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二章 案情分析会

第四十二章 案情分析会

        邵曦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看来话不挑明,他是不会明白。不过也好,这种人心眼儿实诚,一旦认准的事便不会有所动摇。

        “实话跟你说吧!我与这位巡检尉大人已经找到了这半年以来,一直为祸万县百姓的贼匪匪首。”

        张冲一听这话,“腾”的一下便站了起来,“在哪?我现在就回去召集人手,把他擒回来见大人。”

        “此人便是你们的县令赵田荣赵大人,或者更确切的说,他就是一年前万青山新冒出来的匪首严松。你不要想着去抓人,你不是他的对手,就连我都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将他擒住,昨夜与我交手之人便是他。”

        “啥?”张冲一屁股坐在地上,两眼发直,张着大嘴。

        那个每天坐在府衙中发号施令,督促他们要将贼匪围剿擒获的县令大人居然就是盗匪的首领?这让张冲如同遭了雷击一样。

        邵曦明白他此刻的心情,摇摇头叹气道:“我知道你有些不敢相信,但这是我和老吴一同观察试探出的结果,应该不会有错。”

        让人出乎意料的是,张冲经过方才的震惊之后反而变得异常冷静,平静的对邵曦说道:“我愿意相信你们,但你们要拿出充足的理由证明赵大人便是匪首。”

        “这说起来可能有点复杂,我先说说我发现的疑点吧!”

        邵曦用大拇指顶着下巴沉思了一会儿,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

        “首先是赵大人上任的时间与匪患突然变得如此严重的时间点是重合的,这应该不是巧合。另外,我发现提前关城歇市,让客栈留取过往之人的详录非但没有使客商被截杀的事情减少,反而增多了,而且很有针对性。这说明贼匪得到了确切信息,知道应该对哪些人群下手,而提供这信息的,便是你们每日收取上来并交给赵大人的详录。”

        张冲听后点了点头,“的确如此,但这还不够。”

        “当然不够。之前你说过郡里曾调派兵马过来围剿盗匪,但每一次郡里的兵马一到,盗匪就会销声匿迹,而兵马一撤走,他们又会出现,这明显是掌握了官府的兵马调动情况。每次向郡里上交呈报又是如此的保密,那么唯一能将消息传出的人如果不是送信的,就只能是赵大人。”

        “可赵大人如何将消息传出呢?他每日都在县里,不可能出去啊!”

        “他那个赘婿,就是那个叫许金宏的,是做什么的?”

        “平日里做些小生意,与周边的各乡各镇经常来往,难道是他?”张冲似乎一下子联系到了什么。

        “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与这个许金宏有关?”

        “没错,每一次赵大人命人去郡里呈报调动兵马的折子,都恰巧他的女婿也要出门做生意。”

        “这就对上了。另外就是昨夜我与那贼匪交手,那人身材体型与赵大人极其相似,虽然赵大人的身体略显佝偻,但我想那只是装出来的。从赵大人的眼神和走路的姿态来看,此人一定是个修武之人,这一点今日在酒宴上我从王县尉那里也得到了一点线索。王县尉讲,他经常在去府衙找赵大人时,赵大人都好像刚刚干完活一样,他每次问起赵大人只说是活动活动身体。”

        老吴在旁边看邵曦说的这么来劲,也耐不住了,插话道:“这是个恃才自傲的家伙,昨夜与我家少爷交手虽然吃了点亏,但今日在酒宴上少爷言语试探时,他表露出非常在乎我家少爷对他的印象。当少爷夸他武功不错时,从他眼中可以看出一丝傲色。”

        老吴又喝了口水,接着说道:“特别是昨夜我家少爷伤了他的手臂,今日酒宴上他为少爷和我倒酒时,我已看出他的手有些许发抖。酒宴中,我假意醉酒拉着他闲扯家常,故意去拉扯他的手臂,就是要验证他手臂是否受伤,而他的表现也证实了此事。另外,他手掌的虎口处有很厚的老茧,这是使刀之人经常练刀留下的。还有他扭动手腕的习惯动作也证明他是一个用刀之人,练剑的人是没有这个习惯的,因为刀法是始终要保持刀刃对敌,所以经常要扭转手腕调整刀的刃口,而剑则不用,因为剑必要时可以使用挑这样的动作。”

        邵曦补充道:“酒宴期间,我们谈到近期匪患之事。老吴故意说最不可疑的人才应该最先调查,其他人的表现都很惊讶,唯独赵大人表现的很平静。应该是他心里清楚,他才是那个最不可疑的人。”

        老吴认真的向张冲问道:“这赵大人上任时与前任县令交接可有异常?他说他有一女,你们可曾见过?”

