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添坟仔细点

第二十二章 添坟仔细点

        看着老吴那副不把事情搞明白就得死的表情,邵曦也是没辙了,只好从头到尾把他跟郭有德这半年的经历又仔细的跟老吴说了一遍。

        “我都错过了什么?你是天下绝无仅有的双脉之人?有真龙之象?有太极之象?而且还开了脉?现在已经修炼到了第二星位?道仙还把自己的心法传给了你?现在又留了这么大一堆的丹药给你?我不是在做梦吧?”

        老吴激动的走来走去,两只手不停的互相搓着,不知道的人一定会以为他这会儿尿急。

        “你能不能消停点儿,别那么多废话,赶紧给我解释解释,这些丹药都是干什么用的?”邵曦被老吴气的直翻白眼。

        “我来看看,我来看看。”说着,老吴拿起清单跟药匣子中绑着标签的瓷瓶一个个的对照起来……

        “这是凝血散,止血用的,市面上有卖,但道仙配制的凝血散效果一定非同一般,二十瓶;”

        “这是赤血丹,补充血气之用,人在大量失血之后服用此丹可迅速补充血气,恢复如常,二十颗,每瓶十颗;”

        “这是爆气丹,可暂时增加元气外放,对敌时既可加强气盾的防护,也可增加元气对敌的杀伤力,二十颗,每瓶十颗;”

        “这是贯星丹;是修炼经脉时的辅助丹药,可加快经脉的修炼速度,不过每月只能服用一颗,十二颗,装于一瓶;”

        “这是纳海丹,是修炼气海时的辅助丹药,可加快气海的修炼速度,不过也是每月只能服用一颗,十二颗,装于一瓶……”

        说的这里老吴停下了,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清单上面最后两枚丹药的注释。

        “发什么呆?接着说呀。”邵曦催促道。

        “道仙,这是把家底儿都留给你了吗?这种丹药一旦被人知道,将有可能在江湖中掀起腥风血雨啊!”

        “老家伙,你快点把这腥风血雨说出来,让我也死个明白,能不能别再墨迹?”

        “苍玄丹,是御气境进阶化气境时的辅助丹药,可相对减少突破难度,增加境界突破的机会,只此一颗于木盒;”

        “归元丹,是化气境进阶归元境时的辅助丹药,有没有用道仙自己也不知道,只此一颗于木盒。”

        老吴说完,整个人就像脱力了一般呆坐在那里,明显是受了刺激。

        别的还都好说,但最后这两枚丹药确实是太逆天了。如果此丹药被江湖中人知道,就算是名门正派也难免会动歪心思。苍玄丹,很多人一辈子可能连御气境都无法突破,更何况进入化气境,能够得到这样的辅助丹药,是武林中所有人梦寐以求的。至于最后的归元丹,那可是进入无上品、归元境的宝物,试问天下又有几人能不动心?

        “与道仙送给你的这些相比,我带回来的一文不值,屁都不是。”

        “不会呀,我觉得你带回来的这两把刀还是蛮漂亮的。”邵曦无所谓的说道。

        老吴被气的直翻白眼,“那两把刀不是送给你的,是送给牧仁和乌日娜的礼物。”

        “那我的呢?我有没有礼物?”邵曦眼巴巴看着老吴。

        自打看了郭有德留下的丹药清单,老吴觉得自己带回来的东西一点惊喜都没有了。兴致索然的将最后一个布包扔给邵曦,用脚将木匣子朝邵曦的面前一踢。

        “你自己看吧,本来想给你个惊喜,结果给了自己一个惊吓。”

        邵曦迫不及待的打开布包,里面的东西美的他眼前一炫。

        “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东西?这真的是送我的吗?”

        邵曦面前的是一柄宝剑。从剑柄到剑鞘的翠青色上流光溢彩,仿佛有七彩霞光围绕着这柄宝剑在流动,美的让人不忍去触碰。上面雕刻的纹饰也精细到了极致,让人第一眼看上去便会爱不释手。

        小心翼翼的拿起这柄宝剑,轻轻的将剑从剑鞘中抽出。只见剑身也是翠青色的,依旧是被七彩流光围绕着,隐约能看到剑身上散布着浅浅的翠羽状的花纹,就像无数片美丽的碎羽毛镶在了剑身上,无比炫目。

        邵曦兴奋的翻来覆去的欣赏着这柄剑,渐渐的注意到,这柄剑在自己手中居然丝毫感觉不到任何重量。要知道,他眼下还只是一个七岁的孩子,还是刚刚到七岁的,怎么可能力气大到连一柄宝剑的重量都感觉不到?

