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 罗圈儿道理

第二十八章 罗圈儿道理

        虽然说从老吴那里得知自己这个文武脉可以同时修炼两种心法,但真的修炼起来邵曦才发现“太常心经”对经脉的提升作用并不大。原因很简单,就是由于“仙瑜心法”对经脉的提升作用太强了,而且这种情况越到后面就会越明显,到最后“太常心经”提升经脉的作用会变得微乎其微。这虽然看起来比较尴尬,但是总好过对经脉提升一点帮助没有。

        如果江湖武林中的修武者们得知他们奉为心法至宝的《太常心经》在邵曦手中沦为只是修炼气海的工具,不知道会不会大骂他穷奢极侈、暴殄天物、糟蹋好东西?

        邵曦、牧仁和乌日娜虽然性格各不同,但都天资聪慧、颖悟绝伦,各个都有着不俗的武学天赋。尤其是邵曦,虽然一天到晚的偷懒闲逛,但修炼起来却比另外二人更有成果。

        由于三人修习的都是武学中的极品上乘心法,所以吸纳元气、凝聚气海的过程并没用多久。大概两个月出头,三人便先后在丹田之中凝成气海,正式成为一品武者。这对其他人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一般人仅在凝聚气海的过程中便会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快的有三五年的,慢的有十二三年的,甚至有的人一辈子都没能成为武者。像他们这样两个多月就跨入一品的,都可以说是百年难遇。

        “这就一品了,看起来修武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吧?”邵曦信心满满的说道。

        老吴走过来敲了一下他的脑袋,说道:“你们别高兴的太早了。虽然我不得不承认你们个个都天赋异禀,天生就是修武的材料,再加上我好马配好料,给你们搞来的都是最上乘的武学秘籍,让你们这么快便踏入武学之境。但后面就没有那么容易了,如果不能潜心修炼的话,就算如今再快,最后也会一事无成。”

        “老吴,那我们什么时候能够练成绝顶高手,纵横江湖,大杀四方?”说着,邵曦拔出腰中的翠羽剑向着天上一指,一副信心满满,壮志在胸的豪迈模样。

        一旁的乌日娜看着邵曦手中的翠羽剑,两眼冒星星,恨不得一把抢过来的样子。

        老吴稍一沉吟,回答道:“按照之前修炼过这几部心法秘籍的武学奇才的进程来看,修炼‘太常心经’达到九品大概需要八十七年左右;修炼‘水月’和‘无尘’两种心法到九品大概需要一百一十年上下。”

        “靠!老吴,你玩我是不是?八十七年,我躺在棺材里修炼吗?”邵曦一听就炸了。

        一旁的牧仁和乌日娜一听说要修炼一百一十年才能进入九品,两个人也都是一咧嘴。

        老吴看了看他们,不急不慢的说:“不然你以为呢?这天下修武之人多如过江之鲫,真正称得上高手的又有几人?更莫论接近巅峰之人,你看看那些八品、九品的顶尖武学大家哪个不是年近百岁的老怪物?”

        “那还修炼个屁!等到我能各种装逼的时候人都已经半截入黄土了,连泡妞的机会都没有,这不纯粹瞎耽误功夫吗?”说完,邵曦一屁股坐在地上耍起赖来。

        牧仁和乌日娜这会儿也有点儿泄气了。想想也是,修炼一百一十年就算没死,大功告成那天怎么庆祝?数自己还剩几颗牙齿吗?

        “武学修炼一途本就是艰辛无比,每个人都想走到那个巅峰之上,但更重要的是修炼途中对自己意志的磨练。年轻人若是一生之中毫无追求,岂不如同那水中的浮萍一般枉度此生?”

        “浮萍就浮萍,我喜欢躺平,舒服,不累。”

        老吴一听邵曦说这话,面露不悦之色,说道:“你怎可有如此想法?莫说你身负血海深仇,背负诸多责任,就算是一个普通人也不甘碌碌无为,虚度一生。如今,我历尽千辛万苦得来这别人梦寐以求的武学秘籍和神兵宝器,已然是让你等走了捷径,又怎可轻言放弃?再者,这武学之道除了有好的先决条件和刻苦修炼,自然还需诸多机缘,你又怎知你将来不会遇到好的机缘,使你的修炼一日千里?”

        老吴平日里是个好好先生,总是嬉皮笑脸不拘小节,不想今日却真的动了气。几人见此,也都耷拉着脑袋不敢言语。

        老吴缓了缓,接着说道:“你们都是好孩子,你们都有着绝顶的修武天赋,哪怕将来你们无法在武学上走到巅峰,但至少也得了一身本事,总是不会虚度余生。”

        走到邵曦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少爷,相信老奴,你将来必有极大的机缘。有老奴在,这机缘就在,必能让少爷你在武学上突飞猛进,未来必定有所成就。”

        邵曦这会儿心里觉得很惭愧,想想自己在现代世界里不就是碌碌无为,一事无成吗?如今到了这里,难道还要重复过去的生活?难道自己就真的甘心这样过一辈子?

