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从四合院开始穿越诸天在线阅读 - 第六十二章 牺牲小我,成全院子

第六十二章 牺牲小我,成全院子

        娄晓娥闻言转过头,疑惑的看着易中海,。

        说实话,她心里对易中海是心存感激的,毕竟要不是易中海及时制止了许大茂的话,她现在可能已经被许大茂打得只剩半条命了。

        然而易中海的接下来的话,却让娄晓娥心都凉了半截。

        “娄晓娥,我知道这样做挺对不起你的,但为了我们院子里的名声着想,能不能暂时请你忍下这口气?毕竟这事让居委处理的话,就等于是闹大了,这闹大了,以后我们这院子,那还有脸出去见人啊?”

        这话一出,别说娄晓娥了,就连何雨柱这种对易中海一向尊敬有加的也忍不住了。

        “一大爷,你这话就有些过了,人家离不离婚是人家的事,你一句为了院子的名声,就让人吞下这口气,我说一大爷,你这屁股可不是一般的歪!”

        “傻柱,不关你事,你就别在那瞎搅和了,该干嘛干嘛去!”刘海中开口呵斥道,林克这一走,他感觉自己又行了。

        可何雨柱是什么人?他就不是个会吃亏的主,没事都还能找借口杠你一下,这主动找上门的,怎么能轻易放过。

        “二大爷,我在这碍着你什么事了?哦,就允许你们联合起来欺负人家一个小女人,不允许我出来说句公道话?哪有这样的道理!”何雨柱面带嘲讽的说道。

        “去去去,你知道个屁,我们这是为了院子着想!”一旁的阎埠贵帮腔道,说着甚至还想伸手去推何雨柱,但被他用眼睛一瞪,立马又缩了回来。

        易中海淡淡的看了何雨柱一眼,在秦淮茹跟许大茂的事情爆出之后,他就知道让傻柱帮自己背锅的计划已经不可行了,但没关系,他从头到尾的目的都是找个人给他养老,纵使何雨柱没跟秦淮茹在一起也影响不了大局。

        加上他现在也意识到了,秦淮茹那女人并不是那么好掌控的,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在某方面的需求也已经少了许多,而秦淮茹却正好相反,越来越频繁的约见,让他逐渐有种吃不消的感觉。

        在易中海心里,娄晓娥跟许大茂两人可以离,甚至他还巴不得这样,但绝对不能上报居委,一旦报上去,那性质就变了,名声坏掉后的四合院,对于他以后的养老计划有着不小的影响。

        而且人越老,越爱面子,怎么说他也是这院子的一大爷,这要闹大了,肯定会落得一个管理无方的名声,这对易中海来说是无法接受的。

        可要不去找居委,那么娄晓娥离婚这事,八成要黄,就算成了,那也必定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易中海,刘海中,阎埠贵三人不知道这点么?

        这三人一个比一个奸猾,不但知道,而且还十分清楚,但他们还是这么做了,易中海是真心想保住四合院的名声,但却是为了某个不可告人的目的。

        而刘海中则是想借此进一步巩固自己二大爷的地位,顺带想看看能不能浑水摸鱼,谋得某些利益,这就是一个十足的官迷,但偏偏眼高手低,整天自诩怀才不遇,却干啥啥不成,捣乱最在行,十足的搅屎棍。

        至于阎埠贵,这人就更简单了,只要能有占便宜的地方,他就绝对不会错过,他跟一大爷二大爷不同,心里想的是,要是帮许大茂留住娄晓娥的话,那自己跟他讨要点好处不过分吧?

        一个连自己子女都要算计得明明白白的人,你还能指望他有什么底线?

        反正这三人心里都是各怀鬼胎,但不能让娄晓娥去报居委这件事上是一致的。

        作为事件中心的娄晓娥,原本以为自己看到了些许光亮,没想到又重新暗淡下来。

        她是个心思单纯的人,以前所有的心思都放在许大茂身上,根本没有注意其他的事,加上以许大茂的奸猾,不管是刘海中还是阎埠贵,都很难从他那占到便宜。

        因此在娄晓娥看来,这院里的三位大爷虽然都有些小毛病,但心却总是好的。

        经过今天这事,她才发现,自己还是太天真了,想必刚才易中海拦下许大茂对她施暴,也是别有心思。

        真心帮助自己的,或许就只有林克,和此时站在她身前的何雨柱了。

        换做在林克替她出头之前,娄晓娥听到易中海他们的话,指不定就会答应下来。

        但现在不一样,她已经铁了心要跟许大茂离婚,并且要让他为自己的暴行付出代价。

        华夏的女人就是这样,夫妻两打架了了,只要男方态度好,服个软,这事指不定就过去了,但涉及到出轨,说一千道一万都没用。

        娄晓娥本来就因为许大茂出轨的事情气愤的不行,结果这狗东西,非但不认错,竟然还敢动手,如果不是中途被拦下了,娄晓娥甚至怀疑自己会被活活打死!

        既然这样,那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她要是去可怜许大茂,那谁来可怜她?

        想到这里,娄晓娥脸上露出了坚毅的神情,用沉着的口吻对院里的三位大爷说道:“抱歉,这事我答应不了,这婚,我离定了,而我身上的这些伤,也必须有个说法!”

        说完,娄晓娥脸上意外的露出个笑容,看着易中海三人询问道:“或者说,您三位能给我个公道?”

        “这个……”

        不管是易中海还是刘海中,脸上都露出了迟疑的表情,倒不是做不出蒙骗娄晓娥的事,主要是这周围还有那么多人在看着,不然要就他们几个的话,你看他敢不敢!

        易中海见这个情况,就知道想要忽悠娄晓娥息事宁人是不可能的了,只得用博同情的手段去说服娄晓娥,这是个善良的女人,刚好可以利用这点做文章。

        只见易中海叹了口气,道:“娄晓娥,蛾子,你也嫁过来好几年了,算是咱们院子里的人,这许大茂的确是做了混账事,因为他个人作风的问题,咱们院子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肯定会受到非议,这是没办法的事。

        但这个时候要在传出他家暴,打跑媳妇的事,那以后谁还敢上咱院子里来,你也知道,这院子里的单身小伙可不少,何雨柱就不说,光二大爷跟三大爷家的小子加起来,一只手都不够数的,咱们院子的名声要是坏掉了,那哪还有姑娘愿意嫁过来?

        我知道你是个好姑娘,所以想请求你,为咱们院子里生活的这些街坊邻居们着想一下好吗!”

        /74/74597/21506648.html