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八章 一诺千金扇

第七十八章 一诺千金扇

        两人住进观星客栈的这两日,邵曦静下心来认真的研习得到的《沧海流云剑法》及《登云身法》。老吴说的没有错,若是自己不够强大,叶紫鸢这样的事还会发生,这是邵曦不能接受的,所以他必须要逼自己。既然老吴已经为自己提供了目前最好的修炼条件,自己又有什么理由再去偷懒?

        对目前的邵曦而言,不论是功法、技法,还是身法的修炼都已不再是什么难题。本身天赋就足够高,再加之所修炼的都是上乘的武功,邵曦在心法方面的修炼也优于常人,所以眼前的这套剑法及身法修炼起来也算是得心应手,只需些许时日便可以有所成。

        另外最重要的两点是,邵曦目前经脉的修炼已经到达了第五星位巅峰的顶点,随时都会突破至第六星位;由于沧海诀功法对品阶提升的要求要比他当初修炼的饮羽诀低得多,所以在两月之内邵曦极有可能提升至五品。到那时,对手中兵器的掌控能力会更强,脱手时间会更久,变化会更多,操控起来会更加随心所欲。

        邵曦曾经动过服用贯星丹和纳海丹的念头,但被老吴阻止了。老吴的说法是如此珍贵的辅助丹药,越到后期使用价值才越高,最好是在武功达到九品巅峰时使用,才能最大限度的发挥它的功效,所以目前阶段最好是踏踏实实凭借着自己的修炼来提升武功境界。

        老吴这两天也忙得不可开交,邵曦在客栈中闭门修炼,老吴则是每日乔装易容之后跑出去打听白鹭书院的情况。白鹭书院在大梁城可说是私办书院中首屈一指的,想要进入白鹭书院读书的王公世家子弟多如过江之鲫,所以也不是说花钱就能进去读的,这两日老吴一直在外面打听如何能花重金进入白鹭书院就读,但似乎并不顺利。

        “唉,看来进白鹭书院比我们想象的要难,今日我再出去打听打听,相信总会找到门路的。”

        邵曦看着老吴垂头丧气的样子,心中也有些不忍。这么大年纪,跟着自己东跑西颠,现在为了让自己能够进白鹭学院又终日在外奔波。

        “老吴,我们就不能直接去找那个白鼎公吗?一定要进入白鹭学院才见得到他吗?”

        老吴摇摇头道:“那白鼎公不仅在大梁城,甚至是整个景元王朝都算得上是一位名望颇高的大儒,这样的人平日里是不太露面的,你就算想去找都不知应该到哪里去找,找到了也未必搭的上话,最好的办法就是进入白鹭学院成为他的门生才有机会接触到他。”

        邵曦此时也感到有些郁闷,“原以为花些银钱就能进去读书,想不到这大梁城内想要拜在他门下的人还真是多如牛毛,看来此事的确急不得,还是要寻个机会才好。”

        “你还是留在客栈里修炼,我再出去看看,我就不信找不到门路。”

        老吴这两天带了不少的银钱出去,想着用钱开路,结果碰了一鼻子的灰回来,读书人都是自命清高的,怎么会被这些银钱打动?

        老吴前脚刚走,后脚客栈的小二便来房间告知邵曦说楼下有一人找他,不用猜也知道必是唐明等人,邵曦收拾了一下随小二一同下楼。

        来到楼下,却只见唐明一人坐于窗前,邵曦走过去打招呼,唐明即起身见礼。

        “邵公子,在下此次前来并非是与公子谈论那九眼天石的交换之事,而是来向公子道歉,我兄弟几人此次恐怕是要失约了。”

        “哦?可是遇到了什么事?”

        “正是,如今临近年关,西域各部及外邦都来朝中进贡,沿途由我义父负责接待,义父托人捎来口信,要我兄弟几人赶回去助他处理相关事宜。公子也知道,这官家之事不容延误,所以我兄弟几人急着赶回蜀地。”

        “原来如此,为此你还特地跑来知会于我,实在是有心了,想来也是怕我将这九眼天石换与他人吧?此事不必担心,留与你们便是。”

        唐明闻言先是一愣,大概是没想到邵曦竟主动答应将此物留给他们,本来这趟跑过来就是想商量这件事,如今既然邵曦主动提出,他也终于算是可以安心回去交代了。

        “想不到邵公子如此深明大义,在下自叹不如,我兄弟几人竟还猜测邵公子会因此而埋怨我们,想不到邵公子竟这般大度,实在是让我兄弟几人惭愧,在下在此代唐门七子谢过公子。”

        邵曦心说:“这天下肯不计代价与我交换此物的也只有你唐门,难道我放着最好的买家不留,反而去找那些出不上价的?”

