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从四合院开始穿越诸天在线阅读 - 第八十四章 抓贼要拿赃(求全订,求月票)

第八十四章 抓贼要拿赃(求全订,求月票)

        秦淮茹跟贾张氏倒也不傻,知道这会是绝对不能认得。

        奈何她们有个好儿子(孙子)啊!这棒梗打小就被当成了宝贝疙瘩,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花了,在一个大家都吃不饱的年代,他不但天天吃的肚满肠肥,还能隔三差五的哭着喊着要吃白面馒头。

        而他妈秦淮茹又是个有本事,这随便哭两下字,还真就给他弄来了白面馒头。

        纵使上次因为偷钱的事,被林克送进了少管所里,挨了那么多顿毒打,这家伙却仍还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总感觉自己就是世界中心,全世界都欠了他们家的,必须顺着他们。

        本来他就对林克恨之入骨,如今见林克竟然那么‘嚣张’,忍不住直接站了出来。

        “是我拿的,你想怎样?”

        “东西呢?”

        “我烧了!”棒梗昂头挺胸的说道,似乎这是一件十分光荣的事情一般。

        林克忍不住想要对这小子竖起拇指,称他一声勇士,合着还真就不知死活,很好,非常不错,值得鼓励!

        林克扭头对身边的警察同志道:“两位,我建议先把这小子给控制起来,那份资料十分的重要,我已经通知领导过来了,他们很快就会赶到,别的东西不见了没关系,但这份资料万万不能有所闪失。”

        两位警察同志相视一眼,心下顿时做了决定,就算林克没有提起那什么资料,按照正常程序,他们也得把秦淮茹一家带回所里调查,那现在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两人当即站了起身,朝着棒梗走了过去,这小子不怕林克,但对穿制服的却是畏惧的很。

        一见警察叔叔要抓自己,立马躲到了贾张氏身后,并大喊道:“奶奶救我!”

        贾张氏虽然也怕得很,但对这唯一的孙子却的确疼爱得很,随即便伸手想要拦下那两警察同志。

        然而下一秒,林克的声音就从前边传了过来。

        “别抵抗了,你们一家人人有份,谁也躲不掉!”

        贾张氏闻言身子一僵,但还是坚持挡在棒梗前边,而这会秦淮茹也走了过来。

        “同志,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我们家棒梗很乖的,他不会去做什么坏事的!”

        面对这种睁眼说瞎话的本事,两名同志也是被震惊了一下,合着事实摆在眼前,孩子都亲口承认了,还想着把直的说成弯的?

        “有没有做,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但这小孩可是亲口承认的,我问你,林克同志屋子里的东西,是不是你们搬走的?”

        “这……”秦淮茹一下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才好。

        她身旁的贾张氏却无所顾忌,喊道:“是我们拿的又怎样,那是他欠我们的,我们拿他的东西是应该的!”

        不知道的情况的人,听到贾张氏这话,或许还真会以为林克欠了他们家的,就连两警察也被贾张氏这理直气壮的模样给唬住了,不由像林克递去一个疑问的眼神。

        “同志,在我不见的东西里,还包括两百块的现金和粮票,你看他们家那情况,像是能借出那么多钱的人么?而且这个院子里的人都知道,我一个的工资就一百多,就算真要问人借,也不是找他们。”林克道。

        那两位一想也是,加上就算是要债,也没有这么个要法。

        “行了,我们也不是要将你孩子怎样,只是让他配合调查而已,你们这样阻挠,没事也会变成有事!”

        听到这话,秦淮茹就知道自己阻拦不了了,那有什么办法才能让棒梗不被抓走呢?

        看着四周围出来看热闹的邻居,每当她的眼神扫过一个人,那人就会自觉的避开,生怕惹祸上身。

        至于易中海?易中海就能管管这院里的事,对上警察同志他也没办法啊!

        看来还是得去求林克,秦淮茹这会已经有些后悔了,就不应该纵容婆婆和儿子把林克屋搬空的,只是拿几件东西,或者借助一下的话,或许也不会闹得像现在这个情况。

        这林克也真是的,怎么就那么喜欢跟小孩子计较呢?我们家棒梗多乖啊!虽说平时没少去那他们兄弟的吃食,可他们那么有本事,又不缺这一口,让他占点便宜咋滴啦?那没吃完的花生米,不也还回去了吗?!

        想到这些,秦淮茹快步跑到林克面前,双腿一弯就要跪下。

        林克见此,立马勾过旁边的椅子往前一塞,秦淮茹这膝盖就直接撞上椅子,哎呀一声,面部朝下摔了个狗吃屎。

        周围的邻居见此,不由自主的露出了欢快的笑声。

        秦淮茹忍着疼痛,狼狈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脸凄然的看着林克,道:“林克,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们家,可我就这么一个儿子,贾家还得靠他传承香火,你大人有大量,就不要跟一个小孩子置气了,放过他好不好?”

        “哎哎哎,秦淮茹,你这话可就不对了,说得我好像故意冤枉你们家一样,我就问你,我屋子的锁,是不是你们开的?”林克道。

        秦淮茹咬了咬牙,道:“是,但我们不是没办法了,就想着在你那借住几天。”

        “借住?你管这叫借住?”林克惊叹着拍了拍手,道:“对于您这脸皮,我也是服气的,得了,我也不想跟你废话,你儿子碰了不该碰的东西,就应该受到处罚,还有,你该不会以为这次的事情就处置你儿子一个人吧?”

        看着立刻似笑非笑的表情,秦淮茹一阵语塞,从道理上她讲不过林克,那么只能从另一方面上着手了。

        “林克,只要你愿意放过棒梗的话,我什么都能答应你,我可以让京茹嫁给你!”

        林克目瞪口呆的看着秦淮茹,这是为了儿子卖堂妹了?可她也不想想,就秦京茹那蠢样,除了长了一副好皮囊外,还剩下些什么?

        还让秦京茹嫁给他,这是为了方便你秦淮茹一家以后占便宜吧?

        林克已经彻底懒得搭理这么个脑子不正常的女人,都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竟然还妄想着从别人身上吸血,当真是失了智。

        “警察同志,你们也不用抓那小孩了,我怀疑我屋里不见的东西都在她们屋,你们可以进去搜查一下,要是出了差错,我自愿承担责任,并负责一切损失。”

        听到林克的话,那两警察同志一想也是,立马放弃了抓棒梗的打算,主要是他们也怕,这贾张氏老胳膊老腿的,万一在抓捕的过程中伤到了她,那这老婆子肯定会死抓着不放。

        贾张氏只顾着维护棒梗,根本来不及阻拦两名警察进屋,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家两名同志已经进到了屋里。

        /74/74597/215067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