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从四合院开始穿越诸天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一章 樊胜美之怒

第九十一章 樊胜美之怒

        “小郑,耽误你一点时间,我想跟你打听个事。”

        叫做小郑的前台看到樊胜美的到来,眼里闪过一丝鄙夷,樊胜美搬进来之前她就已经在这工作了,两人可以说是差不多每天都能见到,对于樊胜美她多少也了解一些。

        要是以前那个整天背着假货四处晃悠的樊胜美的话,她自然不怎么想搭理,可明眼人都知道,樊胜美最近的变化有点大,最明显的就是身上的名牌都变成了真的,而不是以前的那些假货。

        在小郑看来,樊胜美多半是搭上了大款,在鄙夷的同时,又有些羡慕,毕竟这是个笑贫不笑娼的世界。

        “樊小姐,有什么事您尽管说就是,不用跟我客气的。”小郑笑着道。

        “是这样的,我父母不是过来了吗?我想问下,你昨天有没看到他们是怎么上楼的?”

        “啊?这个我还真不知道,昨天我跟小李调班了,是她在这边的。”

        樊胜美闻言皱了皱眉,道:“那你能不能帮我调看一下监控?”

        小郑为难的说道:“这个……不好意思啊樊小姐,我没有这个权限,得像我们的经理申请才行!”

        “那你等我一会!”

        樊胜美说着就掏出手机给林克打了过去,要是她去问物业经理的话,人家还真不一定会答应让她调看监控,但林克就不一样了。上次因为白主管那个事,物业欠了他一个人情,加上现在他是个名人,由他开口的话,物业多少会给点面子。

        当林克接到樊胜美电话的时候,他刚带着关雎尔跟邱莹莹坐上车子,还没来得及点火。

        听到樊胜美的恳求后,他一口答应了下来,林克也很想尽快解决樊胜美家的那些破事,不然她爸妈要是懒着不走的话,整个二十二楼都别想好。

        有林克开口,物业那边很快就答应了,由物业的经理亲自打了个电话给小郑,让她给樊胜美调看监控。

        小郑听了之后,连忙收起自己的一些小心思,乖乖的给樊胜美调看监控。

        樊胜美不知道她父母是什么时候到达的,但想来也不会太早,便直接从下午两点开始,用倍速播放着昨天的情况。

        当时间跳跃到四五点的时候,樊胜美总算在监控视频中看到了自己的父母和侄子,还有另一道她熟悉的身影。

        “樊胜川!”樊胜美咬牙切齿的念出了这个名字。

        那道熟悉的身影,除了她哥之外,也没有别人了,难怪她父母能那么精确的找到这里来,两个从没出过远门的老人,身上没钱,又不会用手机,怎么可能找得到这边来嘛。

        果真是樊胜美那个好大哥在里面搞鬼,打得什么主意也很明显。

        无非是看樊胜美能一下子拿出那么多钱,想从她身上再挤些出来。

        樊胜美父母肯定也知道这点,但他们还是配合了,这可真是她的好大哥,好爸妈啊!

        樊胜美感到心中一阵发冷,她尽心尽力的为了这个家,结果得到的就是这种回报,多可笑啊!

        樊胜美现在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从外面捡来的,不然怎么会被这么对待呢?

        既然他们可以狠得下心这么做,那她还有什么好顾忌的?

        控制住心中的情绪后,樊胜美跟小郑道了声谢,然后便提着买来的东西上楼了。

        她并没有追问物业的人为什么会让她哥进来,现在计较这些已经没意义了。

        在电梯里,她把自己买来的两块大饼吃掉了一块,只剩下一块大饼,一盒牛奶,一颗鸡蛋在里边,至于樊父祖孙三人能不能吃饱,已经不在她的考虑之中了。

        吃不饱就饿着!他们都没考虑过自己的艰辛,自己那么为他们着想干嘛?

        反正不管樊胜美付出多少,得到好处的永远是她哥。

        从电梯里出来后,樊胜美抹掉了眼角的泪水,掏出钥匙打开门走了进去。

        结果刚进到里边,就看到了雷雷在冰箱那里翻东西,地上还有几个包装纸,明显是吃完东西丢掉的。

        与此同时,樊父也刚从洗手间出来,tui~伴随着恶心的声音,一口浓痰被吐在了地上。

        这种恶心的行为,即使在农村也不多见,可以说完全是樊胜美他爸的问题。

        再回头往自己屋里看去,樊母正在那翻着樊胜美衣柜里的衣服,一边翻,一边念叨着不知什么。

        自己出门前明明叮嘱过他们,不要离开房间,不要乱碰这个屋子里的东西,现在看他们的行为,根本没把她说的话听进去,完全把这屋当成了自己家。

        也不知道他们有没考虑过,自己的这些行为会跟樊胜美的室友造成多大的烦恼,到时樊胜美又应该如何自处。

        现在樊胜美还不知道关雎尔跟邱莹莹已经得到林克的叮嘱,今晚不会回来住了,她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两人一会回来后,会用什么样的眼神看待她。

        她好不容易维持的大姐姐人设,就这样被她父母毁得一干二净。

        樊胜美是越想越气,越想越恼火,反手嘭的一声,将门给关上了。

        不管是樊父樊母,还是樊胜美那调皮的侄子,都被她这个动作吓了一跳。

        樊胜美冷冷的扫视着自己的父母侄子,道:“我走之前怎么跟你们说的?不要乱碰这屋里的东西,除了我房间里的之外,其他的都不是我的,你们现在一声不吭就翻人家冰箱里的东西,等下人家回来了,你要我怎么跟人说?

        还有爸,你能不能讲点卫生了?这是我跟别人租来的房子,不是我家,更不是你家!你上厕所不冲就算了,还随地吐痰,还让不让人在这个屋子里待了?”

        樊父听到樊胜美的话后,摸了摸鼻子,灰溜溜的走回了樊胜美房间,紧接着顺手就要掏出烟盒抽烟。

        眼看着他已经把自制的卷烟叼在嘴里,就要点火了,樊胜美的声音再次从一旁传了过来。

        “我有没说过,这个屋子里不能抽烟?”

        樊父听到这话也闹了,怒道:“东西又不让碰,烟又不让抽,那我在这里跟坐牢有什么区别!”

        /74/74597/219696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