        张冲努力的回忆着,缓缓道:“他与前任县令交接时,并未曾发现有何异常,敕牒、告身这些凭证一应俱全。至于赵家小姐,这半年来我们倒是都从未见过。”

        “你在他手下当差足有半年有余,难道你就没觉得他的官服与他的身材不大合适吗?”

        张冲一拍大腿,“还真是,平日里我与衙内的兄弟们私下还将此事当做一个笑谈。”

        “你可知赵大人的女儿赵小姐唤何名字。”

        “这个知道,之前听赵大人与人谈起他的女儿女婿时,提到过赵小姐名唤赵巧云。”

        “你们看看这个吧。”说着,老吴将一方绢帕扔在桌上。

        那是一方白色的绢帕,帕角绣着一只彩凤,在凤凰的边上绣有“巧凤”二字。帕子上看去是用鲜血写成的两个暗红色的大字——“救我”。

        邵曦此时恍然大悟,“是那个叫石榴的丫鬟!当时我还以为你这个老色鬼是去调笑一个十几岁的小丫头,原来还留有这一手。”

        老吴一翻白眼说道:“那丫头都能当我孙女了,我怎会做如此下作不堪之事?只是当时我发现那丫头对我使了眼色,便假装趔趄,那丫头扶我时将此绢帕塞入我手中,我将计就计搂住她,暗中问她小姐是否被禁锢?禁锢她之人可是赵田荣?她都点头,给了我肯定的回复,我便让她今夜子时以后在府衙后门处等我们。”

        “的确有必要走一趟,毕竟之前都是我们的猜测,并无实证。而这赵小姐便是最佳的人证。”

        张冲能做捕头自然也不是个蠢笨之人,之前只是脑子跟不上这两个人的思路。此时他已明白,这二人想要夜探县衙救赵小姐出来。

        “我现在差不多明白了,这赵大人定然是个冒牌县令。半年前那个应该上任的赵大人或是被杀,或是被绑,总之是现在这个家伙冒名顶替上任做了这个县令,借着职权之便,行盗匪之事,还将那赵县令的女儿赵小姐禁锢起来。既然这样,我也没什么顾忌了,二位大人吩咐,我照做。”

        邵曦拍了拍张冲的肩膀,问道:“张大哥可有亲眷?”

        张冲摇了摇头。

        “可是独居?住于何处?”

        “是独居,家就在城南。”

        “那太好了!今日我们夜探县衙,石榴是我们的内应,而你就负责在外面接应我们。如能顺利将人救出,需将赵小姐安排在你所住之处,如此就算被人发现,也不会有人想到我们会将人藏于你家。接下来便是想办法安排赵小姐出城,去青山郡衙揭发这个匪首。事关重大,拜托张大哥。”

        张冲再次跪在地上,对邵曦和老吴抱拳拱手道:“若不是二位大人,我万县百姓不知还要受苦多久?能与二位大人共同捕获此贼,我张冲不枉此生。二位大人放心,就算豁出这条命,我也定会助二位大人完成此事。”

        老吴不耐烦的说了句“赶紧起来,一个爷们儿动不动就跪。什么死了活了的?有我二人出马此事定成,你只管好好配合便是。”

        “大人说的是,小的这便回去准备一下,子时左右便会在二位大人窗下等候。”

        “你还是直接去县衙的后门等吧!你跟不上我们两个。”

        “小人明白了,小人这就回去。”说完,张冲起身离开房间。

        看着张冲走了,老吴瞥了邵曦一眼问道:“你觉得他可靠吗?真能信得过吗?”

        邵曦轻轻的点了点头,“既然选择了告诉他真相,那便是相信他。至少从我个人来说,我愿意相信他。”

        “那好吧!今夜我负责引开巡夜衙役的注意力,你负责放倒他们。救出赵小姐后,我负责带人走,你负责断后。我可跟你讲好,这次你出了什么事我都不会回头。”

        “你放心吧!那家伙受了伤,我应该应付得来,至少拖住他是没问题的。不过他手底下的那个许金宏可能会是个麻烦。”

        “我当然知道,能负责出城送信的人,身法必然不差。所以现在就需要一些东西来助我提升身法,你猜猜我会需要什么?”

        说完此话,老吴便眼巴巴的看着邵曦,恐怕他不答应。

        邵曦也是一阵的肉疼,“你个老狐狸就知道占我的便宜,一共就留下了十颗,昨夜还用掉一颗,现在你又跑来跟我要。”

        “嘿嘿,这辈子能吃上一颗道仙的丹药,死了都能做神仙。”

        “给你,死不死都别再来烦我。”

        邵曦将一颗爆气丹扔向老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