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从四合院开始穿越诸天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一章 疯狗乱咬

第七十一章 疯狗乱咬

        当着整个四合院的住户被贾张氏这样指名点姓的骂,易中海的脸色通红,差点没气的背过气去。

        人要脸,树要皮,更何况是易中海这种装了大半辈子的,人家许大茂跟秦淮茹搞一起,顶多骂一声奸夫银妇。

        但易中海摊上这事,可就是道德败坏的老不修了,不论走到哪都会被人唾弃。

        “贾张氏!你别给我血口喷人!”

        “血口喷人?干没干过这事,你心里再清楚不过,你敢对天发誓吗?要是跟秦淮茹之间有过不道德关系就天打五雷轰,死后没人送终,你敢吗?”

        易中海干嘛?他当然不敢,像他这个年纪的人,对于某些事,还是抱着宁可信其有的态度,不然他也会费尽心思的想要让何雨柱给他养老送终了。

        不过贾张氏说得没错,秦淮茹上环那事,他还真不知道!

        不过这会也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最重要的,还是把贾张氏这个泼妇给搞定,不过不管怎样,易中海为老不尊,偷小辈媳妇的罪名是逃不掉了。

        就现在,已经有人指着他在那絮絮叨叨的说着事,肯定不会是什么好话。

        可家贾张氏这样的,易中海还真拿他没办法,连原本听他话后了,想上来帮忙的刘海中都再次缩了回去。

        如果不想再继续留在院子里丢脸的话,那易中海就只剩下一个选择了——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不可理喻!”易中海摆出一副愤怒的样子,甩了甩袖子后,转身就走。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易中海有些心虚了,要真是清白的话,发个誓又何妨?

        见易中海就这么走了,贾张氏更是得意万分,如同斗赢的公鸡般,神气十足。

        唯有秦淮茹,刚看到曙光,就被贾张氏一把掐灭了,不是一般的失望,她还是低估了自家婆婆的杀伤力。

        易中海这一走,贾张氏便又再次将目标放在了她身上。

        “贱人!你的姘头都走了,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秦淮茹低着头,似乎就真的无话可说了,这更是助长了贾张氏的气焰。

        “今天这事还没完!你一天不给我个交代,就别想好过,院里闹完我去厂里闹!”

        “那你到底想我怎样?我去死给你看好不好?!”秦淮茹低沉着嗓音说道。

        贾张氏听到秦淮茹说要去死,开始还有些慌乱,毕竟秦淮茹要死了的话,那养家糊口的重担可就落在了她身上。

        但她很快就醒悟过来,秦淮茹哪会是轻易寻短见的人?无非就是想借此逼迫自己让步罢了。

        自以为看穿了秦淮茹计谋的贾张氏非但没有松口,反而怂恿道:“你去,你要真敢去死的话,我反而看得起你!”

        秦淮茹一听这话,眼睛再次红了,咬了咬唇后,张望了下四周,随后竟然做出了一番令人吃惊的举动。

        她认准了何雨柱身后的那颗大树,直直的撞了过去,看那样子,似乎真的想要撞死在贾张氏面前,以此证明自己的坚贞不屈。

        她这一举动,吓得院里的街坊们一阵尖叫,只有林克翻着白眼,一脸鄙夷。

        要说秦淮茹不是故意的,林克打死都不信,那么多自杀的方法,偏偏选这种,这不是等着何雨柱救援嘛!

        果不其然,在她经过何雨柱身边时,刚回过神来的何雨柱连忙伸手把她抱住,厌恶归厌恶,何雨柱终归无法看着秦淮茹死在自己面前。

        “我说秦淮茹,你不是一直挺坚强的吗,人家说你两句就要死要活的,这不像你啊!”

        何雨柱那张臭嘴,即使是劝人,也说不出什么好话,这也就是秦淮茹有意演戏,不然冲着何雨柱这话,指不定会何雨柱怼上。

        这不,何雨柱话音刚落,秦淮茹就自然而然的靠在何雨柱怀里低声啜泣起来,这不知道情况的,还以为她受了什么委屈呢。

        何雨柱这嘴硬心软的家伙,明明已经下定了决心,不再搭理秦淮茹一家,但遇到这种情况,还是不由自主的安慰起来。

        林克在一旁看得很是无奈,他倒是想一脚将秦淮茹踹开来着,但两人之间隔着一段距离,根本来不及出手,还是让何雨柱着了秦淮茹的道。

        对付这女人果然不能掉以轻心,这可是个善于见缝插针的,一个不察,就会上当。

        院里的人见秦淮茹被救下后,总算松了口气,这要让她撞死在院里,那以后还怎么住人啊?

        再说要没了秦淮茹,那以贾张氏的脾性,肯定会死皮赖脸的要街坊邻里帮她抚养三个小孩,谁也不想接这口锅。

        贾张氏也被秦淮茹的举动吓了一跳,她没想到这个心机深沉的儿媳妇还真做出自杀的举动,直到她被傻柱拦下,这才松了口气。

        不过当看到何雨柱抱着秦淮茹的亲密姿势,气又不打一处来,她可以拆穿秦淮茹那水性杨花的行为,但却不能忍受秦淮茹当着她的面跟外面的野男人亲近,不然她贾张氏的脸面往哪摆?

        这个奇葩,似乎忘记贾家的脸面,跟她自个脸面,已经在她刚才的闹腾中被毁得一干二净。

        “好啊!傻柱,我早就知道你们两个有一腿了,当着我面就敢这么搂搂抱抱,当我死人吗?”

        何雨柱本来就不想再跟秦淮茹亲近,闻言立马一把推开了秦淮茹,没办法,贾张氏这条疯狗,是个人都会怕。

        被推开的秦淮茹没有再继续寻死,而是在那小声哭泣着。

        “呵?现在知道保持距离了?早干嘛去了?我告诉你傻柱,你,许大茂,还有易中海那老东西,必须赔偿我们贾家损失的名声!

        正是因为你们三人跟这贱人勾搭成奸,才导致我们贾家声名丧尽,不给我个满意的赔偿,你们别想好过!

        还有,上回你跟你那混账兄弟将我和我乖孙送进牢里的事,也必须给个说法!”

        在这一刻,林克感觉自己错了,他以为将贾张氏放出来,倒霉的只会是秦淮茹和许大茂,顶多再加个易中海。

        可万万没想到,这贾张氏就属于那种牛屎炸弹,即使隔得老远,也会被波及,没沾上屎,也会惹上那味。

        /74/74597/215066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