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霜雪照曦言在线阅读 - 第六章 一支穿云箭

第六章 一支穿云箭

        邵曦说完,恐怕对方不答应,急忙又送上了一波彩虹屁,“我在家的时候就常听人说北方草原的英雄豪杰都很热情好客,豪爽仗义。”

        老吴在一旁看着邵曦小嘴叭叭的,整个人都傻了,“这孩子什么时候学的说瞎话连眼睛都不眨一下?我也没教过他呀!”

        旭日干脚跟轻轻扣了一下马肚,来到卓力格图身边说道:“午后的时候的确有人看到有十几个带着刀的人闯进了我们的草场,他们骑的是中原的马,应该就是那群马匪。”

        卓力格图哈哈一笑,“我们当然欢迎来自远方怀着善意的客人,只要你们不嫌我们那里简陋,就请跟我们一起回到部落喝一碗马奶酒吧。”

        转头又对旭日干说道:“你回头带上部落里的勇士去查一查这群马匪的来历和落脚点,绝不允许他们跑到我们的草场里胡作非为。”

        旭日干点了点头,“回去我便安排人手。”

        老吴看着邵曦三言两语不但解决了落脚的问题,还解决了两个人被追杀的麻烦,心中不免感到讶异。这孩子自从醒过来,虽然经常会说些着三不着四的疯言疯语,但通过之前的交谈和此刻的表现,怎么都感觉和以前认识的小少爷很不一样。

        邵曦和老吴分别被旭日干跟另外一个叫苏合的人带着,随着卓力格图等人一起返回部落营地。

        就在众人朝着东北方向的营地一路疾驰时,队伍中有人喊道:“我们身后有人,好像人还不少,有十几个。”

        卓力格图等人勒住马头停了下来,向身后的西南方向看去。只见十几名黑衣人骑着快马正朝着他们这里追来,卓力格图一眼就认出了他们骑的是中原的杂交马,身后背的是中原的直刀。

        “他们是来找你们的?”卓力格图很随意的问了句。

        邵曦没说话,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

        老吴从那个叫苏合的北胡人身后探出头来,“对对,他们就是马匪,我们的财物都被他们抢了,还要把我们抓回去当奴隶卖掉。”

        邵曦歪着脖子向老吴投去了一个“编瞎话还是你在行”的眼神,老吴则跳着眉毛回了一个“彼此彼此”的眼神。

        就在邵曦和老吴眉来眼去的时候,卓力格图也转头看了一眼旭日干。旭日干心领神会,伸手从背后的箭筒中抽出了一支红色尾翎的箭,搭在弓上向空中射去……

        “咻————!”伴着一声长长的响亮的尖啸声,箭矢飞向空中。

        对面疾驰而来的马队听到了这声响箭,也勒住马匹收住了脚步。为首之人驱马上前,拱了拱手道:“各位草原的英雄,我等前来并无意冒犯,只是想向诸位打听两个人。”

        卓力格图以草原的礼节回礼后说道:“你们既然无意冒犯,又为什么带着刀剑闯进我们的草场横冲直撞?都说中原尽是礼仪之邦,难道你们南人就是这样到别人家里做客的吗?”

        对面之人被卓力格图说的一愣,连忙拱手道:“是我等唐突了,向各位草原的英雄赔罪。在下乃是原州万刀门下金刀堂堂主罗汉成,蒙江湖上的朋友瞧得起,都称在下为‘金刀罗汉’。此次前来也并没有冒犯之意,只是门中出了两个叛徒,我们也是寻迹而来,如果各位英雄知道其下落还望告知,我等拿了人即刻离开草原返回原州。”

        “你口中的叛徒可是这个娃娃?”

        说话的是旭日干,此时他已抓着邵曦的后衣领将他从身后的马背上拎了起来,平举手臂提在空中。邵曦就像一只随时准备被卖掉的小鸡一样,在旭日干的手里晃荡着。

        邵曦歪过脑袋看着老吴,做了一个“快想办法”的表情,而老吴却在耸了耸肩膀回了他一个“我很抱歉,你请保重”的表情后,像只鸵鸟一样缩在苏合的身后。

        邵曦那个气呀!这老家伙之前“开高铁”的本事哪儿去了?不是跑的挺快的吗?

        他转回头看了看旭日干,又抬头看了看不远处的罗汉成,脑袋一耷拉成了泄气的皮球。认命了!

        罗汉成看了邵曦一眼,心中道:“看这娃娃的年纪和衣着,应该是门主所寻之人,只是还少了一个老的。”

        于是问道:“可还见到一个年纪六十上下与其同行的老者?”

