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章 月下会佳人

第五十四章 月下会佳人

        叶紫鸢烫了两壶酒,端至花阁。此时虽正值深冬,但几杯热酒下肚后,浑身也就暖了起来。

        “小女冒昧问一句,不知公子是哪里人氏?家中还有何人?”叶紫鸢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本是颍州人氏,早年家中遭逢大难,只与一个老仆人逃了出来,在草原长大,近日才来到中原。”

        “公子既然能深夜协助官府捉捕盗贼,难道公子是官门中人?”

        “也是,也不是。我刚从草原回到中原,身上并无功名,不过家父生前倒是在朝中效力。”

        “原来公子是官家之后。”

        叶紫鸢眼中露出了让人不易察觉的失落,似在感慨两人之间身份的巨大差异。

        邵曦并未察觉到叶紫鸢的变化,开口反问道:“紫鸢姑娘是哪里人啊?为何会在这岚秀坊中讨生计?”

        “小女便是这青山郡的本地人,至于为何会在这岚秀坊,昨夜不是与公子讲过?当年家中贫困,无银钱安葬已故的父亲,只得卖身葬父,委身在这岚秀坊中。”

        邵曦点了点头,昨夜叶紫鸢的确有提到过,只是他无法想象,是如何贫困的家境会逼得一个小女孩要卖身葬父?穿越前虽然在文学、影视作品当中看到过类似的桥段,但现实摆在眼前时,总让人难以相信。

        “姑娘家中以前是做什么的?”

        叶紫鸢笑了笑说道:“只是一般的寻常百姓,早些年因延误了赋税的缴纳致使土地被收了去,父亲还为此吃了官司,之后便只能靠打些短工来维持家中生计,每逢冬去春来,父亲还会扎些纸鸢沿街售卖,我也自幼跟父亲学了这门手艺。”

        “看得出紫苑姑娘是一个蕙心纨质的女子,这些年姑娘也一定是吃了不少的苦,只是不知姑娘对今后有何打算?这岚秀坊总不是长久之计。”

        “如今小女名声正盛,赎身是难上加难,只能趁着这几年多存些银钱,待到年老色衰之时为自己赎身,好歹不至被卖与一个陌生人做了填房。”

        邵曦听后一阵唏嘘,这普通人家的女子命运怎会如此凄惨?这世道怎会如此不公?回想当初做保安的自己,身为一个男人尚且在生存的边缘挣扎,更何况是一个古时的女子。

        “紫鸢姑娘,记得昨夜你曾对我说过,你我既是知己便不可以黄白之物来证明你我之间的情谊。而此刻我想说的是,既然你我互为知己,我又如何能够看着你身在火坑之中而熟视无睹?我想为你做些什么,你若是想赎身我必倾尽全力相助于你,此事无关于其他,只因为你是我的红颜知己,不知紫鸢姑娘你可愿意?”

        叶紫鸢没有讲话,只是抬起衣袖轻轻的擦着眼角的泪水。

        这些年来,虽心中有苦,却从未觉得自己委屈,因为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选择。而此时面前的这个男人,愿意帮助自己完成一直想要去完成心愿,没有目的,没有条件,单纯的只是因为把自己当成了红颜知己,作为一个自幼便要学会在人前强颜欢笑的女子,此时面对的不正是自己梦寐以求的吗?

        邵曦见叶紫鸢没有讲话,又继续问道:“紫鸢姑娘可是还有什么未了的心事。”

        叶紫鸢此时像是做出了什么决定一般,眼神笃定的对邵曦说道:“公子说出这番话来,让小女无比感激,若公子真的愿为小女赎身,只求公子答应小女三件事。”

        “有什么事,姑娘开口便是,在下无敢不从。”

        叶紫鸢没有马上开口,而是转身进了房中。片刻后,手里拿着一样东西又走了出来。

        “既然刚刚公子这样说了,那这第一件事便是公子要答应小女,赎身之后小女便永生永世的跟在公子身边为奴为婢,终身不嫁,公子更不可以赶小女离开……”

        邵曦一听,心里有点儿犯难,自己做了老吴这么多年的拖油瓶,如今又添了一个,看来今后自己要扛起更多的责任,不能只是一味的依赖老吴,也不可能一直依赖老吴。

        “好,我答应姑娘,那么第二件事呢?”

        “这第二件事,是临走前小女要为这青山城的百姓做一件事,公子不要打听是何事,也不要试图打听,待小女做完此事之后,便会与公子你一同离开这个地方……”

        邵曦本来还想打听是什么事,可听了叶紫鸢的后半句之后,知道就算问了她也不会说,于是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下来。

        “这第三件事便是……”

        说话间,叶紫鸢将手中之物递予邵曦。

        邵曦接到手中一看,原来是一只小巧精致的纸鸢,放在手心之中看上去十分的可爱。能够将纸鸢扎得如此小巧,足可见叶紫鸢是如何心灵手巧的一个女子?

