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从四合院开始穿越诸天在线阅读 - 第一章 一群作精

第一章 一群作精

        “那个,误会,全是误会,本来我们正在家唠嗑的,文远那丫头突然跑进来,说有人偷看她姐洗澡,这黑灯瞎火的,我们一时间也没看清楚,真不知道是你。”

        林克听到这个名字,面无表情的问道:“她人呢?”

        中年妇女四处看了看,眨了眨眼,道:“咦,刚才还在这的,怎么一下不见了。”

        一直躲在墙角看戏的何文远见二庆妈回头看过来,被吓了一跳,顿时转身就跑。

        到了这个时候,林克哪还能不明白自己穿越到了哪个世界啊。

        比起《禽满四合院》,这个名为《家常菜》的电视剧,那槽点甚至还要更多。

        何雨柱虽然被坑的差点绝户了,但好歹最后也还留了条命,这个《家常菜》里的主角刘洪昌呢?不但被坑的丢了铁饭碗,最后还差点连命都没了,就剧中最后一集来看,男主就算勉强救回了命,之后八成也得留下伤残,要说惨,还是刘洪昌惨啊。

        而林克现在就是取代了刘洪昌的身份,这狗系统果然是不搞事,不舒服斯基。

        面无表情听着眼前二庆妈的解释时,林克脑海中飞速的回想着这部剧的剧情。

        主角刘洪昌是七八十年代,一国营食堂的大厨,比起何雨柱,那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毕竟何雨柱只是一个工厂的厨子。

        在这个年代,国营食堂大厨的身份,就意味着工资高,待遇好,还受人尊敬,毕竟这会还没什么私人餐馆,谁家想要摆上几桌的话,不都得求到刘洪昌头上?

        有这样的工作,只要不作,就算以后遇到了下岗潮,也不用担心去处,毕竟工作丢了,这手艺可丢不了。

        结果呢,就这么个拥有大好前途的小伙子,硬是自己给瞎折腾,折腾没了,真正的应验了舔狗不得好死这句话。

        本来吗,像刘洪昌这样的,属于这个时代的钻石王老五,香饽饽,实际情况上,到他家说亲的的确也不少,奈何眼睛长在头顶上,任谁也看不上。

        身边还有个要身材有身材,要相貌有相貌,还对他死心塌地的青梅竹马。

        刘洪昌这个作精,放着这样的良配不要,非要娶一个考上大学,却因为家庭贫困上不起的何文惠。

        以他那优越的条件,硬是做了个倒插门,肩负起媳妇一下老小的生活重担。

        这家里都是些什么人呢?

        媳妇就先不说了,这家里唯一的好人,或许就是那瞎眼老娘于秋花。

        其余的,像老二何文远,完全就是个被宠坏的孩子,明明是自己家里拿不出学费,却一心以为是男主害的她姐没书读。

        于是处处跟他作对,偷钱偷些只能算是小事。

        像今晚,竟然直接诬陷男主是偷看她姐洗澡的流氓,在这个时代,流氓可是大罪,被抓起来的话,那可真的是要枪毙的。

        这种做法,对付杀父仇人也不过如此。

        老二不省心,老三也没好到哪里去,是个报复心极强的熊孩子,而且熊起来连自己亲姐都坑。

        因为一点小事,就敢把一块烧红的炉盖放在男主坐的凳子上,直接把他屁股都给烫熟了。

        也就是在大冬天,穿的衣服够后,万一是夏天,恐怕救回来也只剩半条命了。

        而且这家伙为了恶作剧,竟然还把已经结婚的姐姐介绍给自己的教官,让她陪教官去看电影,这种给亲姐夫送帽子的行为,是人干得事?

        最后是老四何文涛,这就是个十足的白眼狼,小时候就能因为一根香蕉叫陌生人爹。

        在全家都吃不饱饭的时候,还哭着闹着,要让他哥饿着,把饭给养的狗吃。

        长大后就更别说了,现代陈世美只能算对他的美誉。

        正常人遭遇到这样的家庭,恐怕会二话不说,转身就跑。

        为人老实善良是优点,对媳妇家好也没错,甚至就连倒插门,也能解释为男主太喜欢何文惠了。

        但在媳妇家受到这种对待,还死活要留下,平时省吃俭用的,把工资全部拿来贴补这个无底洞,那不叫老实善良,叫蠢,还是蠢得无可救药的那种。

        看看这一家子是怎么做的?

        除了瞎眼老娘对男主还算不错外,结了婚后,那媳妇用自己还没适应的理由,连一跟手指头都不让碰,甚至在主角被诬陷为流氓后,反而责怪他,说他这样的行为变态。

        得亏死的早,不然继续过下去的话,还不知道会折腾出什么幺蛾子。

        而在这不省心的媳妇死后,男主任劳任怨的照顾了她的兄弟姐妹十多年,结果老二何文远嫁了个不能人道的有钱人后,转身就带着弟弟离开了这个家,对失业在家,一无所有的男主不管不顾。

        得亏老三坐了几年牢后,大概是良知回来了,觉得没脸继续留下,自己跑进山里挖矿去了。

        当时林克在看这部剧的时候,感觉自己的三观都快要毁掉了,他感觉这个导演跟编剧还是挺有想法的,是想用这部剧来警告世人,不要做滥好人吧?

        而且剧中还隐喻了一些事,那个不能人道的有钱人之所以会娶何文远,多半是因为她能解决生意场上的一些事。

        一个学都没上几年,又没脑子的白眼狼能怎么解决问题?懂得懂得。

        梳理完信息后,林克冷眼看着还在他面前叽叽喳喳的二庆妈,道:“我给你们两个选择,一是你们把人给我抓过来,二是我报警,你们自己上派出所解释去!”

        二庆妈急道:“这,洪昌,你可不能这样,咱们都是一个院子的,好好说话不行吗?”

        林克冷笑道:“那你们刚才动手的时候,有想过好好说话吗?人家说句话你们就信,我这身上的伤怎么办?”

        二庆妈哑口无言,虽然她觉得自己没错,可人林克的确是无缘无故的挨了顿打,要比冤,谁能比他更冤?

        此时在浴室里洗澡的何文惠在听到外面的动静后,也连忙穿上衣服,打开门走了出来。

        “洪昌,这,这是发生了什么事啊?”

        /74/74597/225498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