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二章 不用选择了

第六十二章 不用选择了

        邵曦想过那账册之中所记录的定然是郡中某些官员贪赃枉法的证据,但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这些官员已然贪赃枉法到如此地步,竟在自己的辖地内与贼匪勾结,残害百姓,聚敛钱财,相比于假冒万县县令的严松,这些人更可恨,也更可怕。

        “紫鸢,你手中既然已经有了这本账册,为何还要去甲库盗取那本伪造后的假账册呢?”

        叶紫鸢咬了下嘴唇,恨恨的说道:“这些贪官污吏所行之事,纵使千刀万剐也不足以赎其罪过。我手中账册只是证明了他们勾结贼匪,残害当地百姓及过往客商,若是将那伪造后的账册也拿到手,便能对照出府库每次假称向各县调拨的钱粮,实际是为那些贼匪提供的购置兵器、马匹的贼资。如此一来,他们所犯的便是欺瞒朝廷,盗用公银,养寇自重的重罪,足可将这些狗官送去阴曹地府,修罗地狱。只有这样,才能为青山郡的百姓讨回真正的公道。”

        “他们将朝廷的库银提供给贼匪作为贼资,然后这些贼匪利用这些银钱置办兵器、马匹后在境内大行盗抢之事,所掠钱财再与郡中官员分赃,所以你手中那本账册记录的便是他们之间银钱往来的详细记录,可是这样?”

        “正是如此,每次库银的外出实际流向何处;每次各路贼匪将劫掠来的钱财分给郡中多少;返还了府库有多少;被郡中官员私分了多少,日期、数量、银钱去向,记录的都很详尽,只可惜若是没有甲库的那本账册作为对照,我手中的账册会被他们称作是伪造的,回头反咬我一口,说我诬告他们。”

        邵曦抬起手叫了一声“老吴。”

        老吴立刻会意,从怀中掏出那本库银的进出记录,递到邵曦手中。

        “这是我们从府库中得到的库银进出记录,有了这本记录对照你手中的账册,便能够证明账册中所记录的皆是事实,至少能证明他们与各路贼匪勾结这件事,若你早些与我们商量一下,今夜便不必冒此风险了。”

        叶紫鸢轻轻的叹了口气,“我之前并不知还有这样一本记录,所以因甲库账册被烧毁,昨夜与你分手后,我便潜入郡衙之内偷听到郡守与各官员还共有一个私库用来存放他们的分赃所得,而这私库中便存放着一本私账,此账册中更加详细的记录了他们都有谁分了钱,每人每次分到多少,每人现在共有多少银钱存于库中,此私库就在郡守府后花园的假山下。”

        “你今夜潜入郡守府中便是为了此账册?”

        “正是!可惜的是他们似乎已有所察觉,提前布下了埋伏,不然若是将此账册拿到手中,这些狗官便再也无法抵赖。”

        邵曦看着眼前的叶紫鸢,一个女子尚且能为青山郡的百姓不顾生死,如今双腿已断,身陷牢狱,自己又有什么理由袖手旁观呢?

        邵曦轻轻的拍了拍叶紫鸢的手,说道:“你只管好好养伤,剩下的事交给我。相信我,我一定会想到办法救你出去,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没有你,我行走江湖会很无趣的。”

        叶紫鸢笑了,对着邵曦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有你和前辈肯出手相助,此事我便再无担忧,相信终能还这青山郡的百姓们一片朗朗青天,若是真的遇到什么危险你自离去便是,不要管我,切记,切记。”

        叶紫鸢的话说的邵曦心中一酸,都到了这种时候,她心里还惦记着自己的安危,这样的姑娘,他又怎会弃之不顾独自离开。

        正在邵曦想要告诉叶紫鸢自己的想法时,便听到外边传来了说话声,而且声音由远及近,一听便是有人进来了。邵曦示意叶紫鸢闭眼装睡,来人由他应对,叶紫鸢也心领神会地闭上双眼,假装未醒。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受陈默槐之命前来破坏提审的蔡成。邵曦看到从入口墙角转过来的蔡成后,便起身主动迎了上去。

        蔡成一见邵曦二人,连忙上前施礼道:“下官得知两位大人前来府狱提审人犯,特地赶来相助,若是两位大人有所差遣交于下官便是。”

        邵曦冷笑道:“想不到蔡大人竟是如此热心之人,在下提审人犯蔡大人都特地赶过来,你们这青山郡的官员做事还真的是面面俱到。”

        “大人夸奖了,二位大人是我青山郡的贵客,如今又帮了我青山城大忙,下官岂敢怠慢?只是不知大人此次提审人犯可还顺利?那人犯可有交代出些什么?”

