开口便是,老奴定当竭尽全力。”

        “公公过誉了,公公终日在圣上身边侍候也是辛苦,今日来了连口茶水都顾不上喝,晚辈心中实在过意不去,还请公公见谅。”

        “邵大人果然是通情达理之人,我们都是为圣上效力,谈不上辛苦,邵大人如此年轻,将来必定有所作为,到时别忘了老奴才是。”

        “公公太客气了,晚辈岂敢忘了公公?”

        “不了,老奴还要赶回去复命,邵大人可不要忘了后日之事。”

        “晚辈恭送曹公公。”

        送走曹公公之后,邵曦回到前堂厅中,看着摆在桌上的那身官服心里一阵的别扭,原本自己是最瞧不上穿这身衣服的人,如今自己莫名其妙的要穿上,怎么想都觉得心里不舒服。

        白鼎公走过来,拍拍邵曦的肩膀道:“原本打算上元节之后再将你引荐给朝中诸位官员,不想如今你凭着自己的本事便赢得了圣上的赏识,还为书院赢得如此荣耀!今日前来祝贺之人中便有不少朝中的官员,不如借此机会介绍你们认识一下,也方便你今后于朝堂中行走。”

        邵曦明白白鼎公是出于好意,再加上将来调查风家之事也免不了要与这些朝中的官员打交道,所以对白鼎公的提议并不拒绝。

        由于如今邵曦已官居四品,虽只是个挂名,但好歹级别在那里,所以白鼎公为邵曦引见的多是四品以上的官员。由于人数众多,邵曦重点记住的都是三省六部,九寺五监的主要官员,另外还有一部分御史台的官员也前来书院祝贺。

        邵曦与众位官员一一见礼,客套恭维自然是少不聊。这官场上的各种虚礼虽然令邵曦讨厌,但也不得不做,毕竟面前的这些人将来指不定哪就有求于人家。

        在众多官员中,白鼎公重点向邵曦介绍的是礼部尚书章玉政,刑部尚书方秉文,吏部尚书尹业安以及大理寺卿龙期鸿,因为这几人不仅对眼下青山郡之事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同时对邵曦调查十年前风家庄之事也会有很大帮助。所以白鼎公暗中嘱咐邵曦尽可能与这几人交好,以求将来有所助力。

        礼部尚书章玉政,既是风长临生前的上司,同时也是与风长临互为知己的好友,值得信赖;

        刑部尚书方秉文,昨日在御书房门前曾有过一面之缘,主管下的刑律,所有案件都离不开他,自然也要与其交好;

        吏部尚书尹业安,朝中官员皆受其辖制,虽然管不到邵曦,但也不得不与其打好关系;

        至于大理寺卿龙期鸿,邵曦一听名字便知道这人与龙期泰必定有着一定的关系,后来打听才知道他与龙期泰实际上是亲兄弟,而且青山郡之事的查办大理寺也是必不可少。

        尽管邵曦极不喜欢这些官场上的往来,但如今也不得不硬着头皮与这各级朝中官员打交道,不论是为了叶紫鸢,还是为了十年前风家庄的那六十几口,邵曦都打算替风玉言完成身上所背负的使命。

        谁能想到十年前死里逃生的那个孩子,如今却成了朝廷的四品大员,虽然目前还只是一个闲职。

        虽然邵曦并不喜欢做官,他宁愿游历江湖,但既然身上背负了责任,有很多事便身不由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