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 牧仁的挽留

第十六章 牧仁的挽留

        转眼两天过去了。

        实验完成后,依照邵曦的配方郭有德开始带人大量的配制火药。其他的工作也在有序的进行,需要的原料在旭日干的努力下,源源不断的运来。

        这两天,卓力格图按照邵曦当初的计划,也在找茂安部的首领巴图进行谈判。谈判的进展非常艰难,巴图倚仗着自己部落的实力优于托特部,一直主张要将托特部西面了草场划归茂安部所有,所以谈判的结果可想而知。

        对于邵曦来说,谈判的结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谈判的时间要够长,给自己足够的时间来做准备。

        上午的时候,旭日干来通知邵曦,第一个飞雷炮已经基本制作完成,等他去验收,所以下午他早早的就跑到了工棚。

        邵曦看着面前的飞雷炮。粗大的圆木桶,里外包着厚厚的牛皮,铁匠打制的加固铁筋牢牢的固定在木桶外边。木桶的底部除了加厚的缓冲木板以外,还在缓冲木板中心的凹槽处装着一个圆形的铁筒,这里就是放顺药的地方。木桶内的底部还加装了强化铁板。整体看起来还有点儿那个意思。

        在飞雷炮的边上,堆放着大大小小被扎的结结实实的皮囊。固定在木质翼板上的牛皮囊就是炮弹,翼板除了增加炮弹质量以外,还起到稳定飞行姿态的作用。因为怕威力过大,所以邵曦并没有要求在牛皮囊内加入碎石子。而相对小一些的羊皮囊里装的都是顺药,也就是发射yao。

        看着眼前这一堆费了好大劲儿弄出来的东西,邵曦一挥手,“走,去做实验。”

        一群人用木板车好不容易把飞雷炮运到了一片空地上,邵曦向周围看了看,“嗯,足够开阔。”

        邵曦回头嘱咐了郭有德一句:“一会儿牛皮囊飞出去的时候,你便开始数,看看数到几会炸。”

        郭有德应道:“小友放心,引信的长度我已统一制作好。实验之后,我会根据炸的时间进行调整。”

        两人正说话间,卓力格图带着牧仁和乌日娜,以及部落里的众人都赶来观看。

        卓力格图看到飞雷炮后很是激动,因为这两天也听部落里的人说,邵曦他们做实验的时候,整个东面就像打雷一样。所以他也很感兴趣,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武器?

        邵曦指挥大家将飞雷炮固定好。这飞雷炮的架设只是靠前面堆砌的土堆和一个木架,具体的角度没办法调整。邵曦也想过,可这里的人不懂得如何计算角度跟射程,所以干脆就是一个大概的角度。至于射程的控制,他心里面早有办法。

        当架设完成后,旭日干将一个固定在翼板上的牛皮囊翼板朝内塞进炮口,并用一根木杆对炮口内牛皮囊的位置进行调整。

        与此同时,郭有德将羊皮囊放进底部的顺药筒,并用一个铁钩从侧面小洞将牛皮囊的引信勾出,与羊皮囊的引信接在一起。

        此时,旭日干开始带人维持周边的秩序,让人群远离飞雷炮,以免误伤。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邵曦接过郭有德手中的火折子,点燃了引信……

        只听“砰”的一声,牛皮囊带着尾部的木质翼板从炮口射出,在人们眼中迅速变成一个小黑点。

        轰——!

        所有人都被惊呆了,他们觉得刚刚就是平地打了一声雷,而且地面都在颤动。一些牧民怀里的孩子被这一声吓哭了,卓力格图和旭日干一众人更是目瞪口呆,他们从来没见有这样的东西出现过。

        邵曦回头打算叫郭有德查看一下飞雷炮发射后的损坏情况,结果只看到他张着大嘴,两眼直勾勾的望着远方。

        “道长,你可还好?”

        郭有德这才反应过来,感慨的说:“居然可以飞这么远,这哪里是凡人能造出来的东西?小友,你果然是仙人下界,我当初没有看错。”

        “在我眼里,道长才是仙人。我们先查看一下炮的损坏情况吧。”

        经过查看,这低配版的飞雷炮只是内部的牛皮稍有破损,其他方面倒还过关。于是邵曦告诉旭日干以后发射前,先把牛皮囊外涂上一层油。

        接下来就是检验爆炸效果的时候了。在众人一起向爆炸点走去的时候,卓力格图向邵曦问道:“孩子,刚刚这一下能伤对方几人?”

