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从四合院开始穿越诸天在线阅读 - 第九十四章 恩断义绝

第九十四章 恩断义绝

        樊父樊母顿时慌了,看到樊胜美拿出手机,显然是要跟他们来真的,这要没要到钱就被赶出去的话,那儿子肯定会不高兴的!

        樊母咬了咬牙,道:“臭丫头,你今天要敢赶我们走,就别怪我们不认你这个女儿了!”

        樊胜美扯了扯嘴角,今天之前,或许她会为这句话感到恐慌,但今时不同往日,看清了自己家人的德性后,她已经不再对这家子抱任何希望了。

        继续惯着他们的话,迟早有一天会被推进火坑,不,现在已经在火坑里了,之所以还能过得这么潇洒,纯粹是因为遇到的人是林克,这要是换一个人的话,指不定会有什么悲惨的遭遇。

        樊胜美觉得自己应该获得自私一些,要不是因为这个家庭,她至于变成现在这个模样吗?起码她那份工资能让她活的很轻松,虽然没法奢侈品自由,可也不用像现在背着一身债。

        樊母的活就像是导火索般,点燃了樊胜美心中的所有委屈跟怒火,她解锁手机,找到物业的电话拨了过去。

        这可能是樊胜美心底最后的柔软了,不然打得就不是物业的电话,而是报警电话了。

        跟物业那边简单的说明了一下自己这边的情况,得到肯定回复后,樊胜美便挂断了电话,然后将手机丢到了樊母面前。

        “给你儿子打个电话,让他过来接你们,不然你们今晚就等着流落街头吧,就算他不为你们着想,也得为他的乖儿子着想吧?”

        樊胜美说着看了一眼又跑到冰箱里翻吃的,并弄得满地狼藉的雷雷。

        果真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孩子会打洞,就这一点家教都没有的模样,也就她那样的家庭能教育出来。

        事到如今,她也懒的说了,到时看看都吃了什么,给邱莹莹和关雎尔买回来就是。

        父母看看身前的手机,又看看樊胜美,心里忽然闪过了一丝愧疚,但这点愧疚就被心中的怒火掩盖了。

        “好啊,你个死丫头,怕不是早就想着赶我们走了是吧?我看你是不知道搭上了什么有钱人,就嫌我们是累赘了,想甩开我们独自享福是吧?我告诉你,没门!今儿个我就不走,看你能拿我怎样!”

        樊母说着双手抱胸,坐在床边,睁大了眼睛瞪着樊胜美,还真就想死赖在这了。

        樊胜美她爸的火气要更大,走到樊胜美身边,高高的扬起手,就想往樊胜美脸上扇去,她妈看到这个情况,坐在那一动不动,没有半点要阻止的意思。

        樊胜美并没有被吓到,反而与樊父对视着,用冰冷的语气道:“来,用力打,打死我就一了百了了!反正我告诉你们,从今天起,我不会再管你们樊家的事,但从我这拿走的二十万,你们必须一分不少的给我还回来,不还也行,那就当做是我给你们的抚养金,就算上了法庭,我也一样是占理的那方!”

        看着樊胜美那凶狠的眼神,樊父的这一把掌终究没有打下去,最后颓然的叹了口气,坐回了樊母的身边。

        三大一小四个人就这么僵持着,直到电梯开门的声音想起,樊胜美才回过头。

        这次过来的是物业值班的主管,前不久他们经理才打电话给他,让他帮樊胜美调看监控,现在一听樊胜美说有人到她的住处捣乱,便立马带人赶了过来。

        “樊小姐,人呢?”

        樊胜美指了指里边,道:“就他们三个,也不要太粗暴,把人赶出去就行!出了什么事我负责!”

        要是没有樊胜美后边那句话,物业主管可能还会犹豫一下,但住户都那么说了,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更何况他们本来就是为了维护住户的利益而存在,这要干不好,樊胜美找林克一告状,林克再去他们上头那反映,全都别想落好。

        “好!”

        物业主管一挥手,跟着他一同上来的的那些保安立马行动起来。

        樊父樊母都是老人,雷雷又是个孩子,没过多久就被制住了,物业的人也怕伤到人会背锅,干脆就几人合力一同抬着樊家祖孙三人往外走,反正他们人多。

        樊母没想到樊胜美竟然来真的,那些保安还没碰到她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大叫起来。

        樊父也一样,只不过他的反抗要更激烈一点,竟然意图用身边的衣架攻击那些保安。

        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两个六七十岁的老人,怎么也敌不过膀大腰圆的青年,要不是樊胜美叮嘱了不能伤到他们,估摸着早趴下了。

        而且人心中都有一杆秤的,从那两个老人骂樊胜美的那些话里,他们多少能猜出一些事来,看向两老人的眼神就更加鄙夷了,这可是他们的亲女儿啊!

        至于雷雷,那个熊孩子开头还咬了去抓他的保安一口,结果被樊胜美看到后,走过来就是一巴掌。

        雷雷立马大哭大叫起来,但却再也不敢乱咬人了。

        看着雷雷畏惧的眼神,樊胜美心中感到一阵解气,她想揍这侄子很久了。

        在外面的时候都这么无法无天,在家里就更不用说了,樊胜美基本都不敢在老家的房间放什么东西,就是怕这熊孩子毁了。

        要不是他爷爷奶奶一直护着,早就被樊胜美打得屁股开花了。

        得亏欢乐颂里的电梯够大,不然在扛着人的情况下,还得分几趟才能把人全部带下去。

        樊胜美一直跟着物业的人走到小区门口,亲眼看着父母侄子被推出栅栏外,然后才回转身。

        给物业的主管转了几百块,全当是慰劳他们了。

        樊胜美钱包里的确没什么钱,但这手机里的可不少。

        樊父樊母被赶出去后,一度意图再冲进欢乐颂,可铁栅栏在那里,没有通行卡的情况下,他们怎么也进不去,只能躺在地上撒泼打滚,引得路人一阵注视。

        直到他们看着樊胜美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才停止了这种行为。

        “老婆子,我们怎么办?”樊父向樊母问道。

        “我就不行治不了这死丫头!”樊母咬牙切齿的说道:“先去找儿子,商量下看该怎么办。”

        “好!”

        /74/74597/220482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