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一章 最后的告别

第七十一章 最后的告别

        邵曦正在感慨之际,老吴已经开始围着那棵杨柳树转圈了。一圈转下来,看到靠墙一侧的树根下土质较松,便伸手挖了两下,直到指尖碰到了一个又硬又平的东西,才确定正是埋在此处。

        没费多大力气便从树下挖出一个木匣子,打开后里面正是用油纸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一本账册,这正是叶紫鸢留给他们的。

        老吴将怀中那本私库中盗出的账册与这本账册放在一起,又用油纸包裹好塞在怀里。正打算叫上邵曦离开,却见他朝着叶紫鸢的闺阁而去。

        邵曦是第一次进入叶紫鸢的房间,抬眼看去,房中收拾得整洁明亮,除了一应家具以外,在房中的屏风后还摆了一架琴床,上面放着一张上好的杉木古琴,看得出叶紫鸢平日里经常练琴。

        在屋里转了一圈,打算收拾一些叶紫鸢生前常用的衣物,好在离开青山城之际到坟前烧给她。在床尾的一只木箱中,邵曦看到了甲库失火那夜叶紫鸢穿的夜行衣,只见那块衣角已被叶紫鸢重新给补了回去。

        “这傻姑娘竟将这套衣服补好了珍藏起来。”邵曦自言自语的说道。

        “既然这样,那就带去一并烧给她吧!”老吴站在邵曦身后低声的说道。

        “好吧!”

        邵曦应了一声后,继续从木箱中将叠放整齐的衣物整理出来。就在所有的衣物都被拿出之后,邵曦在箱底看到了一个扁平的布包,随手拿了出来,打开布包后看到里面包着的竟是一本已经发黄的身法秘籍。

        老吴也好奇的伸过头来查看,当看到秘籍的名字时,老吴面露惊喜之色,大呼邵曦这次算是捡到宝了。

        “这是《登云身法》秘籍!”

        “登云身法是哪路身法?很厉害吗?”邵曦问道。

        “这登云身法与我传授你的无命身法是属一路,只不过这登云身法相比无命身法更胜一筹,若将此身法修炼好,莫说是翻墙越户,就算是百丈的崖壁也只需几次借力便可登上,这套身法在身法三要诀里的‘高’字诀中实属是绝妙的上乘身法。”

        “如此说来,上次也难怪我们两个追她追的这么吃力,原来是你教我的这套身法不如人家的,看来她的师父比你更适合吃这碗饭,以后你别再吹你的身法了。”

        老吴白眼都翻到天上去了,不服气的说道:“现在你嫌弃了,当初求着我教你的时候你忘了?没有我教你的这套身法,你还抓个屁的贼。”

        邵曦手里面拿着这本《登云身法》开始有点纠结了,这毕竟是叶紫鸢的遗物,按理说应该一并烧给她,怎好自己留下?

        一旁的老吴似乎看出了邵曦的心思,二话不说一把将秘籍从邵曦的手中夺了过来,塞在怀中。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这么好的身法如果被你烧掉了简直是暴殄天物,还是我帮你收着好了,日后你勤加修炼,练成之后便再难有人能在诸多障碍之中追得上你。”

        邵曦看着老吴的猴急的样子,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就由着他去吧!这也算是叶紫鸢留给他的另一样东西。

        衣物收拾的差不多了,在两人准备离开时,邵曦回头看了一眼屏风后的那张古琴,转头与老吴商量道:“想来这古琴也是紫鸢的心爱之物,不如带上和这些衣物一同烧给她吧!”

        老吴对此并无异议,只要是叶紫鸢生前喜爱之物,邵曦张罗着烧给她也是情理之中,于是便走到琴床旁伸手去搬那张古琴。

        将古琴从琴床上搬起时,老吴似乎察觉到了哪里不对,用手掂了掂又将古琴放回到琴床上。邵曦纳闷这老家伙又在搞什么事情?于是便走了过去。

        “你这老家伙又在搞什么?不会是老的连一张琴都拿不动了吧?为何又放了回去?”

        老吴抬起眼皮看了邵曦一眼,撇着嘴没说话,只是低头开始仔细的研究起这张古琴。

        邵曦抱着肩膀站在一旁,就想看这老家伙到底在搞什么。

        只见老吴将古琴所有的边缘都仔细的查看了一遍,然后在古琴的一端不停的上下摸索着,最后好像摸到了什么。只听“咔哒”一声,古琴的一端居然被老吴打开,像抽屉一样从古琴中抽出一条长长的木匣。

        邵曦此时也看出这琴中暗藏乾坤,便开口问道:“这琴中还藏着东西?不知所藏何物?”

        老吴将那木匣从琴中抽出后放在桌上,打开木匣的盖子,只见里面分别用绢布包裹着两样东西。将那扁平的包裹打开后,二人不禁同时感到震惊,那竟然是一本剑法秘籍。

        老吴拿着那剑法秘籍激动的说道:“臭小子,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剑法?”

