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从四合院开始穿越诸天在线阅读 - 第八十二章 他还是个孩子!

第八十二章 他还是个孩子!

        “那是他主动给我的!我给傻柱介绍对象,那他孝敬我一下也并不过分吧?”

        “那么问题来了,之前我哥可不是这么说得,他说你要这些东西是送给要介绍给他的那位姑娘的,阎埠贵,二大爷,我想问问,这位姑娘,也就是冉老师,她知道这回事么?”

        阎埠贵脸上的表情立马僵住了,他只不过是找借口忽悠何雨柱占便宜罢了,哪曾想过真的给何雨柱介绍对象啊,而且他打心底就看不起何雨柱,更不觉得何雨柱能配得起冉老师那样的,要相貌有有相貌,要才华有才华的女人。

        林克留意到阎埠贵的表情,说得更加的起劲了。

        “除了这个之外,我听说您还在学校里收了不少学生的好处,答应帮他们关照自己的孩子是吧?”

        这种事情一直延续到林克穿越过来的那个年代都没法彻底禁止,除去一些教师群里的害群之马外,那些家长的也占了很大一部分原因,总觉得不送点什么东西,老师就不会重视自己的孩子。

        但在这个年代这种收礼的行为,可不是什么小事,要闹大了,阎埠贵这份工作铁定干不下去。

        “胡说八道!”阎埠贵像是被抓住了痛脚般,对林克斥道:“林克,做人可得凭良心,你随便胡说两句,对你是没影响,但对我却是大麻烦!”

        林克嗤笑一声道:“你也知道要凭良心说话啊?那你刚才对我说那些的时候,良心就不会痛吗?还说什么我是当领导的人,不能为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计较,我可去你的吧!我当不当领导关你屁事了?合着我有能力,就得由得你们占我我便宜?我是睡了你妈还是睡了你奶,需要像忍屎人尿一样忍你?”

        “你,混账!”阎埠贵气的直发抖,但却不知道该拿什么话回骂。

        对于他这种自诩为四九城的高贵人士来说,阴阳怪气倒是擅长得很,毕竟如今这年头还不像后世,住在京城的,多得是满清的遗老遗少。

        论直白骂人,哪能是林克的对手啊。

        “混你娘,滚一边去!一会再好好收拾你!”林克翻了个白眼道。

        随后便转过头,看向刘海中,这家伙大概是被林克骂阎埠贵的架势吓到了,在林克看过来的时候,情不自禁的后退了一步。

        但想到自己如今一大爷的身份,以及易中海跟秦淮茹许诺的那些好处,他又鼓足勇气站了出来。

        “林克,你这真的是一点规矩都没有,怎么说二大爷也是你长辈,你怎么能那么跟他说话?!”刘海中抬头挺胸,一副指点后辈的模样。

        可就他那肥胖的身材,在林克面前跟矮冬瓜没什么区别,就算是仰起头,看到的也只是林克的鼻孔。

        “我就这么说了,你想怎样?我不单只不尊重,我还骂人呢,你又能怎样?”

        “你……”

        “你什么你?就你们这些歪瓜裂枣也想当我长辈?你以为是配钥匙啊?你配几把?!”

        “林克!我是这院里的一大爷,你给我放尊重点!”

        林克嗤笑一声,道:“放心,很快就不是了,就你这能力也想学人揽事,也不知道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

        听到林克说自己很快就不是一大爷了,刘海中心中一惊,对于一个官迷来说,最难受的莫过于撸掉他身上的职位,瞬间就将答应秦淮茹的事抛出脑海。

        “你什么意思?”

        “到时你就知道了,哦,另外再附送你个消息,轧钢厂很快就会就行新一轮的改革,而对于某些技能等级,也要重新评估,有时间在这瞎掺和,还不如好好想想怎么才能保住你那七级锻工的职称吧!”

        说完后,林克再不搭理这个战五渣,刘海中这个蠢货甚至连阎埠贵都不如。

        搞定完那两不知死活的,终于轮到正主了,此时易中海跟秦淮茹心中都有些慌乱,原本想着有阎埠贵和刘海中一起出手,就算不能用话拿住林克,至少也能让他不那么肆无忌惮。

        可他们私话猜错了,阎埠贵跟刘海中两人,三言两语间就被林克给解决了,尤其是阎埠贵,都快被林克骂的自闭了!

        易中海终究是岁数大,经历多,要比秦淮茹镇定点,现在他也不至于林克让出房子了,看他那态度根本没可能。

        “林克,事情都这样了,闹大了对谁都没好处,你是要当领导的人,万一这事搞大了,很容易影响上面对你观感,不如我们一人让一步算了!”易中海自认为提出了个公平的条件。

        林克好整以暇的看着易中海道:“你想怎么让?”

        易中海还以为林克这是答应了,喜道:“棒梗也不去你那屋借住了,你让那两位同志回去,再跟那小子道个歉,这事就算过去了,你也知道,棒梗还是个孩子,而你不同,你是个大人,怎么能跟一个孩子斤斤计较呢?你去跟他低个头,道个歉,反正也不会少块肉,这孩子气散了,自然不会再给你捣乱。

        再说你把人弄进少管所待了那么那么久,搞得他在里面一直被人欺负,还弄得浑身是伤,道个歉也不过分吧?”

        秦淮茹也符合道:“是啊,刚才我给棒梗换衣服的时候,看到他全身上下,到处都有青紫的地方,也不知道那些人怎么能忍心对一个懂事乖巧的孩子下毒手。”

        说着说着,秦淮茹似乎感到十分委屈,竟然当着林克的面就抹起眼泪来。

        就冲她这份演技,林克愿意给她一键三连,让她窝在这个院子里,实在是屈才啊。

        但要林克就这么应下是不可能的,他又不脑残,更不是什么圣母,凭什么要委屈自己满足别人?更何况还是他最厌恶的那家人。

        “凭什么?”林克淡淡的问道。

        “什么?”易中海皱了皱眉,道:“是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你是个成年人了,不能跟一个小孩子斤斤计较,而且你们两家也算是世交了,你哥以前也没少帮助他们家,给道个歉怎么了?”

        对于易中海这奇葩的理论,林克强忍住当场呕吐的冲动,道:“易中海,我看你是老人痴呆了吧?”

        :求订阅,求月票,这章是为读者老衲三葬的加更,

        /74/74597/215067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