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从四合院开始穿越诸天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七章 贾张氏归来

第六十七章 贾张氏归来

        加上林克的身份也不是他们所能处置的,必须提交上层,顺带通知轧钢厂那边,让他们派人过来交涉。

        最先接到通知的,自然是杨厂长,他一听林克那边出了问题,连晚饭都还没吃完,就匆匆出了门。

        到了所里之后,他了解了下情况,才知道这事竟然又是许大茂引起的,顿时在心里将这王八蛋骂了个狗血淋头。

        于是杨厂长又重新将厂里发生的那些事重新说了一遍,跟林克之前描述的基本差不多,不过所里的伙计还得知了个新情况,那许大茂竟然早有诋毁自家同事的前科,那这人所说的话就更不可信了。

        加上许大茂干得那些事,任谁听了都会觉得这家伙不是个东西,对许大茂的好感度已经彻底降为负数。

        杨厂长这会也是心急,为了证明自己所言非虚,直接联系上了上级,而上级听了这事后,也重视了起来。

        林克现在可重要得很,一点闪失都不能有,不然那些后续的资料向谁要去?

        于是这事再次往上传递,最后直接惊动了某位大佬,林克先前说得那些东西已经验证了一部分,证明是可行的,那这人就必须保住。

        因此不到一个小时,所里的主管就已经接二连三的收到了来自不同地方的电话,虽然说的话不同,但都一个意思。

        在这种情况下下,主管只能亲自出马。

        有些事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林克跟何雨柱自然不会有问题,别说他们兄弟了,就算再往上查几代,那也是清白人家出身。

        问题出现在娄晓娥一家,谁也没想到,她老子以前还干过那种大事,而且还是匿名的,这才是真正的国家栋梁啊!

        没得说,放人,必须得放人,而且得立马放。

        至于许大茂,本来只是家暴的问题,关个几天也就出来了,但现在却多了个恶意构陷他人的罪名,没个把月是别想出来。

        加上杨厂长跟领导都为此十分恼怒,要求彻查许大茂身上的问题,林克估摸着能明年过年前能见到许大茂,都已经是他走了狗屎运。

        加上这家伙竟然敢诬陷自己,怎么可能就这么了事,林克可不是什么大度的人。

        没得说,回头就让何雨柱去找几个混子,让他们联系一下在牢里的朋友,给许大茂送送温暖,林克这也算是尽到了一个好邻居的责任。

        从所里出来的时候,娄晓娥连连向林克道谢,她都已经做好了牺牲自己的准备,没想到就这么轻描淡写的过去了。

        而且经过这次的事情,她娘家那边也不用再整天担惊受怕,随时想着跑路。

        三人就这样有说有笑的往回走。

        按道理说,娄晓娥这会应该回娘家才对,毕竟刚才在处理许大茂问题的时候,有专员过来直接给她和许大茂办了离婚手续,这会她已经算是恢复自由之身了。

        但出于某些原因,她竟又跟着林克他们回到了四合院,许大茂那屋她是不能再住了,也不想再住,那她的住宿也就成了问题。

        林克直接提议可以让她在何雨水那屋住一晚,至于何雨水会不会同意?这事她说了不算!坑哥狂魔不配发表意见。

        在林克他们返回的时候,一个意想不到的身影出现在了四合院门口,而此时秦淮茹刚刚回来,拖着一身的疲惫在准备晚饭。

        至于秦京茹,秦淮茹回来的时候,这女人竟然还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连先前院里闹出的动静也没能将她吵醒。

        秦淮茹见了这一幕很是无奈,但没办法,人是她招来的,她现在仍然指意着秦京茹能跟林克在一块,虽然林克坑了她,不但揭穿了她绿茶的面目,还让她被扣了半个月的工资。

        但只要秦京茹跟林克能成,那这些损失她都能在林克身上讨回来,只要有足够的好处,就算受点委屈又怎样?

        就在秦淮茹准备淘米煮粥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谁呀?”秦淮茹大声问道。

        屋外的人没有回应,但敲门声却没有停下,无奈秦淮茹只好放下了手上的锅,用围裙擦了擦手,一边念叨,一边往外走去。

        “搞什么,问了又不说话!”

        带着些怨气,秦淮茹拉开了门,一张熟悉的老脸立马出现在眼前。

        秦淮茹先是一愣,随后便装出一副惊喜的模样,道:“妈,你,你怎么回来了?”

        站在门外的不是别人,正是之前被林克送进牢房里的贾张氏,按照正常的情况,贾张氏起码要再过一个多星期才能回来,可现在她却真实的出现在秦淮茹面前。

        此时的贾张氏比起先前要清瘦了些许,看来在拘留所里没少受折磨,以她那种蛮横的性格,肯定会被教训,毕竟其余的犯人可不会惯着她。

        再加上她身上本来就有病,全靠自己偷偷买回来的止痛片抑制疼痛,长久下来,已经养成了依赖性,光是没有止痛片一项就够她受的。

        贾张氏一脸阴沉的看着秦淮茹,嘶哑着嗓子道:“怎么,我回来了让你很失望吗?”

        何止是失望,简直就是绝望啊!

        要跟许大茂那事没被戳穿,就算贾张氏回来了,秦淮茹也不怕,顶多是有些失望罢了。

        从被全厂通告起,秦淮茹就一直在担心这事,要让贾张氏知道的话,她铁定不会放过自己,两人相处了十来年,她对贾张氏再了解不过。

        要不是有这老婆子在,指不定她早就改嫁给傻柱了,也不会闹得像现在这么难堪,这老婆子发起狠来,可是什么都做得出来。

        “怎么会!”即使真的失望,秦淮茹也不可能在脸上表现出来,她笑道:“妈您能回来再好不过了,我原本还想着去探望您的,这家要没了您,那还能算家啊!”

        贾张氏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你就不怕我回来后坏了你的好事?”

        秦淮茹愕然道:“妈,你在说什么啊?”

        “我说什么你难道不清楚吗?非要我将所有事情都说得明明白白是吧?”贾张氏一脸恶毒的看着秦淮茹,咬牙道:“好!今天我就让大伙都看看你的真面目,你这个不要脸臭婊砸!”

        秦淮茹心里虽然有些慌乱,猜测贾张氏是不是已经知道了什么,但还是强作镇定,道:“妈,有什么事我们进来再说!”

        说完,秦淮茹便要身手去拉贾张氏,可还没碰到她的手,就被贾张氏一巴掌打开了。

        非但如此,打开秦淮茹的手后,贾张氏再次扬起手,一巴掌朝秦淮茹脸上扇了过去。

        只听啪的一声巨响,秦淮茹脸上便多了个红色的巴掌印。

        /74/74597/215066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