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从四合院开始穿越诸天在线阅读 - 第七十四章 秦淮茹又起歪心

第七十四章 秦淮茹又起歪心

        等到何雨水从外面回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林克,何雨柱,还有娄晓娥三人一同坐在屋里吃饭。

        “娄晓娥,你怎么在这?”何雨水不悦的问道。

        何雨柱从小跟许大茂斗到大,连带着她对许大茂也很反感,对于娄晓娥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好话。

        娄晓娥被何雨水这么一问,连忙放下了手上的碗筷,刚要站起身解释,林克就将她按住。

        “她是我请来的,你有什么意见吗?”

        “噢,那没事了!”何雨水扁了扁嘴,显然对林克的态度不满意,但又不敢说什么,实在是被训怕了。

        最终还是何雨柱心疼妹妹,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跟她说了一遍,但何雨水的关注点却不在娄晓娥跟许大茂离婚一事上。

        “大哥,你是说,秦姐,不是,秦淮茹她真跟许大茂干了那事?”何雨水满脸的不可置信,感觉心目中那个坚强女性的形象,轰然崩塌。

        何雨柱沉默不语,他实在不想再谈论起跟秦淮茹有关的消息。

        一旁的林克却对此早有准备,将另外一份照片从口袋里掏了出来,拍在何雨水身前,道:“是不是真的,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了!”

        “……”

        何雨水默默的拿起那叠照片,看了一会后,脸蛋便红的不行,也不知道她是气的,还是被照片上的内容羞的。

        “她,她怎么能这样呢!她明明说过……”

        何雨水说到一半突然打住,但林克跟何雨柱,还有娄晓娥都听出了这里边显然还有别的内情,不由自主的将目光集中在了何雨水身上。

        “她说过什么?”林克问道。

        何雨水对这二哥都有点心理阴影了,脸上闪过一丝犹豫后,还是说出了真话。

        “秦淮茹之前跟我说,她对大哥有意思,但是碍于她婆婆的存在,没法表露,而且她也怕大哥会嫌弃她,我之前觉得她挺好的,还整天帮咱家收拾屋子,打扫卫生,还帮着洗衣服什么的。”

        “所以这就是你撮合她跟大哥的理由?”林克问道。

        “我,我也不知道她是这样的人啊,我要是知道的话,我一定不会这么做!”何雨水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

        直到这一刻,她才算真正明白,自己被秦淮茹蒙骗了,那些话不过是用来忽悠自己给她做内线的理由罢了,而自己竟然还傻乎乎的相信了。

        现在想想这些年送给他们家,还一直为秦淮茹说话,甚至为此跟二哥顶嘴吵架,何雨水羞愧的直想找块豆腐撞死得了!

        林克这次难得的没有发脾气,只见他心平气和的对何雨柱说道:“大哥,赶明儿有空,你带她去看看脑子吧,我有理由怀疑妈当年生她的时候,把真正的婴儿丢掉,现养大的是快胎盘。”

        何雨柱还没说什么,娄晓娥却是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虽然知道林克说话一直挺损的,但没想到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看看何雨水,这会都快要哭出来了。

        何雨柱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竟也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这下好了,两个哥哥都这样,何雨水瞬间感觉到了来自世界的深深恶意,她就该早点结婚搬出去的,省的老被哥哥欺负。

        损归损,林克终归没让何雨水离开,看她这会的态度,应该已经彻底醒悟了,要这样都还不醒悟,想要帮着秦淮茹坑哥的话,那没得说,趁改天找个好日子,到郊外找个坑,麻溜的把她给埋了算了,这样的妹妹留着也没用。

        见林克不在损何雨水后,娄晓娥也机灵的跑去拿了副碗筷,把靠近林克的位置让给了何雨水,自己跑到另一边坐了下来。

        只不过这饭还没吃几口,外面又响起了敲门声。

        林克看看何雨水,何雨水又看看何雨柱,无奈,何雨柱只好站起身去开门。

        等何雨柱一走,林克立马在桌底下踢了何雨水一脚,何雨水本来想抱怨的,被林克一瞪就不敢吭声了。

        而何雨柱走到门口将门拉开,看到外面站着的人时,脸色立马冷了下来。

        “你来干嘛?”

        秦淮茹见何雨柱的态度竟然这么冰冷,心中一苦,委屈的喊道:“柱子,我……”

        “打住,咱两没那么熟,你还是喊我全名吧!”何雨柱面无表情的说道,他这会是真的不想再跟这寡妇沾上任何关系。

        林克他们离门口并不远,虽然没看到外面站得人,但也能听到声音,能让何雨柱用这种态度对待的,除了秦淮茹外,林克也想不起有谁了。

        毕竟以前有多喜欢,现在就有多嫌恶。

        发现这点之后,这饭自然也就吃不下去了,林克放下碗筷,站起身走了过去。

        到门口后,看到外站着的人果然是秦淮茹,不过比起先前在院子里的时候,她脸上又添了几道伤口,身上的棉袄也被扯破了。

        显然是回去以后又跟贾张氏撕了起来,也不知道她动手没,林克倒是挺想看到这婆媳两人撕扯打架的。

        看到林克的出现,秦淮茹眼中闪过一丝畏惧,毕竟刚挨了一顿揍,说不怕是骗人的。

        不过想到自己这次的目的,她还是强行安耐住转身就跑的冲动,既然林克也出来了,那刚好,一次性把所有事情说清楚。

        “林克,何雨柱,我这次过来,是有个事情想要求你们。”

        “哦!”林克淡淡的应了声后,立马扭头对何雨柱说道:“大哥,关门送客!”

        “好!”何雨柱应了声后,还真就伸手要去关门。

        秦淮茹见此,连忙上前挡在门口,不让何雨柱把门关上。

        这下秦淮茹明白了,求林克是没用的,还是得看何雨柱才行。

        “柱子,你听我说,我是真的没办法了,所以才会求上门来,你放心,这次事情过后,我保证不会再打扰你!”秦淮茹用哀求的语气对何雨柱说道,就差没给跪下了。

        何雨柱犹豫了一下,终究是没再关门,不过他也留意了下林克的表情,见他没有表露出不悦后,才松了口气。

        “说吧,什么事?!”

        秦淮茹低着头,揉了揉衣角,低声道:“我们家现在的情况,你也知道了,棒梗现在还在少管所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来,我现在每天又要上班,不可能一直待在家,有棒梗的教训在前,我实在不敢再将孩子叫我婆婆带。

        加上我现在这个样子,孩子跟着我的话,也会跟着一起遭人白眼,所以我想,将槐花过继给你,不过你放心,过继给你后,她就算是你的孩子了,我不会再有任何干涉!

        柱子,我求求你了,我是真的没办法了,不然也不会出此下策。”

        /74/74597/215066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