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 同样的夕阳

第三十章 同样的夕阳

        邵曦没有回答牧仁的问题,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回去报仇?貌似风家的恩怨与他本人并没有多大关系,如果说报仇,也只是他这副身体去报仇。可仔细想想,这十年来老吴对自己的关心照顾,对自己的疼爱和教导,对于风家来讲老吴何尝不是个外人?老吴记得风家的恩惠,愿意为风家付出一切,那么自己这十年来难道不是在接受着老吴的恩惠?如果老吴想为风家报仇,难道自己袖手旁观?

        这是这些年来邵曦一直在纠结的问题。他能心安理得的接受了风玉言的身体,却不愿接受风玉言身上所背负的血海深仇。他知道这样是不对的,可这又是他真实的想法,而这种想法又时常会让他对自己很不耻。

        “风玉言,我的安达。你的父母就是我的父母,你的亲人就是我的亲人,你的仇恨就是我的仇恨,我愿意陪着你一同回到中原,和你一起去报这血海深仇。”

        牧仁的话像是一把锤子,重重的敲在了邵曦的心上。牧仁虽然同自己拜了安达,但对于风家来讲牧仁同样是个外人。而此时,牧仁却愿意为了自己去替风家复仇,那么自己该做什么呢?难道拥有着风玉言身体的自己连牧仁都不如吗?

        此时邵曦像是想通了什么,笑着对牧仁说道:“牧仁,你是我的安达,能听到你说这些我很开心,但有些事必须要我自己来解决。”

        是的,这件事邵曦必须要自己来解决。他接受了风玉言的这副身体,他接受了这些年来老吴为风玉言所付出的一切,那么现在他也应该接受风玉言身上所背负的东西。不管这些东西到底有多沉重,他都必须要给风玉言一个交代,给老吴一个交代,也是给他自己一个交代。

        牧仁没有再多说什么,只说了一句“记着!你有家人!”说着,抬头看向了托特部的方向。

        邵曦当然明白他指的是什么,笑着对他说:“你放心,我要是再被人追杀了,还会跑回来的。”

        牧仁笑一笑,拍着绍兴的肩膀说:“走吧,去看看乌日娜那丫头,她可没那么好说话。”

        邵曦也无奈的笑了笑,是啊!这丫头才是最难搞的。

        正在二人快要走到邵曦住的毡帐前时,就看到乌日娜从毡帐里跑了出来,冲到邵曦面前气冲冲的问道:“你老实说,你这趟回中原是不是要去找仇人报仇?”

        还没等邵曦答话,只见老吴从毡帐里追了出来,对着邵曦两手一摊,两肩一耸,脑袋摇的像拨浪鼓一样道:“我可什么都没说,是她自己猜的,不能怪我哦。”

        邵曦一看眼下这情况,要是自己搞不定的话,恐怕没人能按住这丫头了。

        无奈之下,只好伸手将乌日娜拉到一边心平气和的说道:“我们不是回去报仇,你看我现在这种武功能打得过谁呀?去了还不是给人家送菜?老吴带我回中原是想帮我找更好的师父,让我修炼更厉害的武功,这样将来才有可能报仇啊!你别一天到晚的自己瞎琢磨,我们不会有事的。”

        乌日娜眼圈通红的,脸上还留着没有擦干的眼泪,气呼呼的说:“你骗谁呀?你还当我是十年前的那个小丫头?我什么都懂,你这次走了恐怕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邵曦故作惊讶的道:“谁跟你说我不回来了?我刚刚还跟牧仁说我会回来的,不信你问牧仁。”

        乌日娜转过头对牧仁问道:“是这样吗?”

        牧仁站的大老远,根本就没听明白他们两个在说什么,这会儿见乌日娜问他,只好含糊的点了点头。这也成了日后乌日娜一天到晚埋怨他的开始。

        乌日娜一脸不舍的问道:“那你要去多久啊?”

        邵曦挠了挠脑袋说:“找师父嘛,肯定没那么容易,找到师父以后还要跟人家学本事修炼啊!肯定没那么快。但我答应你,只要一学完武功我就第一时间赶回来看你们。”

        乌日娜低着头小声的问道:“那我能不能跟你们一起去?”

        邵曦一听,这还了得?连忙继续编瞎话道:“我们去拜师的地方满山都是道士,你一个女孩子去了既不方便又不好玩,到时候要是闯了什么祸,我都帮不了你。”

        乌日娜一脸的惊讶,连忙问道:“你不是也要出家当道士吧?”

        一句话把邵曦给逗乐了,嬉皮笑脸的说道:“怎么可能?我还没娶媳妇儿呢!怎么可能把自己的后半辈子交给一群道士?”

