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九十章 备礼访柳家

第九十章 备礼访柳家

        邵曦终于是将之前答应白锦卿的事办到了一半,不过这已经很不容易了。此时让他犯愁的是柳家的那个老头,别说是劝他,现在连见的机会都没有,这怎么弄啊?

        不过说起来,邵曦倒是很像以前年画上那个抱着锦鲤的胖娃娃,每次想什么的时候就会来什么。

        白鼎公此时开口对邵曦说道:“如今老夫既然已明白了治理天下,兼济苍生非一家之法所能做到,那么便该放下成见,打破桎梏,集百家之长,所以我打算约那柳家的老家伙好好的谈一谈。当然,也是为了我那孙儿的幸福,毕竟不跟这老家伙和解,他是不会同意将他孙女嫁给我孙儿的。”

        邵曦一听心说:“好家伙!刚刚反对的是你,这会儿张罗的也是你,到底是我的说服能力太强,还是你自己的立场不坚定呢?”

        不过,这倒是一个不错的机会。让这两位有学识的老者共同探讨这治世之学,借此缓解关系,促成白锦卿和柳菱之事也自然会水到渠成。

        “那么先生打算何时与那柳先生会面呢?”

        白鼎公捋着胡子想了想说道:“今日和明日都是新春之际各家与亲戚的拜会之日,登门实在不合适,不如就选在初三吧!也就是后日,借着登门贺春之机与他谈上一谈,一会儿你替我告知锦卿,让他备上礼物和拜帖,后日一同去柳家拜会。”

        白鼎公刚说完,紧接着又补了一句“后日你与我一同前往,无论手头有何事都先放一放。”

        邵曦心说:“嗯,我就知道跑不了我,这是打算把我顶前面了。”

        “学生明白,看来学生也要准备一份礼物,第一次去人家登门拜访总不好空着手,只是不知道那柳家的先生喜欢什么?”

        “他?他一直坚持人性本恶,需要他人管束,他也一直相信这世上所有的人都贪恋身外之物,包括他自己。所以他最喜欢的便是这世上难得一见的各种奇珍异宝,而在我看来这简直是俗不可耐。”

        邵曦笑着说道:“人生苦短,有一些自己喜好之物也属正常,既然如此学生便心中有数了。”

        白鼎公点了点头,说道:“老夫与你虽只是从昨晚才相识,但老夫相信你的行事之风,想来你必有自己的方式与尺度,我自然是不必操心,你只管按自己的想法去做便是了。”

        “学生明白,先生请放心,学生必定不会让先生与书院失了面子,毕竟我也是白鹭书院的门生。”

        邵曦此时想到的是自己手中留下的那几颗琉璃珠和“仙女之泪”。

        上次在泰和商行将手中品质较差的天眼石和琉璃珠倾销了出去,手中留起来的便是打算必要之时作必要之用的,此时便正是用得上的时候。

        师生二人既已将事情商量完,邵曦便该走了,但白鼎公却拍了拍邵曦的肩膀万分感慨道:“想不到长临竟有你这样一个儿子,你比你的父亲还要优秀,今后我便将你视如锦卿一般,你但凡有事来找我便是。”

        要知道,在这大梁城中能让白鼎公说出此话的只怕不超过三人,如今他能对邵曦说出这样的话已充分证明他已将邵曦视如己出,当作亲人一般对待。以他如今的地位和影响力,这是多少人求之而不得的。

        “学生明白先生的心意,学生也必将先生视为自己的家人一般。从今后,白鹭书院有事便是我有事,先生的事便是我的事。”

        白鼎公满意地点了点头,他自己已经有了一个非常优秀的孙儿,如今又多了一个如同孙儿一般的门生,甚至比他的亲孙儿还要优秀,他觉得自己终于后继有人了。

        “昨晚你所托之事我必定会放在心上,包括风家之事我也定会一查到底,搞个清楚明白。今后你我师生携手,一同扫尽这世间不平,还这天下一个喜乐安宁。”

        白鼎公说得有些激动,也让邵曦感动不已。

        “先生之言,学生记在心里,学生也必不辜负先生期望。后日先生便要前去柳家,我觉得先生还是提前做些准备才好,想那柳家的老爷子应该不太好说话。学生这里也向先生告辞,也要回去准备一下才好。”

        “去吧,去吧!凡事有备而无患,你我师生二人后日恐怕是要费一番唇舌了。”

        说完,白鼎公哈哈一笑。

        邵曦躬身行礼后退出书房,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不管怎么说,答应白锦卿的事总算是有所进展。

        刚一走出书房的房门,坐在不远处亭中等候消息的白锦卿几人便三步并作两步的来到邵曦身前。

        “怎样怎样?你与我祖父到底说了什么?惹他发了那么大的火,现在到底怎样了?”