        “老吴不必说了,我懂了,我们都懂了。今后我们会听你的好好修炼,我说到做到。”邵曦说的很坚定。

        牧仁和乌日娜也走到邵曦身前,对他鼓励的点点头,“今后我们三个一起努力吧!”

        老吴见此情景,也略感欣慰的点了点头,笑着说:“好,既然你们不怕吃这个苦,那老头儿我也会竭尽所能把我知道的都教给你们。你们的兵器不同,接下来我便给你们讲一讲这剑法和刀法的不同之处。”

        牧仁好学的问道:“师父,这刀和剑不就是招式不同吗?其他还有什么不同之处?”

        老吴思忖了片刻道:“心法修炼的是经脉与元气,对于剑法和刀法差别不大;”

        “在技法上的差别便是剑走仙式,飘若飞雪;刀行虎式,厉如齿牙,剑的招式主多变求和,而刀的招式却主进攻杀伐;”

        “从身法上来讲,剑追求的是轻巧灵动,潇洒飘逸,而刀追求的是迅疾刚猛,奔放凌厉,剑的身形主灵活多变,刀的身形主简单直接;”

        “在功法上两者差别最大,剑法修的是礼意,刀法修的是杀意,所以素有修剑成仙,修刀入魔之说,这一点从剑与刀的形制上便可窥见一二。剑为双刃,既可伤人,亦会伤己,所以用剑之人要心怀敬畏,点到为止;刀为单刃,不止伤人,还可背上加力,所以用刀之人多以刃饮血,杀戮无度。”

        这时乌日娜急忙接过话茬说道:“对对对,还有名字也不一样。你看剑都叫轩辕剑、倚天剑、君子剑什么的,一到了刀就是什么七杀刀、屠龙刀、鬼头刀,感觉差别好大哦!”

        刚说完,她又马上担忧了起来,“我和牧仁练的也是刀,那我们将来不会成为杀人的魔鬼吧?”

        老吴一听这丫头为这事担心,一下就笑了。安慰乌日娜道:“你和牧仁手中兵器及所修炼刀法的前主人都是心性清雅和坚韧之人。他们所自创的刀法杀伐之意并不重,反而是意在保护身边之人。沈林月的刀法迅疾却不刚猛,轻灵而又不失凌厉,其中甚至有些剑法的影子;关玉城的刀法虽刚猛却不失洒脱,虽奔放却不失稳健,颇有君子之风。此二人可称刀中君子。”

        牧仁接过话来说:“是啊!乌日娜你看我们两把刀一把叫烈阳,一把叫寒月,多好听的名字啊,一点都不觉得吓人。”

        乌日娜点了点头,拍着小胸脯安心的说道:“我就说嘛,这两天练功的时候,觉得那刀法的招式都好美,怎么可能是用来杀人的?”

        邵曦在一旁满腹委屈的嘟囔道:“你们倒是觉得挺美了,我可难受了。这把剑拿在手里没感觉就算了,练的剑法还是一群老娘们儿创的,那个别扭啊!老吴,当初你难道就没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吗?”

        老吴又露出那贼兮兮不怀好意的表情。对着邵曦问道:“考虑一下你的感受?”

        邵曦点了点头。

        “要不剑法暂时先不练了?”

        邵曦又点了点头。

        “不如咱们练练身法吧。”

        邵曦瞪着俩眼睛,没明白啥意思。

        只见老吴从地上捡起一根树枝,冲过来对着邵曦屁股上“啪”的就是一下,打的邵曦就像脚下装了弹簧一样,一下子弹了起来,捂着屁股,瞪大眼睛看着老吴。

        “老吴你疯了,你要干什么?”

        老吴举起树枝,阴恻恻的笑道:“你猜我要干什么?”

        邵曦一看大事不好,转身就跑。嘴里不停的喊道:“老吴,你疯了,你疯了,你居然主仆不分,现在打起自己家的少爷。”

        “现在你是徒弟,我是师父,师父打徒弟天经地义。”

        “你凭啥打我?你凭啥打我?”

        “你不是要感受吗?我现在就让你感受感受被人撵的跟狗一样是什么感觉。”

        “偷东西的是你又不是我,凭什么我也要被人撵的跟狗一样?”

        “嘿嘿,但你参与销赃了!”

        “我不练就不算销赃了。”

        “你不练你就是个懒徒弟,师父就要教训你。”

        “我靠,你这什么罗圈儿道理,你还讲不讲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