        乌日娜听他这么说,脸一红。小声的说:“那我等你回来。”

        邵曦眼看安抚住了乌日娜,伸手从当年乌日娜送给他的那个小腰包里掏出一颗他一直珍藏的,有彩色云纹的琉璃珠,塞到了乌日娜手里。

        “这是当初我做的最漂亮的一颗琉璃珠,我一直当宝贝一样的收着,现在送给你。要是想我了就看看它,别弄丢了。”

        乌日娜终究是女孩子,总是会被漂亮的东西吸引。他举着那颗琉璃珠看了又看,嘴里不住的说着“好漂亮啊!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珠子。我会好好的收着它,想你的时候就拿出来看看,再跟它吵一架。”

        别说邵曦,此刻就连老吴和牧仁都一头的黑线。

        既然决定要走了,收拾一下行李是必然的。可当老吴和邵曦在毡帐里转了一圈后,才发现也没什么好收拾的。

        对老吴最重要的无非就是两样东西,还都是卓力格图送给他的,一个是打猎用的小刀,一个就是那银酒壶。老吴临走前最重要的事就是将那个银酒壶装满,免得路上没酒喝。

        邵曦的东西也不多,剑是盘在腰上的软剑,不占地方。牧仁送的短刀插在靴子里,银碗和两本心法秘籍及一本剑法秘籍,再加上那些瓶瓶罐罐,一个牛皮挎包就装下了。比较重的两袋东西就是郭有德当初送给他的那一袋天眼石,以及后来他自己留的那一袋琉璃制品,找个牛皮囊装起来塞到马褡子上也没感觉多占地方。装酒的皮酒囊挂在马鞍边上就行了。

        卓力格图听说二人要走,也挽留了一番,见实在留不住,便安排人帮助他们把路上的所需安排的一应俱全。除了给老吴单独准备了一匹马,牧仁和乌日娜的额吉还将两个人的马褡子里塞满了牛肉干和装满酒的皮酒囊。邵曦看了也是哭笑不得,这都够他们一路吃到中原了。

        邵曦将一个布袋儿交给牧仁,里面是十瓶凝血散;一瓶赤血丹共十颗;一瓶爆气丹共十颗,都是郭有德特别炼制留给他丹药中的一部分。他觉得这些对牧仁和乌日娜会有些实际用处。

        这时乌日娜抱着个大布包从自己的毡帐里走出来,问都没问,直接就绑在了邵曦的马褡子上。低着头,小声的对邵曦说道:“这是给你做的几件袍子,都是我自己亲手做的,没让额吉帮忙,绣了你喜欢的格桑花。本来还有两件没做好的,只有等你回来再穿了。还有,又帮你做了几件内裤,省着点穿,以后就没人帮你做了。”

        邵曦一听见“内裤”两个字,立马就不淡定了。

        “呃!你怎么知道我骗你说那个是工具的?”

        “一开始我也信你的。可是后来郭道长走了,这些年你一直让我帮你做,猜都猜到是什么了。”说着,乌日娜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朵根。

        “哦!那个……,那个……我不是成心想骗你,就是一直没好意思跟你解释。”

        邵曦这会儿感觉到有点麻爪儿,尴尬的脚底下都快抠出三室一厅了。

        “没事的,等你回来了,我再帮你做。”乌日娜这会儿的声音小的就像蚊子,恐怕只有她自己才能听到。

        别人听没听到不知道,反正邵曦是没听到。这会儿已经咧着大嘴开始跟周围的人道别了。

        旭日干走了过来,用力拍着邵曦肩膀说:“小伙子,在外面要是不开心了就回来,这里永远是你的家,你的家人们永远都在等着你。”

        一旁的苏合叹息道:“唉!以后再也看不到老头儿拿着树枝追着打你屁股了。”

        一句话,惹得周围的人群哄堂大笑起来。

        卓力格图郑重的对邵曦说道:“无论你遇到怎样的困难,只要你回到了草原,回到了托特部,这里所有的勇士都是你最坚强的后盾。”

        邵曦认真的点了点头,很正式的拱手向在场所有的人深深的施了一礼。

        这一别,不知道此生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到眼前的这些人?不知道没有了他们的庇护,自己能不能面对将来那些未知的困难?

        邵曦和老吴各自翻身上马,再次对所有人拱手施礼,感谢他们这十年来的关怀与照顾。

        二人拍马疾驰而去,只留下那橘红色的夕阳挂在地平线上,就如同当年他们到来时的那样……

        “风玉言!你要记得你答应过我,你一定要回来,我等着你回来……”

        乌日娜就在这夕阳之下,追赶了好久……,好久……

        正是:

        阴差阳错两主仆,

        遭蒙厄难入北胡。

        塞外十载风霜雪,

        不见当年旧草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