        正当邵曦感到纳闷儿的时候,老吴坐到他身边,对他解释道:“此剑名曰翠羽,乃是灵羽山千羽门的镇山之宝,在此之前从未离开过灵羽山,世人也只是在二十几年前见过此剑一面。剑长三尺,宽一寸。世人唯一见到此剑那次,正是当时千羽门掌门人袁幽施展千羽门的绝技‘千山飞羽’。当时满山所见尽是飞舞的翠羽,甚是壮观。”

        “说重点。”邵曦听老吴在这说了半天,也没说到为什么这把剑没重量,有点不耐烦。

        “此剑既名曰‘翠羽’,当然是轻如飞羽,又怎会让你感觉到重量?”说着,老吴从邵曦的手中将剑接过,收入鞘中。

        “此剑除了轻如飞羽之外,还有另一特性,那便是‘柔如丝缎’,你且站起身来。”说着,老吴就将此剑连同剑鞘一起盘在了邵曦的腰上,只是邵曦的身材太小,这把剑在腰上盘了将近两圈。

        老吴低头从木匣子中又取出了两本书递给邵曦,“这里其中一本是灵羽山千羽门的《飞羽剑法》,技法是飞羽十二式,剑诀是饮羽诀;而这另一本便是五龙山太常教的《太常心经》,此心法乃是太常教掌教五陵真人徐长生所创,也是当世不二的内功心法。”

        邵曦低头看着腰上的翠羽剑,他是真的喜欢。便随口问道:“这么漂亮的宝剑,得花多少钱啊?”

        老吴甚是得意的道:“钱?这里的任何一件,都是千金不换的宝贝,是用钱能买来的吗?”

        “那你咋弄来的?”邵曦还在低着头,不停的看着他那把宝剑。

        “你手里的这柄剑和秘籍心法,是我从灵羽山和五龙山偷出来的。”

        “啥?”邵曦像是被人点了穴道一样,瞪着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老吴。

        老吴一看邵曦这表情,就知道事情要不妙,只好畏畏缩缩,扭扭捏捏的又说了一遍。

        “那个——,送给你的这些是我偷来的。”说着,老吴脖子一缩,身子一躬,好像要找个洞逃跑。

        听到老吴的回答,邵曦觉得腰里的这柄剑瞬间它就不香了。

        “老东西,你跑出去这半年吃喝嫖赌就算了,你居然还敢跑去做贼?做飞贼?”

        老吴像犯了错的小孩子一样,眼睛东瞅瞅,西望望,就是不敢朝邵曦这边看过来。嘴里嘟囔着:“其实我也不算偷,是借,只是没打招呼。我给他们留了字条的,说将来我们用完了会还给他们。”

        “我尼玛!你不但做贼,你还做这么蠢的贼,你居然还给人家留字条儿,让人家知道你是谁?你真的是蠢的可以呀,你个笨贼!”

        “盗亦有道吗?”老吴小声的嘀咕着。

        “道你妹呀道,有道你就不会去偷了。”邵曦被老吴气的五官都快要移位了。

        邵曦指着放在一边的那两把刀和武功秘籍对老吴问道:“这些也是你从人家那里偷来的?”

        老吴脖子一扭,眼珠子一转,说道:“这些不是从人家那偷来的,这些是从墓里挖出来的,不用还的。”

        “我艹艹艹!你特么不光做飞贼,你还做盗墓贼。跑去挖人家的坟,你缺德不缺德?”

        “我就拿了这些东西,别的啥都没动,应该不算盗墓吧?而且挖坟以前我是带了香烛贡品去祭拜了好久的,又是磕头又是道歉的。挖完之后,坟我也添的挺仔细的。”

        “嗯。不错,不错。你还带了香烛贡品去祭拜了是吧?坟也添的很仔细是吧?”邵曦点着头。

        “是啊,少爷。该做的我已经全都做了。”老吴一看邵曦点头了,连忙陪笑的应和道。

        “嗯,那你现在再去搞点香烛贡品呗!我也要拜一拜。”

        “香烛贡品?这会儿上哪去弄那东西啊?再说了,路挺远的。少爷,你等长大了以后,我陪你一块儿去拜。”老吴又嬉皮笑脸的说道。

        邵曦面色阴森的转过头对老吴说:“我不是要祭拜他们,我是要祭拜祭拜你。”

        “啊——?少爷,你说要祭拜……祭拜……我?”

        老吴瞬间就觉得事情有点不妙,吓得嘴都瓢了。

        邵曦一把就将腰中的翠羽剑抽了出来,对着老吴就砍了过去。老吴眼看着少爷开始发疯了,拔腿就跑出了毡帐,邵曦在后面举着宝剑紧追不舍。

        于是接下来托特部的所有人都看到了这样一幅场景:一个孩子举着一把大宝剑,在拼命的追着一个猥琐的干巴小老头到处跑。一边追,嘴里还一边不停的骂着一些乱七八糟的话……

        “少爷,你别这样,我现在知道错了。”

        “你错了,你哪错了?我以为你出去当了半年的二溜子,谁知道你特么做了半年的缺德事,你个无耻下三滥,臭流氓,大西瓜,我砍死你。”

        “少爷,求求你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嗯,你以后不会了,我添坟的时候会仔细一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