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 我们该走了

第二十九章 我们该走了

        “你不好好的修炼剑法,我就每天这样的打你屁股。”

        “你这老家伙讲不讲道理?我不练你说我偷懒,我练了你又嫌这嫌那说我练的不好。”

        “你给我站住……”

        “我才不站住,你以为我傻啊?”

        “臭小子……,现在怎么……跑的这么快?老头儿我……都快追……不上了。”

        老吴累的气喘吁吁,两只手拄在膝盖上,望着跑在前面的邵曦不停的喘着粗气。

        “老家伙,你追了我九年多,剑法长没长进我不知道,但是身法我现在一定不比你差。”邵曦停下脚步,回头笑着对老吴说。

        老吴看着前方这个身材修长,相貌俊秀的年轻少年也是哭笑不得。教了这小子九年多,就追了这小子九年多,如今追不上他了,不知道是他长大了,还是因为自己更老了。

        托特部的人都已经见怪不怪了。这九年多来,每天都看着这一老一少追来追去,简直是一对现世活宝。

        “风公子,你今天终于能跑赢老吴了,不用被打屁股了,恭喜你啊!”不远处的苏合笑哈哈地挥着手对邵曦喊道。

        “同喜,同喜!”邵曦也笑着对苏合拱了拱手。

        “臭小子,我让你得意,看你还狂不狂。”说着,老吴身形暴起,以极快的速度向邵曦冲去。

        邵曦这会儿正得意扬扬的和苏合说着话,哪里料到老吴会突然冲到自己面前?根本没来得及躲闪就被老吴撞倒在地。

        “哎呀我的妈呀!”

        这一老一少从地上坐起来,一个在揉着额头,另外一个在拼命的揉着自己的下巴。

        “老吴,你真玩不起!追不上我就搞偷袭。”邵曦使劲的揉着下巴道。

        “你这臭小子,个子怎么长得这么快?”老吴也在揉着自己的额头。

        “今天你跑输了,不许再打我屁股了。”

        “看在你身法最近练的还不错的份上,暂且放过你。”

        一听说老吴不打自己了,邵曦赶紧贱兮兮的凑到老吴身边坐下,一脸谄媚的说道:“师父,你看我现在都这么大的人了,以后能不能别老是追着打屁股了,有什么事咱们好好说不行吗?”

        老吴翻了翻白眼,说道:“哪回跟你好好说你听了?好好的一套‘飞羽剑法’被你练的松松垮垮,你自己还好意思说?最近两天心法修炼的怎样了?有没有偷懒?”

        “当然没偷懒!我修炼心法是最勤快的,从来都不会偷懒,要不了多久我的经脉就可以突破第六星位了。不过有些地方我觉得很奇怪。”

        “奇怪?哪里奇怪了?”

        “我之前不是跟你讲过,我感觉我的体内好像有两个气海吗?可是另外一个不管我用什么方法都没办法将元气注入其中,始终就像一个没有装水的池塘一样,摆在那里只能看着,一丁点用都没有。”邵曦抓了抓脑袋。

        老吴抬手捻着下巴上的胡子说道:“这个老头儿我着实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一般人修炼都只有一个气海,你说你有两个,依我的判断应该是因为第二支经脉存在的缘故。可为什么无法注入元气?这个我解释不了。也许将来有机会遇到道仙,他能帮我们解惑。”

        现在是中原景元帝国隆安二十一年。邵曦穿越到这个世界,已经过去了整整十年,老吴这个二把刀的师父教导他们三人修炼武功也足有九年多的时间了。如今,邵曦的两道经脉都已修炼至接近六星位,而武功也修炼到了“御气境”四品中期。至于牧仁和乌日娜如今也都修炼到了三品巅峰,要不了多久两人便可跨入“御气境”。

        卓力格图为了这事还专门请老吴喝了一顿酒。他修武这么多年一直停留在三品,无论如何努力都无法进入“御气境”。可眼下看着自己的两个孩子在老吴的教导下,马上就要达成自己无法完成的成就,他别提多高兴啦。更是为当初选择老吴做两个孩子的师父而感到庆幸。

        也确实!很多修武者用一生都无法达成的目标,这几个孩子居然在十年不到的时间内便做到了如此的程度,在普通人眼中看来这简直不可思议。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你觉得随时都唾手可得的东西,在别人眼中可能便是终其一生的追求。

        自古武学之道除了要有很好的先决条件之外,修武者的天赋,后天的刻苦努力再加上一些机缘,才有可能会有所成就。老吴在前期已经为几个孩子提供了不错的条件,几个孩子的天赋也自不必讲,除了邵曦偶尔会散漫偷懒,几个人的修炼说起来还算刻苦,剩下便看他们自己的机缘了。

        老吴自打知道邵曦是文武脉之后,便也和郭有德一样主张他能文武兼修。他不想邵曦将来变成一个只会舞刀弄剑的武夫,而是希望他成为一个文武兼备的人,所以老吴这些年托人跟经过草原的商队换了不少中原的经史典籍回来给邵曦阅读。邵曦在这方面倒不怎么让他操心,也许是因为看书的时候不用练功的缘故吧?

