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从四合院开始穿越诸天在线阅读 - 第十章 恬不知耻的何文远

第十章 恬不知耻的何文远

        屋内,于秋花,何文惠两母子正在说话。

        何文惠从外面回来后,并没有说自己在食堂的遭遇,只说没有找到林克,不知道他去哪了。

        于秋花不知道自己女儿在说谎,对此只能徒然叹气,吩咐何文惠等吃完饭后再去一趟。

        何文惠没得办法,只能先答应下来。

        正当她想着晚上该怎么在于秋花面前将这事略过去的时候,何文涛带着高俊玲进来额。

        “师傅,文惠,你们这是?”高俊玲疑惑的看着两人。

        于秋花认出了徒弟的声音,勉强的笑道:“俊玲过来了啊,没什么,我正跟文惠商量怎么跟洪涛道歉的事。”

        高俊玲闻言,诧异的看了何文惠一眼,然后便见她对自己打着眼色,高俊玲立即明白过来,何文惠铁定没有对她母亲说实话。

        她不明白,都到这个时候了,还想着隐瞒,瞒得过去吗?

        但她还是没有拆穿何文惠,本来想要跟她们母子商量这事的念头也打消了,得找个机会好好跟何文惠说说,她也不会做劝人离婚的恶人,但就林克现在的态度而然,纵使勉强继续在一起,今后也只会闹出更大的祸端。

        “这样啊,我是刚好路过,想着过来看看师傅您!”

        为了不戳破何文惠的谎言,高俊玲随意找了个借口,大概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话,高俊玲晃了晃自己手上的那挂腊肉,道:“这个腊肉是别人送的,我跟厚墩子两个人吃不完,想着分点给你们。”

        何文惠跟于秋花闻言立马就要拒绝,她们受高俊玲的帮助已经够多了,哪还好意思收她的东西啊。

        然而没等她们开口,何文远就不知道从哪蹦了出来,并一把夺过了高俊玲手上的肉。

        喊着:俊玲姐,我来帮你切!随后很快就不见了人影。

        面对这种强盗版的行为,虽然是高俊玲主动提出要给何家肉的,但心里多少还是有点不舒服。

        于秋花跟何文惠就更不用说了,脸色直接沉了下来,丢人,实在是太丢人了,何文远这种做法,简直是在打她们两个的脸。

        本来于秋花跟何文惠两母女就因为何文远昨晚诬陷林克的事颇有微词,现在又当着她们的面做出这样的事,于秋花直接就怒了。

        “文惠,去吧你妹妹给我逮回来!”

        “嗯~”

        何文惠应了声后,便立马走了出去,不一会,外面就传来一阵鸡飞狗跳般的吵闹声,随后就见何文惠拎着何文远的耳朵走了回来。

        而何文远手里还提着切剩下的腊肉,只有先前的四分一不到,还真是一点都不客气。

        得亏于秋花已经看不到,不然要知道的话,恐怕又得大发雷霆了,摊上这么些不省心的孩子,也不知道上辈子造了什么孽。

        “跪下!”于秋花对着何文远的方向斥道,这个二女儿的做法一再挑衅她额底线,再放着不管,以后就要翻天了。

        何文远嘟了嘟嘴,不情不愿的跪了下来,她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地方做错了,但于秋花发话了,她不敢不从。

        “从现在开始,你给我一直跪着,没有我的吩咐不许起来!文惠,你们三个不许帮她,要让我知道了,你们也跟她一样!”于秋花厉声道。

        何文惠看了自家妹妹一眼,道:“我知道了,妈。”

        高俊玲对于这样的情况视而不见,以前还不觉得,但从出了洗头那事,和刚才抢肉那事,她心里对何文远也有了些看法,只不过跟何家的关系,注定了没法对此做出干预。

        人家在训女儿高俊玲自然也不好再继续待下去了,便对于秋花道:“那个,师傅,我还得回去给厚墩子做饭呢,等晚点我再过来看你吧。”

        于秋花愣了下,问道:“那么着急?不多坐一会吗?”

        “不了,等闲点我再过来吧。”

        “好吧,那那个腊肉你拿回去吧。”于秋花还不知道肉已经被自己的好女儿切了。

        高俊玲回头看了眼只剩一小块的腊肉,摇了摇头,道:“不用了,留着你们吃吧,我家里还有别的菜。”

        说完后,高俊玲也不等于秋花再说,转身就朝外走去。

        何文惠见此,连忙追了上去,一路追到了屋外。

        ”俊玲姐,你等我一会!“

        听到何文惠的声音,高俊玲停下了脚步,转过身看着何文惠。

        ”姐,你刚才是去洪昌那了吧?”何文惠问道。

        高俊玲点了点头,何文惠见此,立马紧张的追问道:“那他怎么说的?有没答应要回来?”

        高俊玲摇了摇头,叹道:“文惠,你得做好心理准备了,洪昌这回很生气,铁了心要跟你离婚,而且这事你的确做的过分了,你要是想取得他原谅的话,不妨带文远过去,跟他好好的道个歉,不是姐说你,文远这次的行为也就是没闹大,这要是闹大了,都不知道该怎么收场,别怪姐多嘴,你是得好好管教一下自己的弟弟妹妹了。”

        听到高俊玲的话,何文惠一脸的沮丧,她原本还指望着能靠高俊玲在中间说和,有她出面,林克多多少少会给点面子吧?

        现在看来,还是她想得太天真了

        “姐,我跟他,真的没机会了吗?”

        高俊玲没有说话,只是拍了拍何文惠的肩膀,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看着高俊玲离去的身影,何文惠心中的情绪很是复杂,本来一切都在往好的发展,怎么突然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该埋怨自己太过清高吗?可自己明明都快要彻底接受了,要不是林克偷看她洗头,哪会出这样的事啊?!

        不就是洗个头嘛,有什么好看的!

        就不能再等上一段时间吗?只要再等上一段时间,她肯定会彻底把自己交给林克。

        偏偏闹成了这个样子,这叫她以后该如何是好啊!

        想着这些事情,何文惠回到了屋内,却见自己的家人都已经坐在饭桌前,准备开饭。

        就连被罚跪的何文远,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溜了出来,有着两个弟弟给她打掩护,于秋花竟然没有发现这事。

        何文惠现在的心情本来就一团糟,看到何文远这个罪魁祸首这幅模样,更是气不打一出来。

        “何文远,你这是干嘛?谁让你起来的?”

        何文远本来正想给姐姐打眼色的,在她想来,一向宠爱她的姐姐肯定会配合她的,没想到何文惠进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戳穿她。

        何文远的脸上顿时失去了血色,僵硬的转过头朝母亲于秋花的位置看去,才发现她不知什么时候放下了筷子,摸索着往角落走去,待见她拿起角落的鸡毛掸子使,何文远吓了一跳,立马就要转身逃跑。

        然而何文惠却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拦住了她的去路。

        /74/74597/226334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