        还不等邵曦回答,郑元秀便插嘴问道:“老夫子是不是要将你赶出书院,永远不得踏入半步?那你可惨了,在这白鹭书院若是留了黑底,将来你怕是科举无望了呀!”

        站在身后的胡玉山上来就给郑元秀的后脑勺来了一巴掌。

        “你能不能不要诅咒邵兄?大年初一的你就说这么不吉利的话,要是我非打烂你的嘴巴不可。”

        韩绍光大大咧咧地说道:“真是瞎操心,以老夫子的气度最多就是训斥两句,怎会赶出书院?”

        邵曦看着几人你一言我一语,一脸苦笑地说道:“你们连话都不让我说,就知道自己在那里瞎猜!什么事情都没有,现在老夫子开心得很,你们都不要瞎琢磨了。”

        白锦卿将手搭在邵曦肩膀上关切地问道:“你到底与我祖父说了什么?惹他发了那么大的脾气?我从小到大都未见他生过这么大的气。”

        “说你和柳小姐的事啊!我劝他别插手你们之间的事,让你和柳小姐自由来往,不受约束。”

        “啊?”

        白锦卿脸都吓绿了,他这会儿才明白为什么他祖父刚才那么大声的训斥邵曦,原来这哥们儿闲着没事干去捅马蜂窝。

        “邵兄你也太大胆了,此事怎能与祖父提起?这下子可麻烦了,我怎么交代?算了,我现在就去找祖父磕头请罪吧!”

        “磕什么头,请什么罪?先生不但答应不干涉你与柳小姐的来往,还有意撮合此事。怎么?你想对柳小姐始乱终弃吗?”

        白锦卿被邵曦说得满脸通红,憋了半天说道:“邵兄,你可不能乱讲话,什么始乱终弃?我与柳小姐虽然彼此倾心,但却是清清白白,何来的乱?再者我也没说要放弃柳小姐。”

        刚说完这话,白锦卿似乎一下子反应过来了,急忙问道:“邵兄刚才说什么?我祖父他不干涉我和柳小姐的来往了?你还说祖父有意撮合此事?邵兄此言可是当真?”

        邵曦看着白锦卿此时面部的各种变化实在是想笑,却忍住了,一本正经的说道:“刚开始先生听我提起此事的确是发了脾气,但兄弟我凭着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将你与柳小姐之间的情意说得感天动地,神鬼涕零,最终打动了先生。先生让我告诉你,赶紧准备拜帖和一些礼品,后日便与我们一同去柳家拜访化解恩怨,另外大概就是要替你小子提亲吧!”

        白锦卿整个人都被惊呆了,就这么一会儿的工夫,他从邵曦的口中听到的全是爆炸性的消息。

        祖父居然要亲自去柳家登门拜访,化解几十年的矛盾,还要去替他向柳家提亲,这简直是他以前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

        “邵兄,可不好拿此事来开玩笑,你所讲的可都当真?”

        “真真真!真的不能再真了,比珍珠还真!如今我替你办了这么大的一件事,说说吧!你打算怎么报答我?”

        白锦卿整理衣袍,郑重其事地向邵曦躬身施了一礼,口中说道:“邵兄如此恩情小弟没齿难忘,从今日起你便是我的大哥,今后无论何事,但有吩咐莫敢不从。”

        邵曦笑着将手中折扇一展,“兄弟我一诺千金,昨晚便答应过你,两家的老爷子我来想办法,定要促成你与柳小姐之事,如今只是践行诺言而已,你也不用谢得那么夸张。”

        说着,伸手拍了拍白锦卿的肩膀。

        白锦卿此时也是一脸的笑容,心中的喜悦自不必言表。

        旁边的胡玉山三人此时蹿了过来,围着白锦卿是各种调侃,弄得白锦卿如同一个大姑娘般一脸的羞涩,邵曦站在一旁看着也是哭笑不得。

        “兄弟,你可不能忘了我们说好要互授身法,此事你可要言而有信,我对你那‘花间舞’的身法甚是向往,你可要用心教我呀!”

        “大哥放心!待这两日忙过之后,我便每日与大哥一同修炼身法,必定是尽心尽力,绝不藏私。”

        “当前这都不是最重要的事,你眼下要想的是备些什么礼品才好,咱们第一次登人家的门总不能太过寒酸吧?先生可说了,准备礼物之事交给你了,此事关乎你自己的未来和幸福,我们可不操这个心。”

        白锦卿被这么一提醒,站在那里愣了一会儿,突然间反应过来。

        “哎呀!可不是!不与你们讲了,我要去筹办礼品,这么重要的事可马虎不得,不陪你们了,我先走了。”

        说完,掉头朝门外跑去,只留下身后的一片嬉笑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