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从四合院开始穿越诸天在线阅读 - 第一章 正阳门下的厚脸皮

第一章 正阳门下的厚脸皮

        如今整个韩家,也就只有韩春明没有工作,四个哥哥姐姐,包括母亲都有自己的工作。

        在这个年代,像这样情况可不多,只能说韩家兄妹都是有本事的。

        唯一还没找到工作的韩春明,每天就是在街上游荡,偶尔收收破烂,捡捡漏。

        要说这韩春明,除了在感情方面太过圣母外,其他的话还真无可挑剔,就算娶了苏萌这个整天喜欢作妖的,生意也是蒸蒸日上,换做林克,没有开挂的情况下,也做不到这样。

        不过如今林克顶替了韩春明,他不打算按照韩春明的老路走,帮了那么多人,结果没一个念他好的。

        要不能获得舒坦的话,这人生还有什么意思?

        想着这些事,林克不知不觉就来到了正阳门下。

        今早韩母出门前让他过来这边接她的亲姐,也就是林克叫大姨的人,以及大姨的闺女,跟一哥远的不能再远的表亲。

        在韩春明的记忆里,这个大姨几乎隔三差五就会过来一次,每次都是两手空空的过来,大包小包的回去。

        这种事情在这个年代基本是常见的事,毕竟谁家都有几个穷亲戚,为了生存,面子算得了什么。

        这点林克完全能理解,毕竟大家都不容易。

        然而这不能成为对方蹬鼻子上脸的理由,瞧瞧跟大姨一起过来的那两姑娘是咋做的?

        连回去的车票钱都没有,还敢花钱买汽水喝,这是几个意思?打定主意要吃人家的住人家的,完事打包一堆东西走还不算,连车票都想着让人给准备好?

        这是来探亲吗?这就是来抢劫的!

        更恶心的是什么,原剧韩春明怕大姨两手空空去到他家难堪,自掏腰包买了一袋水果,结果孟小杏跟大姨的小闺女转身就把这水果给吃了,还什么谁吃不是吃,不吃白不吃。

        就这种教养,难怪后来会做出跟苏萌奶奶吵起来,并诅咒人家把衣服拿回去垫棺材的事。

        韩春明帮了她,却被她反过来要求道歉,还直接张口要裤子,还得当场脱给她,这是什么脸啊?

        林克可不会这么惯着她,什么人,升米恩斗米仇这句话就是用来形容孟小杏这种人的,而且还很喜欢顺杆爬,拿着鸡毛当令箭。

        当看到大姨跟孟小杏两人出现的时候,孟小杏跟红花果真正争抢着一瓶汽水。

        林克看到这副场景,在跟大姨打招呼的时候,忍不住道:“大姨,看来你们家最近情况好了不少啊,都舍得给孩子买汽水喝了?!”

        “嘿,你这臭小子,胆子肥了,敢调侃起你大姨了!”

        林克耸耸肩,略过了这个话题,至于买水果的事,他想都没想过,大姨都五六十岁了,能没他一个小年轻明白?无非就是故意装傻罢了。

        至于孟小杏跟红花,林克是半分搭理的意思都没有,尤其是孟小杏,跟她多说一句林克都嫌恶心,这又是一个秦淮茹式的女人,也不知道那几年的导演们怎么回事,老喜欢拍这种恶心人的剧情。

        不想林克不搭理孟小杏,她却主动凑了上来,这次她来城里,主要是想看看能不能托韩家给她找个工作,再不然说门亲事也行,反正就一个目的,想留在城里。

        这是孟小杏她爹妈托大姨办的事,孟小杏也很是认同,不过在嫁人方面,她更想嫁给林克,谁让人家有一副好皮囊呢。

        “五哥,五哥,我今天才知道,原来你们城里的汽水那么好喝,可惜就一瓶,不够过瘾。”

        这话一出,林克还没说话呢,一旁的大姨就忍不住拍了孟小杏一下,骂道:“你这败家孩子,这一瓶都要一毛五,我一天的公分才一毛一,喝完一瓶还不够?真当自家是万元户啊?!”

        孟小杏连忙抱头躲开,犟嘴道:“我是在跟五哥说,我们买不起,不代表人五哥也买不起啊!”

        林克闻言翻了翻眼,哪来那么大的脸啊,心里还有点数吗?

        被教训了好一阵,大姨才放过孟小杏,本来这次进城就是抱着求救济的意思,但她作为长辈,怎么也不能像孟小杏那样把面皮丢在地上踩踏。

        就这样打打闹闹的回到了院子里边,因为没有买水果的事,提前了不少时间回来,自然没有在门口碰到苏萌,这样也好,免得之后大姨跟孟小杏腆着个脸去跟人要旧衣服。

        将大姨跟孟小杏他们安顿好后,林克被韩母叫了出去,给他递了些钱,让林克出去买点肉和面回来包饺子。

        这里韩母总共给了林克一共两块三毛五,一块八毛五买十斤面,剩下的五毛买肉,而这些是林克五兄妹加韩母,外加大姨跟孟小杏三人的晚餐。

        今天孟小杏喝得那瓶汽水就价值一毛五,已经差不多能买一斤面了,水果舍不得买,买自己喝得倒是挺舍得的。

        出了门后,林克按照系统给予的记忆往粮食铺走去,两块三毛五,花的是一分都不剩。

        不过林克兜里还有点钱,这是韩春明给他留下的,总共七毛五,林克想了想后,给自己留下了五毛,剩下的两毛五都买了酒,这玩意一会能拍的上用场。

        提着酒肉米面,林克晃晃悠悠的就踏上了回家的路。

        走了几分钟后,林克看到了一个小孩正拿着个烟杆在捅沙子完,眼睛顿时一亮,可算找着目标了,这第一桶金可全靠这个烟杆了。

        林克周围望了望,发现一个妇女正倚在门边织毛衣,不用说,这个肯定就是破烂侯的女儿侯素娥了,那个总是干捡了芝麻丢了西瓜的憨货。

        有这女人在,想完全不付出代价就弄到烟杆是不可能了,林克眼珠子转了转后,很快就有了注意。

        他凑到那小孩身前,蹲下身子道:“小朋友,我跟你打个商量,我请你喝瓶汽水,你把你手上的东西给我行不?”

        这时候的汽水对孩童有着莫大的吸引力,那小孩一听,立即就要答应下来,侯素娥的声音却从一旁幽幽的传了过来。

        “你想要啊?一块钱拿走!”

        “你谁啊?凭什么给他做主?”林克故作不知的问道。

        /74/74597/228377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