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从四合院开始穿越诸天在线阅读 - 第五章 拿捏狗上司

第五章 拿捏狗上司

        一直到林克离开小区,那胖女人也不敢追上来,估计是真的被吓坏了。

        至于那女人清醒过来后会不会报警,这点林克一点都不担心,那只狗身上没狗牌,就是说是没登记造册的,而且还没栓链子,这个到哪都说不过去,林克顶多是被教育几句,罚个几百块的。

        但那女人同样也逃不掉被处罚的下场,但凡她清醒一点的话,就不会将这事闹大,毕竟闹大了对谁都没好处,而且她还得面临被林克报复的危险。

        在手机上查了一下鉴定中心的地址后,林克伸手拦了辆车,他又不是余欢水,自然不会舍不得打车的那一点小钱。

        由于林克做的只是普通的亲子鉴定,不具备法律效应,只需要提供样本便行,并不需要出示证件之类的,交完费,拿了凭据后,林克便离开了,等过段时间,鉴定结果会直接发到他的手机上。

        做完这些后,林克又去了一趟房产中心,把自己的房子给挂了出去,顺带让中介介绍了一下出租的房源。

        这次林克直接瞄准了高档小区,虽说就算在高端住宅中,跟邻居之间的摩擦,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但至少不会出现像还不到时间就开始装修的事,除非那物业的不想干了,能住得起高档小区的,自然不会是普通的上班族,他们也要考虑一下得罪众多住户的下场。

        在浏览那些房源的时候,林克竟发现了一个熟悉的地方,虽说系统已经跟他解释过,这是几部影视剧综合在一起的世界,但在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林克还是有些头疼。

        难怪系统会给他这么个任务,欢乐颂小区啊,那22楼的住户里,两个公交车,一个神经病,还有个恋爱脑,也就一个关雎尔还算正常。

        让林克去纠正这些人的三观?林克真不觉得自己能做到,而且她也不想做,指望这几个女人变正常,比祈求甘虹不要出轨还难。

        那怎么办?破罐破摔呗!反正系统又没给期限,也没说失败后有什么惩罚,大不了老死在这个世界,反正他已经多活了一辈子,怎么算都是赚,当然是自己怎么爽,怎么来。

        想到这点,林克感觉心中的郁结都消散了许多,指着那套欢乐颂的房源道:“我就要这个2204!”

        中介闻言大喜过往,像他们这种,自然是希望客人租的越贵越好,毕竟他们是按房租的比例收取费用的,客人租的房子越贵,他们能收到的佣金越高。

        本来中介还提出要带林克去看一下房子的,林克拒绝了,直接交了两个月的房租和中介费,拿到钥匙后,转身就走。

        反正像这种高档小区,装修再差也有限度,加上林克是冲着里边的住户去的,房子好坏并不重要,他只需要的只是一个在22楼露脸的正当理由,要是环境太差的话,再到外面找个酒店住就是了。

        干完这些后,林克用手机差了下卡里的余额,发现只剩下一万不到了,这个余欢水还真是穷啊!

        不过想到他每个月一发工资,甘虹就会拿走一大半,剩下的还要交水电费,吃饭,交通费,能存下这么些钱已经很不容易了,看来还是得赶紧搞钱啊!

        别的不说,借给吕夫蒙的那十三万肯定得要回来的,前身余欢水是做错了事不假,但还轮不到吕夫蒙来惩罚他。

        至于怎么要账,林克也已经想好了对策。

        不过这事不急,现在摆在林克面前的,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电缆公司里还有三人在等着他呢,先前的想法是直接找总公司的人举报。

        但林克想了想后,觉得还是不能这么便宜他们,最起码那个赵觉民不能轻易放过,得让他多受点罪。

        至于余欢水的那个销售冠军徒弟,林克倒没想过要报复什么,有一说一,这人对余欢水可以说是仁至义尽了,两人是师徒关系,吴安同刚入行的时候,是余欢水一手一脚的将他带出来没错。

        但在余欢水落魄后,人家也依然愿意尊称一声师傅,而且从剧中余欢水的表现来看,显然不是第一次跟吴安同要业绩了,情义是情义,但这种事情多了,情义再深也会被耗尽。

        那小子有时候说话的确是挺恶心人的,但余欢水同样也有不地道的地方,要是有机会,林克也不介意给他留个深刻的教训,但也不会因此故意去找人麻烦,毕竟又不是什么深仇大恨。

        等林克来到电缆公司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他进到里边时,那些同事正准备出去吃饭,其中打头的就是赵觉民。

        这家伙此时正跟身边的女伴,也就是市场部的主任梁安妮有说有笑的,要说他两没一腿,傻子都不信。

        看到林克从外面走进来,赵觉民明显的愣了一下,就连他身后的那些同事也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模样。

        果然,下一秒赵觉民就对着林克咆哮开了:“余欢水,你还有脸回来?你不是很有种吗?那就别回来上班啊!来,解释解释,我倒想听听你还能编出什么样的理由!”