        “这便是姑娘说的第三件事?”

        叶紫鸢轻轻的摇了摇头说:“若是在你我离开之前,小女遇到什么不测,公子便将此鸢拆开,按照其中所示替小女完成心愿,这并不是为了我自己,而是为了整个青山城的百姓。”

        邵曦抬头惊讶的看着叶紫鸢,不禁问道:“姑娘所做何事?为何说会遇到不测?是很危险的事吗?如果是,我同你一起去做。”

        “公子答应过我不会打听是何事,也不会试图去打听。总之,如果一切顺利,我便会将此鸢烧掉,与公子永远的离开青山城,如果不顺利,小女希望公子你能答应我刚刚的请求。”

        邵曦眼见问不出什么来,便只好点头答应,但心中却隐隐的有着一种不祥的预感,不知这紫鸢姑娘到底想要去做什么?她说此事是为了青山城的百姓而做,想来必定不是小事,可如今问她也不会说,眼下也只有先答应下来再做计较。

        见邵曦将三件事情都答应了下来,叶紫鸢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衣衫和垂在肩上的秀发,轻提罗裙跪倒在地,对着邵曦深深地叩首。

        叶紫鸢的这个头把邵曦给磕慌了,只见他手忙脚乱,伸手想扶又把手缩了回来,不扶又觉得受对方这么一拜实在是不自在,搞得自己手脚都不知道该往什么地方放了,整个人看上去就像“赵四儿”中风发作了一样。

        叶紫鸢抬头看到邵曦的窘态,忍不住掩嘴笑了起来,起身为邵曦满了一杯酒,双手将酒杯端至邵曦面前。

        “公子,今日恰逢满月,紫鸢在此指月为誓,公子饮下这杯酒后,若得上天垂怜,紫鸢能与公子共赴江湖,必定一生一世追随公子,常伴左右,绝不背弃,若有违此言,紫鸢愿承神鬼加身,永堕地狱,不得超脱。”

        邵曦被叶紫鸢这个誓发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这种毒誓可不是随口发发便罢了。在这个世界里,对方发这种誓等于是把命交给了自己,都说女人狠,对自己更狠,看起来是古来有之,古人诚不欺我。

        邵曦并没有马上接过酒杯,而是对叶紫鸢说道:“在我饮下这杯酒之前,紫鸢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

        “公子请讲。”

        “若是今后你跟在我的身边,不是为奴,也不是为婢,而是与我身份平等的红颜知己,是我最好的朋友,是可以彼此托付性命的家人,你若答应,我便饮下此酒。”

        叶紫鸢听闻此言,眼泪瞬间如潮水一般的涌出眼眶。

        她自幼丧父,一生孤苦,在别人眼中一直以来她不过是个赚钱的工具和任人摆布的玩物,而如今自己最倾慕之人却真正的将她当成一个人来看待,一个身份平等,无关贵贱的人。

        自己何其有幸能够遇到这样一个男人,从前种种的不幸在此刻都变得不值一提,为了此刻的幸福,就算让她付出生命她也会毫不犹豫,义无反顾,再无遗憾。

        叶紫鸢对着邵曦重重的点了点头,开口说道:“公子愿将紫鸢视为朋友,视为家人,是紫鸢的幸运,紫鸢愿将自己的性命托付于公子,更愿为公子付出自己的性命,若公子不弃,紫鸢愿做公子的枕边人。”

        邵曦一听,这不扯远了吗?搞得自己好像要花钱买个媳妇儿一样,但看着眼前叶紫鸢的样子,又一时不忍心去解释,心想就这样吧!以后慢慢相处再说吧!自己本来也挺中意这姑娘的。

        接过酒杯,邵曦将杯中之酒一饮而尽后,对叶紫鸢问道:“紫鸢,这青山城中可有泰和商行的分行?”

        叶紫鸢低头想了一下,说道:“若是我没记错的话,城东应该是有一家泰和商行,只是我从未去过。”

        “嗯,有就好。”

        “公子可是要去买什么东西?”

        “不是要买东西,是我这里有些东西要处理,原本打算到了大梁城再说,既然这边也有泰和商行,倒不如就近处理掉。”

        “公子莫怪紫鸢妄自揣度,公子可是因为紫鸢而要去变卖一些重要之物?若是那样,紫鸢倒宁愿留在这里也不想让公子为难。”

        邵曦急忙解释道:“是你想多了,完全没有的事,这些东西我原本就打算卖掉,只是换成金银之后不好带,故而一直未换。”

        叶紫鸢突然转身再次回到房中,出来后将两件东西塞到邵曦手中。

        “公子既然已经打算帮紫鸢赎身,这两颗贵重的天眼石我便不应该再留在身边。”

        “紫鸢,你这又何必?”

        “既然今后每日都可以陪在公子身边,我便不必再留如此贵重的物品作念想。”

        说完,叶紫鸢伸手将邵曦塞在腰带上的那块布条扯了出来。

        “就把这个留作我的念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