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从四合院开始穿越诸天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要债的手段

第十四章 要债的手段

        你还真是不够客气的啊,嘴一张一合,就想多要三千,咋不上天呢!

        吕夫蒙强行忍住甩手走人的冲动,毕竟下面那么多宾客看着,他得维持住自己的形象。

        十五万是不可能的,他连那十三万本金都不想还,只一心想着把林克给忽悠走。

        因此他眼珠子一转,便笑着道:“行,十五万就十五万,谁让咱们是兄弟呢?这样,你不是想出去旅行吗?刚好我有个外国的客户想要买画,他是用美刀结算的,你给我个账号,回头钱一到,我立马转给你,省的你到银行跑一趟。”

        林克闻言笑了,这个吕夫蒙,明明是想拖延时间,偏偏把借口说得那么漂亮,真把他给当初傻子耍了?

        “那我是不是该谢谢你啊?”

        “谢什么呀,都是自家兄弟,应该的!那就这么说定了哈!”吕夫蒙说着伸手就要去拍林克的肩膀。

        然而手还在半空的时候,就被另一只大手给抓住了。

        吕夫蒙感受着手腕上传来的巨力,略微有些吃痛,忍不住像林克问道:“老余,你这是想干嘛呢?”

        林克已经保持着那副淡淡的笑容,只是手上的力度却在不断的加重。

        “你手干净嘛?就想拍我?”

        “这,那我不拍就是了,你赶紧松开,下面那么多人在看着呢!”吕夫蒙皱眉道。

        “你也知道那么多人看着呀?那就赶紧还钱结一下,我还赶着出去办事呢!”

        林克话音刚落,下面的那些人似乎听到了两人的对话,一丝不和谐的声音传了上来。

        “小吕啊,现在什么人都有,有些连基本的道德底线都不存在,你就当是遇人不淑吧!”

        “就是,就是!”

        “谁身边还没有几个混账朋友啊,认清了就好!”

        看着下面议论纷纷,一副要给吕夫蒙撑腰的模样,林克脸上的笑容更甚了,抓着吕夫蒙的手腕的那只手,更是突然加大了力度,让吕夫蒙瞬间惨叫出声。

        他这一声惨叫,就如同按下了暂停键一般,让那些不知道情况就在那装正义的人群一下闭上了嘴巴。

        林克看着他们,觉得这帮人还真是挺有意思的,自诩为正义人士,觉得自己了解内情,事实上他们知道个屁啊!

        不排除这里边真的有被吕夫蒙所蒙骗的,但在林克看来,这些人大多数都是为了利益罢了。

        于是他想都不想,抄起旁边的一只酒杯,便往下摔了过去。

        啪的一声,玻璃碎了一地,位置刚好是在那个最先开口的中年人身前。

        这些自诩为上流认识,都是玩艺术的,哪曾遭受过这种待遇啊?当下便伸出手指着林克要开骂。

        可话还没说出口,又一只玻璃杯从上面飞了下来,仍旧碎落在他身前,与此同时,林克的声音也从上面传了下来。

        “不知道就别乱说话,不然下一次杯子落在那就不好说了!”

        所谓横的怕楞的,楞得怕不要命的,看林克那架势,还真有可能把杯子砸他们头上,过后顶多进去待几天,而他们这些‘上流’人士,可是面子里子都丢尽了。

        于是一个个装过身,装作若无其事的交谈着,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们在讨论那些话呢。

        林克眼里闪过一丝不屑,就这?

        他回过头,看着吕夫蒙,道:“现在可以还了吧?”

        “还?我还个屁!”

        吕夫蒙看到这种情况,干脆就不再装了,道:“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余欢水,你还现在知道跟我要钱了?那大壮的钱呢?他那些赔偿金该跟谁要去?要不是当年你一口把所有的责任推到他身上,至于一分赔偿金都要不到吗?你知不知道大壮她妈最后那段时间怎么过得?

        我告诉你,余欢水,你这个混蛋窝囊废,事情之所以变成这样,都是你一手造成的,那钱你一分钱都别想要到,因为你不配!我这是在替大壮拿回他的东西!”

        吕夫蒙说这话的时候,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不清楚他为人的,还真以为他想替好朋友出口气。

        但林克却从来没听说过,会有人用拿另一个好朋友母亲遗产的钱来挥霍,以达到出气的目的。

        吕夫蒙不知道当时的余欢水要是承认了骑车的是他会有什么后果吗?他知道,但还是那么做了,因为他需要的只是一个理由,能让自己名正言顺趴在余欢水身上吸血的理由。

        什么帮大壮出气,他既然那么有能耐,大壮母亲最难的那段时间,怎么不见他伸出援手呢?

        余欢水在这个事情上的确是做错了,但还轮不到他吕夫蒙来惩戒,在那场意外上,他同样有着责任。

        明知道余欢水跟大壮骑着车往他那赶,还一个劲的打电话催促,难道不知道骑车接电话不安全?难道不知道超速驾驶的后果?

        这个吕夫蒙,从头到尾在意的,只有他自己的利益,余欢水也是因为失去了大壮这个最好的兄弟之后,他把吕夫蒙当成了最后的兄弟朋友,不然早该看清吕夫蒙的真面目了。

        今天站在这里要债的要仍是余欢水,而不是林克的话,或许会因为吕夫蒙这三言两语败退。

        但林克不会,他是接受了余欢水的记忆,并继承了他的身份,但林克依旧是林克,余欢水的那些事跟他没什么关系,他今天来这也只有一个目的——要钱!

        林克松开了手,并帮吕夫蒙整理了一下衣领,看到他这副模样,吕夫蒙以为自己的计划得逞了,眼里闪过一丝嘚瑟。

        然而下一秒,他就懵了。

        只见林克拿起了桌上的酒瓶,掂量了一下后,直接朝楼下挂着的某幅画甩了过去。

        啪的一声巨响,那副挂在墙壁上五颜六色画作上多了块红色的痕迹,要这是吕夫蒙扑过去的话,或许还能抢救一下。

        但林克的下一个动作,将他这最后的抢救机会也给掐没了。

        一张桌子上只有一只酒瓶,酒瓶给杯子都摔完了怎么办?只能用桌椅板凳咯!那点重量对于林克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因此吕夫蒙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林克将凳子甩出去,正中准心,那幅画,眼看是要完了。

        /74/74597/215067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