        林克看了看赵觉民,又看了看站在他身边的梁安妮,有一说一,梁安妮这女人的确挺有味道的,也不知道余欢水是怎么做到在这女人面前坐怀不乱的。

        只见林克笑道:“我也不想回来的,只不过今天在郊外转悠的时候,恰好就遇到了赵经理你的小舅子,看他们装货装的那么辛苦,我就上去帮了一下,这不,一直忙到现在才回来。”

        听到林克的话,赵觉民跟梁安妮两人脸色巨变,别人不知道,这两人心里可是清楚得很,他们私底下干得那些活,就是赵觉民的小舅子在主持的。

        难怪今天的余欢水一副有恃无恐的的样子,这是吃准了他们不敢拿他怎样啊!

        “原,原来是这样啊,那我得替他好好谢谢你才行,不如让我做东,请你吃个饭吧!”赵觉民生硬的笑着说道。

        这话让他身后的那些员工们大跌眼镜,一向颐指气使的赵经理什么时候用过这种语气对下属说话啊,更何况站在他面前的,还是经常被他训得像狗一样的余欢水。

        林克没有说话,双手抱胸,似笑非笑的看着赵觉民,他倒想看看,这人会怎么讨好自己,以封住他的嘴,美人计么?

        大概是听到了林克的心声,见他不说话,只是面带嘲讽的看着自己时,赵觉民更慌了,要是他们制造销售伪劣电缆,充当公司货物的事情爆出去的话,那可不止是丢掉工作那么简单,牢都有得坐。

        于是他偷偷的扯了扯梁安妮的衣服,对她使了个眼色,示意她赶紧帮忙。

        梁安妮虽然很反感赵觉民这种把她当成货物的做法,但两人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不帮也得帮。

        这女人勉强的笑了笑,竟直接上手拉住了林克道:“余欢水,这赵经理可不是谁都请的,我都调侃他好几次了,他都没舍得请吃饭,你就答应他吧,好让我也沾沾光。”

        梁安妮这女人不愧是交际花,不管是姿态还是语气都极为自然,加上肢体上的摩擦,换做没什么经验的青哥,指不定就会中了她的全套。

        然而林克却全然不受,甚至还给了她个差评,主要是一对a要不起,连甘虹都不如,林克也算是老司机了,又怎么会被这种小手段击倒。

        不过只要成功挑动了他们的情绪,林克的目的也就达到了,他将手从梁安妮的怀了抽了出来,道:“吃饭就算了,我这次回来是辞职的,你让财务把我工资结一下,我拿了就走人。”

        林克只是实话实说,但停在赵觉民跟梁安妮耳中,却是实实在在的威胁。

        他们肯定不能让林克就这么离开了,万一他转头就向总公司举报,又或者去告诉警察叔叔的话,那岂不是完蛋?

        两人理所当然的认为林克这是想要谈条件,相视一眼后,他们先是驱散了身后围观的那些员工,然后将林克请到了办公室,又亲自奉上了热茶。

        命脉被人抓在手中,纵使心中早已火冒三丈,赵觉民也不得不忍住怒气,并露出了一副讨好的笑容。

        “你,是不是都知道了?”

        林克点了点头,道:“的确知道那么一点点。”

        “那,你有什么打算?又或者有什么要求啊?”赵觉民问道。

        问完后,他跟梁安妮都紧张的盯着林克,生怕他来个狮子大开口。

        但林克却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反倒是说起了另一个事,道:“我听说最近公司刚进了一批酒,打算送给客户当福利?”

        赵觉民跟梁安妮都不知道林克说起这个是什么意思,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回道:“是,你要是有需要的话,我可以给你拿几瓶,不给你拿一箱!”

        “算了,我不喜欢喝酒,不过,你们要是能弄来假酒,准确的说,假茅台的话,我倒是挺需要的。”林克道。

        这一瞬间,赵觉民跟梁安妮脑子里都不约而同的出现了黑人问号脸,好酒你不要,反而要假酒?搞什么鬼啊?!

        /74/74597/215067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