        “你说的是这个吗?”说话的是苏合。

        此时苏合手中的老吴跟邵曦一样在空中晃荡着……

        罗汉城看到这一老一少两个都在,想来应该就是自己要找的人,不会错了。

        “这正是我们要找的两个人,多谢各位好汉相助,帮了我们这么大的忙我们理当重重的答谢……”说着,转头示意自己的手下取些金银以作酬劳。

        “慢着,我并没有说要将人交给你们。”

        还没等罗汉成说完,卓力格图便不客气地插话道:“这两个是我们托特部的客人,你说他们是叛徒可有什么证据?倒是你们这些来历不明却自称是什么万刀门的人,带着武器闯进我们的草原,扰乱了这里的安宁,现在还要带走我们的客人,你觉得我们草原上的汉子会答应吗?”

        罗汉成被卓力格图说的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心说你们把人这样像小鸡崽子一样拎出来,合着不是要交给我们啊?再说这些天为了追这两个货,这一路上也没接触过其他的人啊!怎么就扰乱草原的安宁了?这些北胡人怎么像见了仇人一样?

        可他不知道的是,对面这群草原汉子早就被这一老一少给洗脑了,在他们眼中,罗汉成这帮人就是杀人越货的马匪。其实严格来说,他们也确实跟马匪没什么区别,他们要抓这两个人也是为了替某人找某样东西。

        “这位首领,我想您是误会我们了,我之前就说过我们来此并无恶意,只是要找到这两个叛徒。如果您将他们交还给我们,我们即刻带人离开,绝不再来打扰各位。这里有些金银,虽不算多,只当聊表谢意。”罗汉成陪笑道。

        “你把我们草原的勇士当成什么人了?你以为我们会为了一些金银而出卖自己的朋友吗?”旭日干高声说道。

        此时,他已将邵曦放回到了马背上。

        “对!我们草原的勇士是不会出卖朋友的……”

        “没错!你们这群马匪,快离开我们的草原,不要来打扰我们的客人……”

        其他的几个胡人汉子也都应和道。

        邵曦在心里偷笑,“这么快就称呼我们为朋友了,看来有戏。”

        于是使劲对老吴使眼色,让他在这把火上再浇点儿油。

        老吴也是心领神会,心里琢磨着这孩子现在怎么学坏了?但还是大声喊起来:“你们这群恶人、强盗、土匪、下三滥、臭不要脸的……。抢了我们的财物不算,现在还要把我们抓回去当奴隶卖掉,你们简直丧心病狂……。你们不得好死;你们后代男的代代为奴,女的世世为娼;你们生儿子都没屁yan儿;你们……”

        邵曦差点儿从马上掉下来,“这老家伙的戏是不是演的有点过了?”

        罗汉成此时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本以为这两个人现在就在面前,抓了带回去便是,不想现在事情反而变得如此麻烦。

        “各位,这两个人今天我们一定要带走,还请各位行个方便不要为难我们。”罗汉成的语气冷了下来,似乎心中已有不悦。

        卓力格图没有理会,只是打了一声长长的呼哨,然后拨转马头对旭日干等人说了一声“走”便向东北方向策马而去,其他几人也紧跟其后。

        罗汉成见对方不搭理自己,反而转身离开,心中怒火陡然而生,拔出金刀率领自己的随从便追了上去。

        这时,之前散去的狼群听到卓力格图的呼哨声又快速的向此地聚集而来,追赶上马队之后拦在了罗汉成等人的去路上。狼群的嚎叫声使这些中原马匹受惊不小,纷纷停住了脚步。

        罗汉成心中怒气更盛,提起金刀,催动元气,将刀横在胸前对着狼群挥出一刀,只见一道金色刀罡破空而出,向着头狼的方向飞去。

        就在这道金色刀罡快要落到头狼身上的时候,从头狼的背后飞来一道青色刀罡与其碰在了一处,发出“砰”一声。

        头狼似乎也明白,对面的人对自己起了杀心,于是四只爪子深深的扒在地面上,亮出了尖锐而锋利的獠牙,发出低沉的嘶吼声,做出了随时攻击的姿态。同时,整个狼群也摆出了进攻的阵势。

        “不要以为只有你们中原人才懂得修武,更不要以为我们草原人只懂得放牧打猎。”放出那道青色刀罡的正是折返回来的卓力格图。

        罗汉成面沉如水,冷声道:“你等若是不肯交出人来,今日此间之事怕是难以善了。”

        “哦!我倒想看看怎么个难以善了。”卓力格图话音未落,就听到他身后传来了隆隆的马蹄声。

        放眼望去,只见一群北胡打扮的人正策马赶来,足有百余骑,正是之前旭日干那支响箭传递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