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从四合院开始穿越诸天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于秋花教女

第十八章 于秋花教女

        有了姚主任的入伙,林克基本就不用担心背后被人捅刀子的事。

        到时只要把利益摆在姚主任面前,他肯定会跟着林克一条路走到黑的,毕竟没有谁会嫌自己钱多。

        接下来就是考虑好该怎么改良这个肉夹馍了,除了肉夹馍之外,林克还想再弄几个小吃,但这个不着急,得慢慢来,等客人厌倦了肉夹馍之后,再退出新的小吃。

        本来林克想搞路边摊之王烧烤的,但想了想后,还是放弃了,因为搞这个的话,跑起路来不方便,而且花费的时间更长,这时可不想后世,那会你被抓住了,顶多没收器具加罚款,这会要被抓住的话,情况就不一样了,很有可能得蹲号子。

        趁着还没开始忙活,林克把六子叫了过来,询问了一下他都准备了哪些材料,在得到回复后,林克心中就基本有数了。

        “这样,今天晚上先不出摊了,等午饭过后,你照我给的单子,再买些配料回来,对了,你那边是谁在给你帮手?”

        “我老娘呗!她腿脚不利索,但这点活还是能干的。”六子道。

        林克闻言点了点头,六子家的情况他多少知道一点,是这个年代少有的独生子,并不是因为爹娘觉悟高,而是养不起,他现在这位置,就是顶他老爹的,要不是家中情况实在不好,他也想不到去搞这个。

        “行,等晚上下班后,我跟你一起回你家看看!”

        “好咧!”

        做肉夹馍不比其他,的确得有人长期帮忙看火才行,肉夹馍里边的肉都得炖的软烂,可不是一两小时能搞定的事。

        有六子老娘帮忙看着,倒也不用担心人手不足。

        至于六子会不会在学会之后背叛师门,这点林克完全不担心,毕竟这年头小摊赚的钱,再多也有限,又没法扩大来搞,还不如跟在林克身边,将他的手艺学会,那可比摆摊强多了。

        林克相信这点聪明六子还是有的,加上两人可是真正行过拜师礼的,这要还敢背叛的话,以后在厨艺界怕是寸步难行了,毕竟谁也不想被白眼狼反咬一口。

        这一天下来,又是在忙碌中度过,林克弄出来的那几道新菜,是越来越受欢迎了,今天点那些菜的,明显要比昨天多出一大截。

        这让姚主任乐得合不拢嘴,别以为国营食堂就不要求业绩了,这业绩好了,代表着他管理水平高,上边有空位的时候,他被选中的几率自然也更高。

        等林克下班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他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去六子家看了下他准备的材料,尝试了他之前剩下的肉后,林克摇了摇头,这玩意中规中矩,想要吸引住客人很难,多半是那些客人很少见到市场上又这个卖,等过了新鲜劲,自然不会再来。

        要没有林克帮忙的话,估计他这小摊要不了多久就会倒闭。

        没得说,直接上手教六子和他老娘怎么卤肉,这肉夹馍好不好吃,肉是关键之一,面饼同样也很重要,不过只要肉的味道好,面饼稍微差一点的话,也还在接受范围内。

        林克用的是自己在原世界里,去咸阳旅游的时候吃的一家家庭作坊的配方。

        那家餐馆不但偏僻,里边的空间也很是狭小,凳子都没几张,偏偏每天排队来买的人多得不行,以林克现在的厨艺,不说百分百还原,还原个八九成还是没问题的。

        将卤制方法和配方交给六子后,林克便回家了,都已经半夜了,这一路上自然没有再遇到何文惠,林克并不觉得这女人会有这样的决心,加上他今天打了何文远。

        于秋花是能理解,但何文惠就不一定了,要不是她这个宠弟狂魔的话,弟弟妹妹也不会养成那种骄横的性格。

        当然,要是因为这个让何文惠彻底下定决心跟他离婚的话,林克肯定会拍手叫好,就怕何文惠又有别的想法。

        只要一天没离婚,林克就很难安心,他今天已经将自己的态度很明确的表达给于秋花了,也不知道她回去之后会怎么跟何文惠谈。

        回到家里用湿毛巾擦了擦身子后,林克倒头就睡,明天晚上要跟六子出摊,不知道会忙到什么时候,今晚自然得养足精神才行。

        林克这边是睡的香了,何家那边却不大安稳。

        于秋花跟何文远回到家后,何文远反手就把自己关到了房间里,连学都不去上了。

        何文惠下班回来后发现这个情况,便跑去问了于秋花,于秋花也没瞒她,将今早发生的事说了出来。

        何文惠听完后大为皱眉,虽然她心里也有点埋怨何文远,但从没想过要动手教训她,更别说让别人动手了。

        “妈,你怎么不拦着点?文远就算做错了事,那也不至于动手吧?”

        “那是她应该受的,文远年纪小不懂事,你也不懂事吗?就她做的那些事,挨两巴掌都是轻的,这女儿是我生的,我同样也心疼,但心疼不代表就要放纵她,看着她做错事,文惠,我把弟弟妹妹交给你管教,不是让你宠着他们,这样下去迟早会出事!

        而且洪昌也不是外人,他是你丈夫,是文远的姐夫,她连自己的姐夫都能诬陷,洪昌教训一下她有什么不对?!”

        何文惠咬了咬唇,道:“可,可也不能这样啊!”

        “不要说了,这事就这么过去了,倒是你,我有个事要问你。”

        “妈,您说!”

        于秋花迟疑了一下后才道:“洪昌,是不是跟你提出要离婚?”

        何文惠呼吸为之一滞,过了好一会才低着头道:“他说了,但我没答应。”

        于秋花闻言叹了口气,道:“如今变成这样,我也要担上很大一部分责任,但我记得我教过你,在家从父,出嫁从夫这个道理吧?”

        “嗯~”

        “那为什么都结婚那么久了,你还是不愿让丈夫碰你?是你的身体有问题,还是他的身体有问题?”

        “……”

        何文惠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难道要跟母亲说,自己心里不甘心吗?可当初跟林克结婚是她自愿的,没有任何人逼迫过她。

        /74/74597/226945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