        “秘籍在你手里,你居然来问我?想说什么就快说。”

        “这套剑法便是江湖上失传已久的《沧海流云剑法》,是当年江湖上有名的一对侠侣田沧海与顾流云夫妻二人共同所创,也曾在江湖享誉一时。”

        邵曦来了好奇心,忍不住对老吴问道:“如今这套剑法为何会流落至此?难道紫鸢是他们夫妻二人的后人?”

        老吴摇了摇头,“绝无可能!他夫妻二人并无后人,不过早些年田沧海因与人决斗失手丧命,就连手中的沧海剑都断成了两截,自打那以后顾流云便从江湖之中销声匿迹,无人知道她去了何处,不过现在看来,这紫苑姑娘倒极有可能是她的弟子。”

        “死了男人自己跑到艺坊来卖笑?你能不能别闹了?”

        “你懂个屁!在这江湖之中一文钱难倒英雄汉,你没试过没钱的日子当然说起话来如此轻松,想她一个女子孤身流落江湖,为了谋生来这艺坊卖艺又有何不可?”

        邵曦被老吴怼的一言不发,想想的确,这些年自己一直被老吴照顾的很好,并不知江湖的险恶与生存的艰难。

        “这《沧海流云剑法》的招式为流云十二式,剑诀为沧海诀,依照你目前所修炼的剑法,下次提升品阶至少要半年以上,如果你能在一两个月内将此剑法练熟,便可提前提升至下一个品阶,这沧海诀对品阶提升的要求要比你所修炼的饮羽诀低的多,是你短期内提升实力的上佳之选,想来那另一个长布包里的应该就是顾流云当年所用的流云剑。”

        说完老吴将剑法秘籍也塞入怀中,搞的衣服前面鼓鼓囊囊。伸手又将那个长条的布包打开,其中果然是一柄银色的宝剑。

        老吴将那柄宝剑从剑鞘之中抽出,只见银光一闪,整个房间仿佛又被照亮了几分。在剑刃之上似有流云飘动,剑刃之外又像是被雾气包裹,整柄剑看起来清雅而神秘,温润而灵秀。

        邵曦眼睛都看直了,这流云剑看起来丝毫不比他的翠羽剑差上半分,说不喜欢那是假话。

        老吴将剑收入鞘中用手一扳,整柄剑连剑带鞘都弯了过来,松开劲道剑又恢复成了笔直的样子,邵曦不问也知道这又是一柄束身的软剑,最适合盘在腰上。

        老吴抬手将剑扔给邵曦,这东西他想烧都烧不掉,自然是不用担心。

        邵曦接过流云剑,连忙盘在腰上。这腰上盘着两柄剑,多少有些不太舒服。

        “行了,真想不到今天还有意外的惊喜,就这样吧!我们也该离开这伤怀之地了。”

        说完,老吴将古琴抱起,同邵曦一起离开了岚秀坊,不过此时天色已晚,两人无奈之下便又回到了驿馆。

        这一夜邵曦几乎没睡,之前所发生的一切还都历历在目,叶紫鸢惨死的样子一直在自己的眼前不停的浮现。这种思念一个人的痛苦,邵曦只有在穿越前老妈去世时体会过。

        转眼一夜过去,天刚蒙蒙亮,邵曦二人便出发去了南城郊外叶紫鸢的石坟。

        来到叶紫鸢的坟前,香烛供品都换了新的,二人又在坟前烧了一些纸钱,并将叶紫鸢生前的衣物一件件的烧给她。最后,将那张古琴也置于火中,想来叶紫鸢在另一个世界若是能收到这张古琴,应该会很开心吧?

        “紫鸢,与你相处的时日实在太短,连你最喜欢的是什么我都不知道,现在只能将你生前的这些东西都送去给你,希望你在那边不会觉得无趣。”

        邵曦深深的叹了口气,“你留给我的东西我已拿到,接下来便是按照你的想法去完成你的心愿。我没有亲自动手杀死那狗官,不是因为我不敢,而是应该让他得到应有的惩罚,他们所犯之罪绝不是他们用自己的一条狗命便能偿还的。我会去京都寻个提告的门路,将这两本账册交于刑部,想必他们会与大理寺以及御史台、户部、吏部联合查办此案,到时定让那狗官落得一个人头落地,满门抄斩的下场。”

        “紫鸢,我们该走了,留你一个人在这里,希望你不要怨我,若你在天有灵,地下有知,便让你的魂魄随着我一同游历江湖吧!”

        邵曦与老吴上马行出一段后,又勒住马匹,回头看了叶紫鸢的石坟许久。

        “等着我!我一定还会回来看你的。”

        说完此话,转头一路向南策马而去……

        辞去青山有孤坟,

        别样年华殒香魂。

        紫烟欲承相思远,

        鸢飞缘尽一捻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