        邵曦想了想道:“确切的不知道,但如果对方队形比较密集的话,这一下连人带马十个八个是有可能的。如果在牛皮囊内加入一些碎石子,杀伤的人数会更多。”

        卓力格图有些震惊,“就这一下就能连人带马伤对方十个人?那你打算造多少个这种东西?”

        “如果想保持火力持续输出的话,至少要造三十个。”

        “三十个?那岂不是一下就能让对方死伤二三百人?”

        “到底怎么样,还要看一会儿的结果。”

        卓力格图点点头,没再说话。

        到了爆炸现场,给邵曦自己都吓了一跳,“怎么炸出这么大一个坑?”

        从地面上的痕迹来看,这次爆炸波及范围至少有五十平方米。就算没被炸到,估计震也把人震得半死。

        在场的众人都有点傻眼。郭有德低声的念叨着,“此物不该出现,此物真的不该出现,会因为此物死很多人。”

        邵曦这会儿也觉得自己不该把这些东西弄出来。事实证明,火药的出现最终的确导致了更多人的死亡,更多家庭的破碎,所以他打算这次之后,便毁掉配方。看郭有德的反应,应该也不会反对自己的做法。

        回来后,邵曦又让工匠们对具体的一些细节进行了调整。根据刚刚发射的距离,让皮匠制作了三种不同长度的皮绳。让旭日干通知正在进行发射培训的人,以后在发射的时候要根据事前的安排在牛皮囊上绑上这些皮绳,同时在炮旁边的地面打上木桩,将皮绳的另一头绑在上面。这样一来,当牛皮囊飞到了皮绳的极限长度时就会停下来,用这种方法来控制相对精准的射程。

        卓力格图在看了实验效果后,说要自己来工棚监督批量制造,但是因为实在是过于危险了,所以被旭日干给拦了回去。

        邵曦将郭有德拉到一旁,低声说道:“道长,我知道你对火药的配方很看重,我也不打算违背诺言。但是想跟你商量一下,今后此配方只可你一人持有,切不可外传,以免造成天下生灵涂炭。”

        郭有德连连点头道:“我也正是此意,此前只觉得此物威力不俗,但今日见到却是令本道震惊。此物若是落在有心人之手,那真的将是一场灾难。”

        “道长不愧为医者,果然是心怀天下。不过我答应道长,另一配方上所炼之物,定会让道长更加爱不释手。”

        “小友此言当真。”一听此言,郭有德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真!比珍珠都真。此物若是炼制出来,道长以后恐怕这个‘丐’字就要去掉了。”

        “哦?难道此物非常珍贵?”

        “道长怎么忘了?当初我答应给你那配方的时候就已经跟你讲过,所炼之物,乃世所未有。”

        “对对对,小友的确有过此言,是本道忘记了。”

        邵曦恳切的说道:“这几日可能随时会有一场大战,到时还希望道长能够助阵。”

        郭有德一拍胸脯,“放心,有小友在此,本道又岂会袖手旁观?”

        “那便谢过道长。”说着,邵曦作了一揖。

        “你我已是忘年好友,又何必如此客气?我能将毕生心血所著心法赠予你,便已是将你视为知己。小友,以后跟本道就不要这么客气了。”

        “道长说的是,那今后我就不与道长客气了。”

        邵曦之所以请郭有德帮忙,是因为他发现经过这些日子,自己已经把托特部当成了自己的家,部落里的每一个人都像是自己的亲人。所以他现在所做的一切,只是在尽力的保护他们,就像他们保护自己一样。

        两人正说着,牧仁来找邵曦,郭有德见两个孩子有话要说,便识趣的去忙自己的事了。

        牧仁很郑重的对邵曦说道:“风玉言,你造的那东西我看到了,那是能够使托特部真正强大起来武器。我作为托特部首领的儿子,恳请你留在这里,成为托特部真正的家人。”

        邵曦听懂了,作为一个成年人,怎么会听不出一个孩子的弦外之音?

        “牧仁,你想挽留的是我,还是那飞雷炮?”

        牧仁被邵曦的一句话给问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牧仁,你觉得我现在所做的这一切是为什么?我做出这东西来,只是想保护你们,但我并没有想过要去伤害别人。我想保护你们,是因为在我的心里,你们已经是我的家人,我不想去伤害别人,是因为那些人与我无仇无怨。现在有人想伤害你们,我不得已要去伤害他们,但并不代表我今后会继续去伤害他们。所以这件事结束后,这些东西会从这世上永远的消失。我希望你对我的挽留,不是因为这些东西的存在。”

        这是一个成年人对一个孩子正确三观的引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