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从四合院开始穿越诸天在线阅读 - 第三章 老娘的愤怒

第三章 老娘的愤怒

        在离开何家所居住的四合院后,林克走着走着,不知不觉的就回到了前身刘洪昌的家门口。

        要说刘洪昌这家庭还真不错,人家都是好几户家庭凑在一个四合院里,他们家却能单独拥有一套,虽然是小户型的,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该有的是一点都不差。

        看着紧闭的大门,按照原剧的发展,前身在回到这里后,为了不让母亲操心,自己在门口蹲着睡了一晚。

        林克却没那么傻,这会大冬天的,以他的体格在外面冻上一晚的话,虽不会感冒,但也没必要找罪受。

        他看了看四周,发现没有人经过后,一个助跑,三两下就翻上了墙头,然后再往下一跳,便落入了院子里。

        轻轻的拍了拍手后,朝着原身先前所住的屋子走了过去。

        ……

        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晨,习惯早起的王翠兰稍微洗漱之后,便揣上篮子,准备出门买菜去。

        然而刚走到门口,她就看到了地上那双硕大的脚印,她顺着地上的脚印看去,发现通向的地方正是自家小儿子住的房间。

        王翠兰被这个发现吓了一跳,她怀疑自家可能进贼了,瞬间在惊叫出声之前,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巴。

        随后她蹑手蹑脚的走到一边,拿起根扁担,但想了想又觉得不放心,便来到了大儿子房门前,也不敢敲门,只是小声叫着大儿子的名字。

        没过多久,林克在这个世界上名义上的大哥跟大嫂就从屋里走了出来,在听到王翠兰的猜测后,两人也是吓了一跳,刘运昌更是直接抄起了自己放在一边的锄头,将两个女人护在身后,一前一后的朝着林克屋里走去。

        “媳妇,你去开门,手脚记得轻点,别惊扰到里边的贼。”

        刘运昌媳妇也是个胆大的,听了丈夫的话,还真就上前打开了房门。

        待看到里边的炕上真躺着个人的时候,刘运昌顿时怒了。

        “好家伙,偷东西偷到我家来了,还敢留在这过夜,看老子不收拾你!”

        刘运昌说着,手上的锄头就朝炕上的人影挥了过去,而王翠兰这时已经发现有些不对,怎么说也是自己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孩子,刘运昌这个当大哥的认不出,她这个当妈可不会。

        眼看着那锄头就要砸在林克身上,王翠兰一急,直接挥动手上的扁担,将刘运昌的锄头打偏,啪的一声打在了炕下,弄出好大动静。

        “妈,你这是干嘛呢?”刘运昌不解的看着王翠兰。

        王翠兰轻吐了口气,道:“搞错了,不是贼,是你弟,这孩子也是,回来也不说一声,差点自家人打自家人了。”

        可等说完之后,王翠兰又觉得不对,昨晚她关门的时候,是从里边栓的,这外面就算有钥匙也进不来啊,那这林克是怎么进来的?

        而且大半夜的跑回家来,难道是在媳妇家受委屈了?

        想到这种可能性,王翠兰的脸色立即沉了下来,当初她就不想让小儿子跟何文惠结婚,她看中的是门当户对,且知根知底的杨麦香,那个何文惠虽然长得俏,但一看就不是过日子的,这下好了,才两个月不到,就被赶回来了。

        刘运昌跟他媳妇此时还一头雾水,不知道这小弟怎么突然就回来了,刚想把林克叫起来询问,就被王翠兰给拦下了。

        “你们两个在这给我看着你们兄弟,我出去一趟,一会就回!”

        “啊?妈你这是要干嘛去呢?”刘运昌媳妇问道。

        “你们别管,记得把这小子给我看好了,在我回来之前,可千万不能让他离开。”

        王翠兰说完后,头也不回的出了屋,连丢在地上的扁担都没来得及捡。

        而林克其实在王翠兰拦下刘运昌的时候就已经醒了,不过他依旧躲在被窝里装死,昨晚看媳妇洗头那事是真正的刘运昌做的,可这委屈却全是他受的。

        万一王翠兰问起来,他该怎么解释?还嫌不够丢人吗?

        就让她自己去何家了解,让她好好的闹一会,这事就得闹,闹得越大越好,让大家伙都看看何文惠姐弟的德性。

        都是单亲家庭,看看人乔一成是怎么当大哥的,再看看何文惠!

        两人相处的年代差不多,乔一成虽然没把几个弟弟妹妹都教育成才,但至少能明辨是非,知恩图报。

        而何文惠呢?摊上了个好娘,教出来的却全是歪瓜裂枣,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有时候真的是比人与狗之间的差距都还大。

        林克就这样继续躺在被窝里睡着,一直到外出的王翠兰回来,将他从被窝里拎出来。

        “臭小子,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你竟然还有心情睡懒觉?!”

        林克无奈的看着这个便宜老娘,道:“不睡懒觉我能干嘛去?今天又不用上班。”

        看到林克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王翠兰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戳着林克的闹到骂道:“早就跟你说过了,娶杨麦香多好啊,你不听,非得娶她,现在好了,要我说你就是活该!”

        “这么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扛的女人有什么用?放在旧时,她就地主老爷家养的金丝雀,哪是我们这些平民百姓能供养的起的啊!”

        “你要养她一个人也就算了,但她那还有一家子,老的老,小的小,就你那点工资,够一家六口吃吗?”

        “而且你帮了人,人家还不感激你,说你是流氓,嘿,这天底下哪来那么好心的的流氓?我自己儿子我都没舍得教训,他们凭什么对你动手!”

        王翠兰说着一阵心酸,泪水在眼眶里不停的打转,这儿子就算再怎么样,那也是她肚子里掉下来的一块肉,她不心疼谁心疼啊?

        林克见此只好安慰道:“妈,你别哭了,以前是儿子被那女人的相貌迷了眼,如今我已经想清楚了,这样的女人根本不是过日子的,等过两天我就跟她办离婚手续去,她爱跟谁过跟谁过去,我这个流氓,配不上她这样的知识份子!”

        一听到林克说要离婚,王翠兰顿时迟疑了,在老一辈的人眼里,离婚可是个大事,有句俗话说得好,宁教人打崽,莫教人分妻。

        /74/74597/225784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