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从四合院开始穿越诸天在线阅读 - 第八章 求情?没门!

第八章 求情?没门!

        “可我们是夫妻,我家不就是你家吗?”何文惠弱弱的说道。

        “别,我就是个流氓,哪配得上您呐,还是趁早离了吧,你要担心别人说闲话的,我可以给您开个证明,就写我刘洪昌从婚后到现在,没碰过您一根手指头,但凡有半句谎言,就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洪昌……”

        “别洪了,现在是我求你放过我,要不这样,咱一人退一步,我可以暂时帮忙瞒着你妈,但这婚必须离,你说的时间,拿齐证件那些,咱一起去民政局把这手续给办了,你看怎样?”

        “我……”

        何文惠想说不同意,但林克哪会允许她拒绝啊,没等她说完就打断了,道:“就这样决定了,你妈是个好人,我也不想难为她,你要是还死咬着不松口的话,那说不得我也就只能找她老人家了。”

        都说养不教父之过,但就于秋花那性子,实在很难将几个孩子教好,何文惠又是个扶弟魔,只知道一昧的纵容自己的弟弟妹妹,哪想过其他?

        现在她们的性子基本已经定型了,想要再改过来很难,前身或许有这个耐心,但林克是绝对没有的,要像乔家兄妹那样,他还会帮扶一下,但何家这几人就算了吧,全特么白眼狼,养只狗都比养他们强。

        林克说完后,直接甩手离开了,他就是要彻底断了何文惠的念想,只要一天不离婚,何文惠心中就始终还会抱有希望,那不如干脆一点,等离了婚后,再慢慢处置她。

        人总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不止是何文惠,她那几个弟弟妹妹也一样,尤其是何文远,这个女人之后遭遇的那些事,其实一点都不冤,没人逼着她要跟那些渣滓混在一起,既然混在一起了,自然要有被糟蹋的准备。

        从这一点来说,何文远跟何文惠是一样的,既想要好处,又不愿意付出代价,这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啊!

        何文惠眼睁睁的看着林克消失在视线中,脸色很是颓然,她回过头看向食堂的方向,却发现不知什么,食堂的好些员工都聚集在外面,正对着她指指点点的。

        不用说,刚才林克所说的话,都被这些人听到了,从她们脸上那不屑的表情就可以看出来。

        这些人都是林克的同事,而林克对下属一直很不错,遇到这样的事,她们自然是站在林克这边,为他抱不平。

        “都站在这干嘛?活都干完了是吧?”

        姚主任的声音从后边传来,那些正在说闲话的娘们顿作鸟兽惊散。

        姚主任看着何文惠,呸的一声,一口唾沫吐在地上,不屑的瞧了何文惠一眼,转身就走。

        要林克没有想跟何文惠离婚的念头,姚主任肯定不会这么做,但离婚申请书都写了,还有什么好顾忌?不就多读了两年书吗?瞧不起谁呢!

        看到林克这些同事的表现,何文惠越加的羞愧,再也没能忍住,哭着跑开了。

        ……

        离开食堂后,林克没有回家,而是在外边晃悠了好一会,既然来到了这个世界,自然得多熟悉熟悉才行,这次狗系统没有让他直接继承刘洪昌的记忆,有很多东西都得他自己了解才行。

        路过市场的时候,林克本想买些菜回去,但一掏口袋,空的!

        这才想起,前身那个舔狗,一发工资,就把所有的钱都交给了何文惠保管,自己只留下几块钱应急用。

        说是应急,实际上没捂几天,就花在了何家人身上,得亏食堂管饭,不然林克怕是连饭都吃不上了。

        而且在这个时代,光有钱还不行,还得有对应的票卷,不然想买到东西的话,只能去黑市了。

        既然买不了东西,林克也懒得在街上晃悠,干脆往家里走去,他记得出来的时候,好像看到院子里晾着几刀腊肉,今晚可以先用这些做点吃的,等明天回到食堂了,要什么材料都有,不论在哪个年代,很少听到会有厨子饿肚子的。

        刚回到家门口,还没进去,林克就见到了一熟悉的身影。

        “俊玲姐,你怎么在这?”

        林克这是明知故问,高俊玲是于秋花的徒弟,也是他跟何文惠的媒人,来这里肯定是为了给何文惠说情。

        高俊玲是个好女人,可惜遭遇却不大好,嫁给了厚墩子,对她虽然很好,但这却是个不能人道的男人,就这样高俊玲也没想过离开他,无怨无悔的跟了厚墩子几年。

        结果这个废物发财后,转身就把高俊玲抛弃了,最后跟何文远搞在了一起。

        这么好的女人,偏偏遇上厚墩子这种废物白眼狼,还真是惨。

        林克对她倒没什么意见,甚至还有点同情她的遭遇,只不过她要想为何文惠说清的话,还是算了吧,这事天王老子来了都不好使。

        “洪昌,今早文惠去找过我,跟我说了你们的事,本来我该跟她一起来的,但因为一些事脱不了身,你应该已经见过文惠了吧?”

        林克点了点头,道:“她刚才到食堂找我了,被我撵走了!”

        高俊玲闻言叹了口气,道:“百年修得同船度,千年修得共枕眠,你们能走在一起,说明是真的有缘分,遇到问题说开了就好,夫妻间互相迁就下,也就过去了,不用非得闹离婚吧?”

        “我也不想这样,但这日子实在是没法过了,何文惠应该跟你说过了昨晚发生的事吧?”

        “嗯~她说过一点。”

        “那你应该明白,在那种情况下,我的罪名万一被坐实了,会是什么样的下场,而且她从头到尾有把我当过她丈夫吗?别说看她洗头了,我就算睡她,那也是合情合理的吧?但从婚后到现在,我连她一根手指头都没碰过,一说这事,她就说害怕。

        姐,两个月了!不是两天,也不是两星期,是两个月啊!再怎么害怕,过了那么久应该也适应了吧?结果呢,我只是看她洗个头,她就跟外人一样当我流氓,你说说,我在她心里到底是个什么地位啊?这日子你叫我怎么过下去?”

        高俊玲被林克说的哑口无言,作为过来人,她其实很理解林克的感受,毕竟她丈夫不能人道,从某点来说,两人的遭遇差不多。

        /74/74597/226199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