        “哼!人犯被你们毒打至此,双腿已断,哪有那么容易便清醒过来?如今我已安排狱卒对其好生照料,待醒来后再行提审,此期间若再发生毒打人犯之事,不要怪我找你们的麻烦。”

        “大人放心,下官一定会督促狱目将此人犯好生照料,绝不耽误大人下次的提审。”

        蔡成一听人还没醒,那也就是还没问出什么,此时也安心了不少。如此回去跟陈默槐便也有了交代,不会落个办事不力。

        邵曦又回到牢房中,看了一眼叶紫鸢,叶紫鸢偷偷睁开眼睛与邵曦默契的相互点了下头,便又闭起眼睛,邵曦也转身离开牢房。

        临走前邵曦将蔡成和狱目郑兼升叫到面前,口气略带威胁的对二人说道:“此话我只讲一次,我安排张巡检置办的东西要一样不少的用上,我不在的这段期间若是人犯出现任何差池,我都建议你们与家人道个别。”

        说完,邵曦转身头都不回的走出了府狱,只留下蔡成和郑兼升站在后面瑟瑟发抖。

        这两个见风使舵的家伙都不傻,跟家人道个别是什么意思他们自然明白,他们不明白的是为何这个邵大人对此人犯如此重视?可他们也不敢讲,他们也不敢问。

        走出府狱之后,邵曦迷茫了。此时他不知道该去哪里,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叶紫鸢的被抓让此时的他有点乱了分寸。

        老吴在身后拍了下他的肩膀,轻声说道:“少爷,你还年轻,今后类似这样的事情还会遇到很多,不要慌,事在人为,我们回去商量一下。”

        邵曦点点头,不得不说在邵曦的内心之中,老吴的存在始终是他的底气,在他眼里没有老吴解决不了的问题,他对老吴的依赖更像是对亲人的那种无条件的信任和依赖。

        折腾了大半宿,两人最终又回到了驿馆。

        进了房间后,老吴突然间莫名其妙的问了邵曦一句“少爷,找到那本私账为青山郡百姓除掉这群贪官和救出紫鸢姑娘,若是让你只选择一样,你会选择哪一样?”

        邵曦被老吴给问懵了,为什么只能选择一样?当初是你这老家伙说小孩子才做选择,为什么现在又来问这样的问题?

        “说实话,我不是什么心怀天下的大侠,若是让我选,我必会选择救出紫鸢,但紫鸢不是我,她生在这里,长在这里,她心中有青山郡的百姓,若是不能惩治贪官,就算我们将她救了出来,她也依然不会跟我们离开。”

        老吴也开始觉得挠头,无可奈何的说道:“可眼下我能想到的法子只得其一,若想两件事都做,我一时真的想不出什么办法。”

        “你先说说看吧!你想到的法子是什么?”

        “若是想要拿到那本私账,凭你我二人的本事并不难,可一旦那陈默槐发现私账遗失,定会认为是紫鸢姑娘还有其他同伙,如此再想救出紫鸢姑娘就真是难上加难了。倘若放弃那本私账,只是救出紫鸢姑娘的话便会简单很多,以你‘敬承司’四品督检史的身份,只说看中了这姑娘的本事,想带回‘敬承司’加以培养,留待日后之用便可。依照以往惯例,‘敬承司’想要的人,还没有人敢不给。”

        “他们不是一直想要找回那本账册吗?并还想杀掉紫鸢灭口,怎会轻易将人交给我。”

        “说起来,紫鸢姑娘手中也只是一本账册而已,若是那陈默槐及郡中各级官员抵死不认,只说是伪造的,一个孤证也无法定他们的罪,所以你若是以‘敬承司’的身份硬压他交人,权衡利弊之下他也会选择将人交给你。”

        邵曦突然想到了那本府库库银的进出记录,兴奋的说道:“我怎么忘了?我们手中还有一本库银的进出记录,与紫鸢手中的账本加起来足可以作为完整的证据,如此一来便无须再去偷那本私账,我们只需将紫鸢救出即可,我也就不用做选择了。”

        被邵曦这么一提醒,老吴此时也突然想起了此事,一拍大腿道:“这样一来,我们既救出了紫鸢姑娘,也能完成紫鸢姑娘的心愿,不至于让她不愿同我们一起离开,如此诸多问题便都迎刃而解了。”

        想到此处,两人都兴奋了起来,这大半宿的折腾总算是将问题找到了一个解决的方法。

        于是二人商定,天亮后便去郡守府要人,将人要到手后,取了账本便一同离开青山城,前去州府衙门提告。

        可是,事情真的会那么顺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