        可嘴上却大义凛然的讲着漂亮话,“行走于江湖讲究的是个信誉,既然当初答应与你等交换,自然是要算数的,如今你们因故有所拖延可以理解,不过总要给我交个底吧!下次是何时?你们又能付出多大代价?总不能让我在这里空等你们。”

        看来唐门七子之前已将此事商量的七七八八,所以邵曦才刚刚问出这个问题,唐明便立即回答道:“此次回去恐怕没有那么快再返回中原,下次大概要在秋祭之时,不过公子放心,我等言出必行,我大哥让我将此信物交于公子,也算是赠予公子的见面礼。”

        说着,唐明从怀中掏出一把折扇,双手递于邵曦手中。

        邵曦将折扇展开,只见是白色锦缎扇面,钢制扇骨,但拿在手中却并无沉重之感。扇面之上写着四个大字“一诺千金”,笔法飘逸流畅,而笔锋沉稳内敛,看得出书写之人性情洒脱,心境平和。

        “这是我大哥唐清一直以来的随身之物,扇面为西蜀金蚕丝所制,水火不侵,扇骨乃是精钢打造,扇中藏有钢针数枚,针上淬有我五弟独门研制之毒,虽不致命,却能短时间内使人麻痹,危机时刻或许能助公子脱险。”

        邵曦一听,这是好东西啊!平日里不便用剑的地方,这便是最好的武器。而且内部藏有唐门独创的毒针,关键时刻的确是出奇制胜,摆脱危险的制胜法宝。

        “既然你唐门七子有此诚意,这便算是定金,我收下了。待到明年秋日我便与你兄弟七人在对面这望月楼相见,这次可不能再失约咯!”

        唐明一拱手道:“公子请放心,待到明年九月初九重阳之日,我兄弟七人定会在这望月楼恭候公子,必不失约,请公子到时前来。”

        “希望到时你们能开出让我满意的条件。”

        “在下兄弟七人此次回蜀,会将此事报于义父,想来义父也定会拿出像样的东西与公子交换。”

        唐门宝贝多自是不用说的,想来那唐浩也不会小气巴拉的拿些破烂东西来交换,邵曦想着反正这个买家也不会跑了,现在自然不必着急与其进行交易,等等也好。

        “那成!回去告诉你大哥,礼物也好,定金也罢,我收了,东西我不会再与他人交换。”

        其实,唐明绕来绕去就是在绕这件事,他们实在是怕邵曦一着急把东西换给了别人,如今有了这句话,心中算是有了底。

        “有了公子这句话就足够了,正如我大哥赠公子的扇上所书,你我皆是一诺千金,我这便回去复命,再次感谢邵公子,在下告辞。”

        “不送。”

        目送唐明离开观星客栈,邵曦转身上楼回到自己的房间,开始仔细端详起手中的这把折扇。

        不得不说这把折扇的做工的确很精良,上面所用的西蜀金蚕丝正是那“软金缠”所用的金蚕丝,扇骨精钢银光发亮,与白色的扇面相得益彰。折扇外侧的两只大骨前端有数个不起眼的小孔,想来孔中所藏便是那淬过毒的钢针,须用元气催动方可发针。

        邵曦将扇合起在手中比了几下,觉得需要之时可作短剑使用,而展开之后护于身前,又相当是一个软盾,等于是在“软金缠”的外面又加了一层,实在是好用的很。

        看着上面“一诺千金”四个字,邵曦也是摇头笑了笑。想这唐清也是颇费这些心思,希望彼此能信守诺言,也看得出唐门对九眼天石是何等的重视,捞好处卖人情这种事,邵曦还是很喜欢做的。

        邵曦正翻来覆去欣赏的手中这把折扇时,老吴风风火火的赶了回来,一进门还没说话,便先拎着茶壶灌起水来,搞的邵曦一愣。

        老吴灌饱了水,用衣袖擦了擦嘴,终于开口说道:“眼下有个好机会,有可能让你顺利进入白鹭书院,这是我刚从书院门外打听来的消息。”

        “你这么急干嘛?有什么事就不能慢慢说?这白鹭书院又不是非进不可,总会想到办法的,你一把年纪了,这么折腾不要命了?”

        老吴用一种很是诧异的目光看着邵曦,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你是在关心我吗?你今天是哪根筋不对了,想起要关心我这个糟老头子了?”

        邵曦本来还有点心疼老吴,可是听他这么一说,瞬间就有了一种吕洞宾被狗咬的感觉。

        “靠,你知不知道好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