        “我们该走了。”老吴突然间说了这样一句。

        “走?还没开饭呢!老吴你这么快就饿了?”邵曦一边说着,一边朝远处正在走来的牧仁和乌日娜挥手。

        牧仁如今已经成长为了一个身形健硕、皮肤黝黑、五官硬朗的草原小伙。而跟在他身后的乌日娜现在也出落成了一个亭亭玉立、身材窈窕、容貌秀美的草原姑娘。

        二人一边向这边走来,一边也在对着邵曦和老吴两人挥着手。

        “我是说,我们该离开了,该回中原了。”老吴的声音不大,像在对自己说。

        “啥?回中原?”邵曦瞪大双眼看向老吴。

        “对,回中原,有些事必须要回到中原才能办。”

        老吴没再多说什么,起身朝毡帐走去,只留下邵曦一个人傻愣愣的坐在原地。

        “回中原……”邵曦自言自语道。

        邵曦穿越过来已经十年了。如今,在这个世界他已经成长为一个十六岁的少年。他知道自己现在其实是一个三十六岁的人了,但在这草原上已经生活了十年,跟这些淳朴的草原人共同生活的这十年他觉得自己的心理年龄并没有成长多少,他依然觉得自己还是十年前的那个自己。他已经习惯了这里,已经把这里当做了自己的家,他觉得这里的每个人都像是自己的亲人,牧仁和乌日娜就像自己的兄弟姐妹一样。而今天,老吴突然告诉他,他们要离开了,离开这个他生活了十年的地方,离开这些与自己朝夕相处了十年的人。此刻的邵曦说不清自己内心是一种怎样的感受,他知道有很多事情等着他,他迟早都要离开这里,但当这一切来到眼前的时候,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牧仁走过来,一屁股坐在邵曦的身边,对着他的肩头就来了一拳。

        “发什么呆?是不是又被师父打屁股了?”

        乌日娜蹦蹦跳跳的走过来,双手往身后一背,来回扭着上身说:“牧仁你小心点这坏小子,他指不定又在肚子里憋什么坏水。”

        牧仁抬起头看着乌日娜一脸认真的说:“不要这样说我的安达,你别忘了他还是你的大师兄呢。”

        乌日娜小嘴一撇,眼睛望着天空调皮的说道:“是啊!你的安达!就是那个一天到晚被师父追在后面打屁股的大师兄。”

        牧仁看着油盐不进的乌日娜,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们该走了。”邵曦也像刚刚的老吴一样,突然间说了这么一句。

        “走到哪儿去?今天的修炼还没完成,你又想跑到哪里去偷懒?牧仁,你不要被他带坏了。”乌日娜瞪着两只大眼睛提醒道。

        “刚刚老吴告诉我,我们要回中原了,不知道还会不会回来,更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回来。”声音也不大,也像是在对自己说。

        “什么?!”牧仁和乌日娜几乎是异口同声的问道。

        牧仁的这一句都喊走音了,而乌日娜的表情就像是要冲过来拎着邵曦的衣领扇他耳光一样。

        邵曦用一种“能不能别大惊小怪”的眼神看着两人,说道:“你们干嘛?要吃人啊?我们早晚是要走的,就算现在不走将来也会走。”

        牧仁一把抓住邵曦的肩膀,郑重的问道:“你是认真的?”

        “你看我像开玩笑吗?刚刚我也以为老吴是在开玩笑。”邵曦有气无力的说道。

        这次还没等牧仁开口,乌日娜便面红耳赤的急声道:“凭什么说走就走?你提前跟谁说了?我不答应。”

        邵曦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看着乌日娜说道:“我这会儿不就是在跟你们说吗?再说这也不是你答应不答应的事,这次我总不能再让老吴一个人回去吧?而且十年前的很多事我也确实有必要回去弄清楚。”

        “我不管,反正我不答应。我去找师父问清楚,他不跟我说明白我就是不让你走。”

        说完,乌日娜扭头朝着邵曦和老吴住的毡帐跑去,从背影隐约能看到一边跑,一边抬手用衣袖擦着眼泪。

        邵曦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丫头虽然平日里与自己吵死吵活的,可邵曦能感觉到她到底有多关心自己。

        牧仁抓着邵曦的肩膀,眯着双眼,咬着牙齿问了句“你是回去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