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从四合院开始穿越诸天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突如其来的变故

第二十一章 突如其来的变故

        全家搬迁这种事对于乔一成来说是个难事,对林克来说却是个轻而易举的。

        以他现在的人脉,帮助三丽和四美办理转移学籍这种事,无非就是打个招呼的事。

        弟弟妹妹都到了魔都,乔一成自然也无法继续留在金陵,得亏他的录取通知书还没下来,想要更改志愿的话,虽然麻烦些,但也不是办不到。

        本来林克想着在魔都这边再买几套房子,借给乔一成兄妹住的,但是被他拒绝了。

        想来也是,已经欠了林克那么多,乔一成哪好意思再白住人家的房子,以他目前的经济状况,虽然租不起太好的,但普通的房子还是租得起的,稍微讲究一下就好了,反正他们兄妹都是从小吃苦长大的。

        四美倒是很想去林克的房子那住,她根本就没考虑过欠不欠人情这种事,在她想来,自己以后整个人都是林克的,要分那么清楚干嘛?

        可惜这个想法还没说出来,就被她大哥乔一成一把掐灭了。

        忙活了半个多月后,乔家兄妹总算在魔都安定下来了,为了乔七七,一向嘴硬心软的魏淑芳,也关掉了自己的书摊,来到魔都照顾乔七七。

        不单止是她,连卧病在床的姨父也转移到了魔都的医院,在这里他能得到更好的治疗和照顾,只不过需要用到的钱,也成倍的增加了。

        在乔一成跟齐唯民商量后,姨父的医药费主要由齐家负责,乔一成也会帮着出一部分,本来他想说跟齐家平摊的,但齐唯民不同意,只接受一小部分已经是他们做出的最大让步。

        乔家兄妹本来就不容易,再让他们承担这个责任的话,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乔一成跟二强,三丽四美都想着帮忙出力的,因为他们几人最尊重的就是这个姨父,要是没有他的话,四兄妹早就撑不下去了。

        甚至连乔一成母亲去世前所用掉的医药费,都是姨父出的,乔祖望那个狗东西当时的行为,让年纪还小的乔一成差点冲上去跟他拼命。

        这也是为什么在剧中乔祖望死后,乔一成跟个没事人似的,他姨父去世那会,一向坚强的乔一成却哭得像个泪人。

        就这样,乔家兄妹跟他们的小姨姨父在魔都安定了下来,为了给乔一成小姨减轻压力,林克给她安排了一份保姆的工作,说是保姆,其实也就是打扫一下卫生,给林克做做饭,轻松得紧。

        而金陵那边,等到在外面浪荡了许久的乔祖望回到家中时,看到自家紧闭并上锁的大门,整个人都懵了。

        发现儿子女儿不见后,乔瘸子四处找人打听,结果周围那些知道内情的,根本不愿意搭理这个二流子,人心中都是有一杆秤的。

        乔瘸子以前对他老婆子女做的事,大家伙都看在眼里,只不过只是街坊邻里,不好插手,现在人家孩子争气,考上了大学,还是个作家,好不容易摆脱了这个吸血鬼,当然不愿意看到他继续再去骚扰乔一成他们,也算是出了自己心头的一口恶气。

        这样一来,《乔家的儿女》这部剧的剧情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了,离开了金陵,乔家四兄妹都很难再遇到原剧中的那些伴侣,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与此同时,刚把四美撵走的林克,脑海中突然传来了系统的提示音。

        “《乔家的儿女》剧情世界发生大幅度的偏移,产生异变,与新世界融合中,宿主即将脱离本世界,待融合完毕后再回归,请做好离开准备。”

        “发布临时任务:作为一名怼天怼地怼空气的系统工具人,检测到宿主前两世界的行为存在太多槽点,现传送至新世界,务必做到让林怼怼这外号实至名归,任务失败则永远停留在任务世界中。”

        ???

        林克脑海中刚出现疑问,还没来得及询问狗系统怎么回事,就感觉到了一阵天旋地转,那熟悉的传送感又出现了。

        ……

        才刚站稳脚,林克还没来得及搞清楚自己又穿越到了什么世界,耳边突然传来一尖锐的叫声。

        “抓流氓啦,快来抓流氓!”

        听到这个声音,林克眼睛一瞪,作为一个心怀正义的人,抓流氓是他义不容辞的事。

        刚要询问流氓在哪,就感觉到眼前一黑,头上多了个竹筐,紧接着便是一阵拳打脚踢。

        “打,给我打死这个臭流氓,敢跑到咱们院子里来作案,反了天了!”一老娘们恶狠狠的骂道。

        就算她不说,她身边的那些男女老少也不会留情,手中的扁担扫把统统一起上,明摆着不把人打死也要打残。

        本来被系统坑了一把,林克心中就很是不爽,现在还莫名其妙的被暴打,积攒的怒气顿时爆发了。

        平时看着斯斯文文的帅小伙,爆发起来的时候,如同一头盛怒的霸王龙。

        套在头上的那个竹筐被他一用力,直接撕成了两半,一手抓住了朝自己脑壳抽来的扁担,用力一拉,那人直接脱手,扁担就到了林克手上。

        此时那些围攻他的人也看清了林克的面容,顿时懵了。

        林克阴沉着脸,用扁担指着刚才打他打得最起劲的人,怒道:“打流氓,谁特么是流氓了?今天这个事情,你们不给我个说法的话,谁也别想走!”

        “这……”

        周围的男女老少面面相窥,看清林克面容的时候,他们就知道这事闹误会了,无缘无故被人暴打了一顿,任谁都咽不下这口气。

        这也就是林克体格强壮,抗击打能力强,不然就他们那种打法,换了个人来,早就抽过去了。

        “说话啊!怎么不说了?要嫌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那咱们就到派出所去,我就不信还治不了你们了!”

        听到要要去派出所,众人顿时慌了,这要让警察处理的话,他们这些人都好不了,于是众人纷纷将视线转向那个召集者——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

        被众人这么盯着,中年女人只好硬着头皮站了出来,赔笑着道歉。

        /74/74597/225444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