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从四合院开始穿越诸天在线阅读 - 第七章 何文惠低头

第七章 何文惠低头

        又聊了一会后,林克才拿着离婚申请书从姚主任的办公室出来。

        他今天之所以回来,就是为了这个东西,现在拿到手,原本郁闷的心情也好了许多。

        正当他准备去后厨跟自己手底下的人商量一下新菜单的事时,一道身影出现在林克的眼中,穿着红色花棉袄,戴着围巾的何文惠正站在对面。

        林克的脸立马冷了下来,对这个女人就不能有好脸色,不然她就会顺杆子爬,做出许多让你出乎意料的事。

        何文惠过来已经好一会,从家里出来后,她先是去找了高俊玲,想拉上她,这样就算林克不想搭理她,也还能有个人说和一下。

        高俊玲也答应了,但她还没走出房门,她老公厚墩子就是被踩到尾巴一样,突然炸毛了,还指桑骂槐的一顿呵斥,何文惠无颜留下,只得离开,最后一个人去了林克家。

        奈何刘运昌媳妇连门都不让她进,在纠缠了半天后,不耐烦的刘运昌媳妇将她打发来了食堂这边。

        这时候大伙都还不知道林克跟何文惠之间发生的那些事,何文惠问起林克的下落,他们自然如实告知,这才有了林克从主任办公室出来就见到何文惠的一幕。。

        看着林克冷漠的表情,何文惠心中很是忐忑不安,但想起母亲的交代,咬了咬牙,还是鼓起勇气叫道:“洪昌。我……”

        没等她说完,林克就打断了她的话:“走吧,回你家去!”

        何文惠闻言心中一喜,还以为林克这是已经消气了,忙点头道:“好,回家,我们这就回家!”

        先前一直悬着的那颗心,这会总算放下来了,只不过何文惠脸上的笑容没挂多久,林克的下一句话就让她如至冰窖。

        “回去后把你那份结婚证找出来,咱们到民政局把手续办了吧!”

        林克说完后,不等何文惠回应,就朝外走了出去。

        何文惠这会是彻底慌了,在林克说这话之前,她只当林克昨晚说得都是气话,以为只要道个歉,说两句软话,也就没事了,先前的担心,也不过是害怕林克会对她发脾气。

        但现在看林克的态度,他是真的想离婚了,这让何文惠怎么不慌?

        以前的林克对她千依百顺,任劳任怨,发工资后,第一时间就上交,时不时还会买点礼物哄她开心,何文惠又不是木头,多多少少也有点感觉的,只是心里还有点不甘心,不甘心就此认命。

        可现在林克竟然要跟她离婚,这要真离了的话,她家立马就会被打回原形,母亲的病怎么办?弟弟妹妹的学费,生活费怎么办?

        光靠何文惠一人是撑不起来的,而她母亲于秋花现在这情况,根本没法出去工作,以前何文惠没想过,她刚从学校出来,没等她承受家庭的重担,丈夫就适时出现,帮她扛起了这份责任。

        这要是没了林克,她一个人怎么扛?

        不行,不能离婚,绝对不能离婚,一旦离了,她这个家就垮了,就算是跪下来求林克,也得求得他回心转意才行。

        结婚两个多月,何文惠这时候才发现了林克对她和她家的重要性。

        眼看着林克就要走远,真要去到她家,那一切都晚了,到时跪下来求林克的就不是她,而是她妈了,甚至于秋花多半会让她答应林克离婚的要求,下跪,只不过是为自己教女无方的道歉。

        作为一个孝顺女儿,何文惠是绝对不想看到她母亲跪下向林克道歉的那一幕,所以不管怎样,她都都拦住林克。

        于是她快步追上了已经走到食堂外的林克,张开双手,挡住了林克的去路。

        只见她一脸哀求的看着林克说道:“洪昌,给我个机会好吗?我知道错了,我不应该那样对你的,只要你愿意原谅我,我什么都能答应你!不要离婚好不好?”

        林克看着眼前的何文惠,心里一阵冷笑,现在知道后悔了?早干嘛去了?!

        这婚是离定了,谁来都不好使,但在离婚之前,林克不介意给何文惠留下一个永生难忘的教训。

        “什么都可以?”林克问道。

        何文惠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坚定的点了点头,道:“只要你愿意原谅我,什么都可以!”

        “包括圆房?”林克似笑非笑的问道。

        何文惠脸上的表情僵住了,她一心只想求得林克放弃离婚的念头,以为林克就算是提要求,顶多也就是让她更有诚意的道歉,又或者是让她处理妹妹何文远。

        但从没想过林克竟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这跟她认知中的那个林克完全不一样。

        这是因为昨晚的事,才特意用这种条件来羞辱她吗?

        何文惠意识到,现在想要求得林克的原谅,真的没那么容易,也许,只能应了他的要求,今后做一对真正的夫妻了,只要林克还能像以前一样对她好,对她家人好,就算把身子给他,好像也并不亏。

        何文惠一直以来都用害怕的原因推拒,主要还是因为自持知识份子的身份,要不是家庭条件不允许,过上几年,她定然会成为一个大知识分子的。

        林克这种小学毕业的,又怎么会被她看在眼里?纵使对方身高体壮,俊朗帅气,还有编制和远超同龄人的福利待遇,这些又能算得了什么?

        认清现实的何文惠知道这时候已经没有自己摆架子的机会,认命的低下了头,低声道:“我答应你。”

        说完这句后后,何文惠像是失去了精气神一般,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

        本以为这样林克就会原谅她,兴高采烈的带她回家,然而下一秒林克所说的话,再次让何文惠惊愣不已。

        “晚了,明明现在是你求我,搞得好像我在逼迫你一样,何文惠,看来你还是没有意识到错误啊!得了,我也懒得跟你啰嗦,趁现在还没到下班时间,赶紧回去拿了证件,把手续给办了吧!”

        “不,不行,你不能这样对我,洪昌,我们不离婚,我求你了,没了你的话,我们这个家就完了!”何文惠一把拉住林克的手,带着哭腔恳求道。

        “那是你的家,不是我的!”

        /74/74597/226126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